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四皇子的倾世王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线索

四皇子的倾世王妃 花开三日 2099 2020.10.11 17:38

  黑狱内部的一间牢房内,洛海考虑了片刻。

  “今日早晨,我早早到达兵部。带领四十五个兵部的人前往户部领取军饷。一路上到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洛海想了想,接着说,“从户部那里领取十万两黄金倒也挺顺利。每一箱我都仔细检查,确认无误后,用钥匙锁上,钥匙我一直贴身保存。”

  “是户部哪个人在此交接。”四皇子开口。

  “是户部侍郎魏明。”

  洛海似乎想到了什么,接着开口:“不过在户部这里,的确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户部这次装黄金的箱子,都有些破烂、老旧,上面也有许多灰尘。当时我也没甚在意。”

  四皇子回忆了一下,他到兵营调查的时候。

  的确,那些箱子有些老旧,箱体上面有一些裂纹。

  “那个自杀的丁成,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吗?”

  “有!”

  提到丁成,洛海有些激动。

  这个家伙自杀了,死了还写遗书冤枉自己。事后想想,的确透露着古怪。

  “由于军饷较重,马匹会坚持不住。所以在途中,我们都会休息一下。以前所有人都是安安稳稳的休息。

  这一次丁成告诉我,箱子有些脏了,送到军营可能会引起非议。所以他想要洗一洗箱子。”

  “洗一洗?”洛樱开口。

  洛海看了看女儿,开口,“是的,洗一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大桶,带领一众侍卫,从不远处的河里装满了水。直接就向军饷的箱子上面洒。

  我当时就在马车旁边,也没有阻止。毕竟钥匙在我手中,只要箱子不打开,我感觉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接下来的一段路,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洛海叹了口气。

  “不过,我们到达御林卫大营的时候,我一箱箱的打开箱子,翻遍所有。结果一两黄金也没有了。”

  四皇子了然,怪不得那些箱子里面湿气那么重。

  旁边的洛樱听到这里,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要是事情真的按她想的那样,这个案件的作案手法,对她来说简直太简单了。

  毕竟前世网络这么发达,又不是古代,哪个少女还不会追个番什么的。

  她洛樱前世除了完成师门给她的任务外,最喜欢宅在家里看些动漫。

  貌似这个消失的军饷,和某部动漫的手法,有些相似之处。

  在一旁一直注视着洛樱的四皇子,注意到洛樱的表情。

  莫非自家王妃这么聪明,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他开口问道:“王妃,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洛樱回过神来,听到四皇子的说话,有些迟疑道:“这个我也不确定。”

  随后她看向洛海,开口道:“父亲,你们休息之后,继续押送军饷。这次花费的时间是不是比平时要少上一些。”

  洛海微微一楞,这他倒是没有想过。

  毕竟押送军饷,他最关心的是安全问题,至于押送的时间快一些还是慢一些,他还真的没有在意。

  不过他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有些惊疑。

  “是的,的确比平时要提前不少。”

  听到这话,洛樱松了口气。看来她猜测的是对的。

  休息之后,箱子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拉个空箱子当然会快上许多。

  瞧见二人都在看着自己,洛樱想了想,说道:“问题应该出在户部给的黄金之上。我曾听闻过有一种东西。和黄金的颜色一模一样。只从外表,是发现不出什么不同之处的。不过这种东西有个特性,遇水则化,遇火则燃。”

  四皇子和洛海有些震撼,还有这种东西。这么一说,事情倒是可以说得通了。

  四皇子问道:“还有这种东西?”

  “有的,我听闻这是某个炼金术师,亦或者是炼丹师炼制的时候,偶尔发现的,姑且就把它称作水消金吧。”

  洛樱回答。

  四皇子心思转动。

  这么看来,户部侍郎魏明绝对有问题。这黄金是他从库房提取的,他要是不知道黄金是假的,那就奇怪了。

  当然兵部的丁成也有问题。至于丁成自杀,恐怕是杀人灭口,外加栽赃洛海。

  这样一来所有的人证物证全都没有了。

  实在是高,出此计策的人倒是一个狠人。不过为了两万两黄金值得吗?

  想到这,他开口,“既然确定黄金有问题,那么现在就要从魏明身上入手了。”

  “不能直接抓捕他吗?”洛樱急忙问道。

  四皇子摇摇头,“没有证据,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们只能暗中调查。当然军饷只找到了八万两,还有两万两不知去向。这也是破案的关键。”

  ......

  洛樱和四皇子从牢房走出。

  此刻洛樱的心情放松了许多。父亲没有受刑,案件有了突破的发现。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接下来就必须在两天之内,找到证据和那消失的两万两黄金了。

  和之前一样,魉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带路。

  刚要走出黑狱,一个意料之中的人挡在在黑狱门口。

  洛樱和四皇子看到那人,相视一眼,有些无奈。

  魉更是在心中暗骂,这个白痴。

  被打击成那样,还这么生龙活虎的出现。

  除了顶着熊猫眼的五皇子,还能有谁呢?

  此刻的五皇子原本苍白的脸色,有些涨红。

  显然是气的,他这次简直丢人丢到家了。被四皇子戏耍,以为有鬼追他,慌不择路之下。他大喊大叫,整个黑狱他就算没跑完全部,也跑完了九成。

  关键是他一边跑,一边喊“有鬼啊”。

  现在几乎所有黑狱中的夜行,都看到了他的丑态,估计他怕鬼的名声将传遍整个夜行。

  他现在算是出名了。

  看了眼手中的银针,五皇子简直气急败坏。

  竟敢用暗器!

  当时就只有魉,四皇子和他的王妃。

  这还需要判断吗,魉身为夜行的人,不会这么做。

  四皇子的那个王妃,一看就是那种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会暗器。

  所以只可能是四皇子了。

  想到这里,他就气的牙痒痒。

  这新仇旧恨,他和楚墨没完!

  瞧见黑狱之中,魉带着四皇子和洛樱走出。

  “楚墨!”

  五皇子咬牙切齿,不过此时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连续大叫的结果。

  四皇子都懒得搭理他,和洛樱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又被无视了!

  五皇子这下简直是气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