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洛爷超威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重生洛爷超威风 驰也 2016 2019.11.22 12:05

  “属下之前查过夜小少爷。”星宇试探提起。

  那人目光终有一丝动容。

  星宇这才说下去:“夜少爷这些年身边并没有出现特别之人,唯一一个就是肖易尘,并没有被人绑架过或是……囚禁。”

  很显然,司铭辰眉头一皱,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只言道:“再去查。”

  纵使在能沉住气的星宇也忍不住问:“属下有一事不明,为何主子对夜家少爷如此上心?”

  司铭辰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不满情绪,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只是主子……您不能……”

  还未等他说完。

  “你逾越了。”那人一贯的语气,只是比以往更多了份冷意。

  “主子,属下只是提醒您,您已经为那夜家少爷耽误了不少事情了。”

  “星宇!”语气不悦至极。

  “主子,那是您一直想做的事情,并且为此准备了这么久……”

  良久,司铭辰有些疲倦道:“退下吧。”

  星宇没有再逗留,知趣的离开了。

  希望主子不要在这种事情上优柔寡断了,不然……他就只好去做这个坏人!

  司铭辰大脑不停的思考着。

  风影跟星宇是他极为信任的亲信,他又何尝不知那番话的重要性。

  可他不想听……

  为什么是夜洛……偏偏是夜洛……

  天都……

  许久,想不明白的他索性不再多想,只是想起了一个人。

  那人来天都了。

  ——

  “哟!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我还以为你早把我忘没影了!”林柒语气阴阳怪气的。

  “你来做什么?”司铭辰不打算跟他长谈。

  “哈?我不能来吗?我来可怜可怜你。”林柒想了一会突然正经道,“其实我是特意告诉你那边最近有些动静。”

  “什么动静?”司铭辰显然很关注。

  “那个组织撤掉了。”

  “什么!”司铭辰似乎没有想到,“查清楚了吗?”

  “那位表面上很镇定,但如果真的没了那个组织的庇佑,应该用不了多久……”

  “我们的动作停一下,看看他们在搞什么。”

  “早知道你是这么想的了,但不过怎么样,这里的计划还要继续,听说那边其他势力来人了……”

  司铭辰顿了会:“……我知道了。”

  ——

  夜洛走着走着,停了下来,总感觉有点不对劲。

  特意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人。

  便继续走了。

  她想了一些事情,想空出一些时间来锻炼自己,只是这时间不是那么容易挤出来的。

  除非……

  休学不可能,那就只能提前高考……

  之后再申请休学,嗯,似乎是个不错的计划。

  但是……不错个xx啊!

  她本来就是高三了!这还真提前不了……

  无力的腹诽。

  此时,一只手用东西捂住她的鼻息。

  夜洛反应还算迅速,立刻憋住呼吸,将手中的东西丢掉。

  故意放松身体,那人也放松了。

  夜洛再猛地用力,挣脱了那人。

  不止一人。

  这些人都戴着墨镜。

  “什么人!”绝对是上辈子其中一批!

  其中一人对旁边人点点头,几人将夜洛围住。

  有人开口:“活捉。”

  几人开始动手了!

  夜洛暗道不好!刚才还是不小心吸进去了。

  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

  努力令自己保持清醒,开始应付来人。

  没多久,夜洛被制服住。

  “你们是谁的人?!”

  那些人也没打算跟她废话。

  掉到地上一块东西,夜洛下意识抓住,没有人发现。

  这可麻烦了……

  渐渐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走吧。”

  几人带着夜洛准备要走。

  忽然面前又出现一批人。

  “哟,你们是哪里的小喽啰?”

  这些人脸上没有任何遮挡物。

  拦住了墨镜人。

  “你们又是谁?让开!”

  “我们……哈哈哈,你惹不起的人!”

  墨镜人看了许久,也没想起这些人是哪方势力。

  只道:“你们想做什么?”

  那些人各个不太正经的样子,只不过下一句话却带着长久的肃杀之气。

  他说:“让你们死!”

  墨镜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如此错愕的神情:“你们……你们是!”

  只是还没等他说完,不知被什么东西打入了脖子,那人松开夜洛,双手握住脖子,极为痛苦的样子。

  最终倒下了。

  其他几人均是。

  那批人其中一人抬头看着一棵树上。

  之后作辑。

  “主上。”

  那人脸上戴着面具,从树上很轻松的跳下来。

  看着地上的人,沉默了许久,对旁边人摆摆手。

  “处理掉。”

  有人有些疑惑,便多嘴:“处理……”

  那人语气没有任何温度:“尸体。”

  “是!”

  几人兢兢业业的去处理地上的尸体了。

  那人却是在夜洛面前单膝蹲了下来,目光停留了有一段时间了。

  处理尸体得几人均是一愣,他们感官出现问题了吗?

  怎么主上周身的杀气不见了!

  ……

  -

  扑!

  夜洛惊恐的坐起来,周围没有任何人。

  再看,这……不是自己家吗?

  她回来了?还是做梦?

  揉了揉眼睛,自己衣服没有换,还是昨天那套。

  此时手里的东西搁着他了。

  拿出来看是一块木头制作的类似令牌的东西。

  “蔑视。”这是上面刻的两个字。

  果然昨天她真的差点被别人带走……

  “真是……这么快……”夜洛手扶额犯愁了。

  昨天谁救了她?

  -

  “主上,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一人劝说,“那边快要瞒不住了……”

  “嗯,走吧。”

  ……

  “现在所有线索是这块令牌!”夜洛左思右想,也想不出!

  是谁要谋害她!

  她在明,敌在暗的感觉真糟糕。

  不过……问问外公或许知道。

  ——没多久,夜洛马不停蹄的赶到老宅。

  将事情缘由说了一通。

  老爷子脸上表情凝重了不少。

  许久,叹气。

  “你先回去吧,我给你派些人,最近小心点,我好好查查。”

  夜洛看着外公不想多说的样子,只好离开了。

  老人看着窗外。

  那些事还是被查到了吗?或许那孩子待在他身边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决定……

  唉……

  走出老宅的夜洛,掏出口袋里的令牌,看了一会,又放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