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洛爷超威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重生洛爷超威风 驰也 2010 2019.12.29 21:30

  -

  本想着这三殿下能舞成什么样,夜洛喝着小酒,随意观赏。

  剑若霜雪,周身银辉。

  这是一开始,便让她起了心思往下看。

  此人一身红色长衫甩起,原本以为很艳俗,可并没有,这时的他好比是最安谧的一潭湖水,清风拂过的刹那,却只是愈发的清姿卓然,风月静好。

  伴随着奏乐,舞姿渐变,像是朵朵的桃花依次绽放,亦似风情千般妩媚,也可血流淙淙如水,后又白骨森森如山,一路刀光,一路剑影,一路血泪……

  像是演奏了一个故事,开始是和平的,安逸的,后又如火如歌,繁花似锦。曲折,四面楚歌,斗争交锋,血流成河,再到最终覆灭……

  这演绎的是一个国家的兴盛存亡啊。

  夜洛看懂了,是震惊的,她以为,以为这个人……一个无赖竟然有这样的心境!

  剑起,剑落……

  众人鼓掌,让夜洛觉得扰乱耳朵,敏感的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划过。

  手指去碰,居然是眼泪!

  她,她竟然落泪了……

  抬头正好对上那双琥珀的双眸。

  桃默本想看看某人敬佩的目光,或者大吃一惊的表情,却没想到,那人哭了……

  他抿了抿嘴,像女王行了个礼,便回自己那里了。

  布伊从一开始就一直关注着夜洛。

  拿出纸巾,一点点替她擦掉眼泪。

  夜洛摇了摇头:“我没事。”

  只是一时间的,也不是特别想哭。

  布伊打趣说:“这可是我第二次见你哭了,我可真幸运。”

  夜洛撇撇嘴:“这有什么幸运的。”

  虽然她平常是不怎么哭的……

  到了夜洛了。

  她表示阿黑现在一直很听话,不会随意咬人,也没什么稀奇的了,便重新弄了一个节目。

  她前世啊,特别喜欢玩乐,其实去酒吧什么玩乐场所鬼混也是无奈之举。

  大多时候,她很孤独,纵使有那么多朋友,还有他们几人,可是她也从小到大都害怕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

  她一个人时,就是自己跟自己玩。

  在众人诧异时,她拿出了自己随意摘下的两片树叶。

  放到嘴边,轻轻奏响。

  曲声渐远,毫不刺耳。

  空灵悠然,宛若古老的长啸,神秘莫测,细听,会发现神秘并不远,只是你没有靠近。

  当触及它时,它在躲,等到拆开时,一点点的哀伤慢慢散发出来。

  压抑着,压抑着,压抑着……

  始终没有找到突破口。

  张狂的小兽被一点点压制,直到它受伤了,妥协了,承载了,变的温顺了,像个小猫一样。

  请让它逃离,它想离开……

  曲子以恬静舒适的调子停止,也同时代表了什么。

  是的,夜洛她渴望自由,她并不自由。

  ……

  -

  “当年的事到底是怎样的?!”司铭辰真的忍不住了。

  夜老爷子叹息一声,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夜城也沉默不言。

  最终,他们还是打算告诉他了,毕竟他有权知道这件事。

  当年的夜老爷子与司家家主,也就是司铭辰的爷爷是深交。

  一个在家御洲,一个家在天都。

  那个时候,夜老爷子也是长年待在御洲的。

  司铭辰的母亲月份已经足了,生产的时候难产,后来生下来了,大人没事,可孩子已经断气了。

  她很崩溃,她去哀求夜老爷子,求他救救她的孩子。

  为什么求他呢?因为他手里有实验室新研究出一种药剂,当初他也参与了这场研究,用了十年才研制出来,可以让人死而复生的东西。

  只不过这东西并没有做实验,还不知道效果,只是做出的各大数据,都显示是成功的。

  他没有保证,他不打算拿出来。

  可他的老友也是苦苦哀求不断,说什么他们家代代单传。

  便拿出来给他们了,当时天都有事便迅速回去,弄完再快点回来看看结果。

  ……最后呐。

  司铭辰听完后,一脸的不可置信,为什么会是这样!

  最后小孩是活过来了,可是他是毒气入体,竟然将整个司家的所有人活活毒死了,连地上的一草一木也都枯萎了。

  等夜老爷子回来便看到这么一幕,悔不当初!

  他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啊。

  死而复生本就是逆天而行,他不该给他们用,也不该做此实验啊。

  所以,他将司铭辰带回了天都,实验室里,每天研究解毒之类的,为他祛除毒。

  等到他没有能直接毒死别人的气体时,就叫自己几个属下保护他,给他安排了保姆,好好照看他。

  他实在是不敢面对司铭辰,因为一看到他,夜老爷子就会想起自己做过的荒唐事,悔恨啊!

  他停止了对于死而复生的实验,这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也弥补不了他的过错。

  司铭辰这个名字是司铭辰还未出生时,全家人一起商讨出来的名字,若是他能顺利的活着,司家该多么宠爱他啊……

  这个结果是司铭辰不能接受的,他苦苦运筹了这么久,却是这么个答案!

  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家人!

  还被人利用了这么多年,以为夜远航派人在自己身边是别有用心!

  太可笑了!居然是这样!为什么会是这样!

  似乎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司铭辰猛地跑了出去!

  “爸,你这样告诉他,他不会有事吧。”夜城也有些伤感。

  当年他与司铭辰的父亲还是发小。

  夜老爷子摇摇头:“他有知道的权利。”

  后又痛恨道:“我真恨不得当年死的是我!”

  “您也愧疚了十几年了,都过去了。”

  回到房间的某人,用力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推到地上!

  玻璃杯碎了一地!

  掀翻了桌子!

  不足以发泄他的情绪。

  似乎处于崩溃边缘,红了眼睛。

  “司铭,你怎么了?”林柒闻声赶来。

  一个水壶冲着他就飞来!

  “滚!都给我滚!”

  林柒无奈出去了。

  猜想司铭辰为何这样。

  猛然他想到什么了,这种情况,很明显是知道了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对于司铭来说,找那两人,只能是为了当年的事。

  难道?他父母果然不是夜家杀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