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洛爷超威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重生洛爷超威风 驰也 2011 2019.12.28 19:55

  -

  “你叫什么名字?”

  记忆中小男孩声音糯糯甜甜,像只小奶猫似的。

  小男孩见他不说话,走近了。

  大大的眼睛望着他:“你的家在附近吗?为什么不说话?”

  他无视这个小朋友,走掉了。

  小时候的夜洛在几天后,又看到了那个不说话的人。

  发现他被几个大人托着往车里去。

  夜洛想他怎么一点不害怕呢?

  决定要帮帮他!

  车没有马上开走,似乎在等什么人。

  凌云,许秋安,夜洛,几个小家伙凑齐了。

  “小夜子,你说这样能行吗?”凌云小朋友双手抱拳,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夜洛点点头。

  几个人开始行动了。

  先是许秋安趴在窗户上,敲了敲。

  那人很谨慎,忙问:“小朋友有什么事吗?”

  许秋安小朋友:“叔叔,我有一个朋友在那边摔倒了,您能不能帮帮忙?”

  那人眼睛转了转:“那里没有别人吗?”

  许秋安:“是的叔叔,都怪我们贪玩。”

  “好吧,我跟你去看看。”那人从车上下来了。

  许秋安手背后比划了个手势。

  夜洛凌云收到了。

  两个小家伙,用力来了来车门,能打开。

  一前一后的爬进去,看到被绑的人一点也不慌张,只是看到他们后,目光太像看一个傻子了。

  当时司铭辰小朋友在心里想:这两个是不是蠢的?报警不会?找人不会?看电影看多了?

  夜洛好不容易够到他,小手抓住绳子,开始给他解开。

  谁知,另一个人到了,正好发现了夜洛凌云两个小不点。

  那人表情有些挂不住,第一时间不是抓住他们,而是看向司铭辰。

  之后大手用力一关车门,将那两个小家伙也捆了个结实。

  车子发动了。

  夜洛反而去安慰司铭辰:“你放心吧,我身上有定位,我是偷跑出来的,外公一定会抓我回去。”

  司铭辰小朋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果然是个蠢的!

  凌云插刀:“小夜子,你这么说,前面那个坏蛋就听到了。”

  夜洛这才绷着脸,盯着前面人。

  那个开车的人汗颜,他干嘛要接这一单啊。

  雇主雇人绑架自己,真是皮哦!

  后来,许秋安半路上被那人提着扔了进来。

  “我,任务失败了。”许秋安捂着脸,感觉太丢人了。

  他忘记自己也是个小孩了……

  两个“人贩子”全了。

  终于,他们落脚了。

  象征性的将门一锁,他们任务完成了,拍拍屁股走人了。

  夜洛看着不算太明朗的小木屋,她也不清楚这是哪里。

  “安安,你过来帮我把绳子咬开。”

  许秋安真想咬她一口:“我又不是狗,我才不要帮你咬!”

  夜洛故作凶巴巴:“你不帮我咬,我就咬你小jj!”

  !太可怕了!这就是个小恶魔!

  司铭辰很是错愕的看着这个凶巴巴的小朋友,同时也是认真的打量她。

  这个小孩好像没有她外公那么讨人厌。

  许秋安不情不愿的给她弄开了。

  自由的夜洛开始给他们解开绳子。

  然后望着不算太高的窗户。

  “我们爬出去吧!”

  司铭辰想说不用,反正一会会有人救他们,张了张口,什么都没说。

  几个小家伙你踩我我踩你的出去了。

  在窗口上的夜洛对司铭辰伸出手:“快,抓住我!”

  司铭辰看见被光照耀的夜洛笑的对他伸手,那时真觉得他好像天使。

  纯洁无暇。

  后来熟悉后……呵呵,无恶不作的小坏蛋!

  所有人出来后,望着不认识的地方,有些懵。

  夜洛是出了名的路痴,更加不认识东西南北。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凌云指了指一个方向。

  “小夜子,我们往那边走,还好我在车上记了路,应该不是很远。”

  “太好了!我们回家吧!”

  走到一半,几个人累的不成样子了。

  夜洛说什么也不走了,坐在地上。

  对他们招呼:“你们先回去吧,记得找人来接我。”

  凌云一副无奈的样子。

  许秋安伸出小拳头准备揍她。

  司铭辰沉默了一会,在她面前蹲下,难得开了口:“上来,我背你。”

  夜洛嗖的上去了,一点也不犹豫。

  “原来你会说话啊,你叫什么?”

  “司铭辰。”

  本来还想对她说声谢谢。

  哪知道夜洛不累了之后,嘴巴就没停下。

  简直一个话唠。

  ……

  司铭辰怀念的想着那个时候,他背着的人,讲话讲的睡着了,乘着月色,安静美好。

  渐渐,他想到了什么。

  那时候,夜洛被人贩子带走,按照夜老爷子的作风,一定会查出来是谁,并且将他送进监狱,然后拆穿他,不让夜洛与他来往。

  可是,并没有。

  现在回想起来,破绽百出,比如,夜洛外公并没有让人寻找他们。

  他不认为自己蹩脚的计划能糊弄夜老爷子。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那人知道,并且没有追究,为什么?

  司铭辰懊恼了,他一直不想回忆那段利用夜洛的过往,却也遗漏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一拍桌子,他要去问个清楚!

  ……

  里国的宴会开始了。

  宫殿里坐满了人。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夜洛无聊的坐在布伊旁边。

  这里吃的东西还可以,不算太好吃,也没有难吃。

  到了布伊出场,果然是那天看到的舞蹈。

  来出席的王宫贵族,有不少的公主们眼睛都看直了。

  但想想后,纷纷摇摇头,可惜二殿下的身体不太好。

  眼下没有办法回去,夜洛也不会忘记练武功,她要力成为世界第一人!谁都不能将她怎么样!

  这个国家没有枪支,比起天都落后不少。

  他们打仗用的是刀啊,暗器啊什么的,也不是炮弹。

  “母后,儿臣想舞剑给父王贺寿!”

  女王:“准了!”

  夜洛眯着眼看向前方,身子微斜靠近布伊:“那家伙还会舞剑?”

  布伊也是没有料想到,他说:“按照以往,是不会的。”

  什么意思?夜洛没有听懂。

  桃默上去后,冲着夜洛就露出一个挑(欠)衅(揍)的笑来。

  夜洛真是服了他了,这家伙小孩子吗?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