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重生洛爷超威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重生洛爷超威风 驰也 2056 2019.12.16 21:30

  “没有,今天天不错。”

  满天下望了下乌沉沉的天空,一脸奇怪的盯着快速离开的人。

  ……

  对于长头发非常嫌弃,洗也不好洗,从衣服上撕下一块来将头发绑住。

  夜洛再次看到了洞口的那个豹子。

  咦?还不死心?

  夜洛佯装走过去,某只转头跑了。

  功夫练得比较深了,顺带着听觉嗅觉都变强了,身形灵敏。

  近段时间才发现,那只豹子根本就没有走远,一直待在山洞周围。

  这令夜洛很困惑,它的执念是有多深啊。

  越来越觉得那头豹子可怜兮兮的,有家不能回,啧啧啧……

  夜洛吃的满嘴流油,悠然靠在洞壁上,时不时感慨。

  ……

  几个月过去了。

  肖易尘拿着一个文件袋递给许秋安。

  表情很是凝重。

  许秋安自然接下,打开后笑了。

  看着上面的总结,张三李四与王二没有血缘关系。

  真是难为他做出这份报告了。

  当时的三根头发是放在一起的,谁能分清谁是谁的?

  只知道是三个人的,这就足够了。

  得到答案后,他一点也不意外,似乎觉得非常合理。

  肖易尘不怎么了解他,还出声安慰:“那啥,你也别太上心。”

  “没有没有,你做的很好。”说罢,许秋安还摸了摸他的头。

  顿时,两人均是一愣。

  肖易尘是没想到他突然这么一下,有点懵。

  而许秋安收回手后,才想起来,夜洛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最先回神的是肖易尘。

  他说:“需要我帮忙吗?”

  许秋安摇摇头,这种事他要亲自查清楚。

  “你过来。”

  ……

  肖易尘有些惊恐的后退半步:“你,你干嘛?”

  许秋安无奈的看着他,扬了扬手上的纸条:“我只是想要放进你的口袋里,麻烦你帮我照顾个人,这个是地址。”

  “啊?哦,哦,这样啊。”肖易尘拿过来放进口袋里。

  等许秋安走后,肖易尘就拿着这个纸条找这个地方了。

  不会是那家伙私藏的女人吧。

  事实上,真的是一个女人,只不过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

  -

  线偶组织这边依旧急的不可开交,他们主上找了一年,还没找到!这不科学!

  甚至他们找上了枯骨阁。

  容白怒了想掀桌:“我们是正规的杀手组织,不是情报局!”

  怎么这边让他找什么老大,那边让他找什么少爷,一个个的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

  -

  “开始吧。”

  林柒:“你想好了?”

  “嗯。”司铭辰脸色冰冷的不成样子,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

  ……

  寥寥几天。

  “老大,我们的人手被折了一半!”

  肖易尘惊道:“什么!”

  “我说呢,怎么这么久不露面,原来想着在这等着呢!”

  “那,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抗下来!必须赢!”

  那些原本死守夜家的组织,因为自家主上丢了,所以撤掉了,他的人手正好补上。

  “别着急,不行还有我。”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把他吓得不轻。

  许秋安微笑:“刚到。”

  “那人监视了我这么久,总算放弃了,现在我可以随意行动。”

  肖易尘:“你真不容易。”

  “你也是。”

  肖易尘有些不太自然,这语气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跟以前好像不……不太一样。”他说的磕磕绊绊。

  许秋安不在乎:“没什么特别的,怎么都是我。”

  “我们的对手是司铭辰,他这个人隐藏的非常深,我们暂时还不清楚他对付夜家的目的,对付他,不能硬来。”

  什么是我们的对手啊喂!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说起来,你跟司铭辰的关系比他好才对啊,那人要对付的是夜家,怎么你就这么选择了站队呢?

  肖易尘暗自吐槽。

  许秋安似乎知道他在纠结什么,“真要说起来,我跟夜洛关系才是最好的,司铭辰和凌云都是因为夜洛,我们才玩到一块去的。”

  肖易尘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说起来你跟夜洛怎么认识的?”

  “这个……”许秋安一顿,似乎在纠结说不说,最后别扭的别过脸去,“也没什么。”

  哼哼,有鬼。

  肖易尘想了想:“那我只好听夜洛亲自说了。”

  夜洛恐怕会夸大其词的告诉他……

  许秋安听后连忙就告诉他了:“因为很小的时候,我们上的同一个幼儿园,开学第一天……她就当着全班面扒我裤子,你知道那货有多过分吗?

  脱了就算了,道歉也没有,她跟我来了句‘我就好奇长啥样的,瞅瞅’!你说你好奇你看你自己去啊,都是男的,有啥不一样的?”

  那真是他这辈子都难以忘记的经历了。

  “噗哈哈哈……”肖易尘快笑死了,没想到夜洛小时候就这么的……可爱。

  她能不好奇吗?她可是女孩子啊!

  一提起夜洛,许秋安整个人轻松不少,小时候,别的小朋友不喜欢幼儿园,只有他每天早早去,毕竟有个有趣的朋友。

  “她小时候干过太多气人的事情了,不过也实在可爱。”

  ……特别是幼儿园的她,有小男孩恶作剧,在她抽屉里放了一只死掉的小金鱼。

  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放的(许秋安放的)。

  那时候,许秋安跟夜洛还是死敌,因为被脱裤子这件事,他要跟夜洛势不两立!

  当时夜洛从抽屉里拿出来时,用手戳了戳,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

  许秋安本来只是像吓她一跳而已,没想到她会哭,他也不会哄。

  只说别哭了。

  夜洛红着眼,眼泪一颗颗的掉,萌的一脸,抽抽嗒嗒的说她把金鱼戳死了,它好可怜。

  怎么会这么可爱?不想跟她做敌人了,就让她当自己弟弟吧。

  他只好跟她说,鱼只能在水里才能存活,这肯定是早就死掉的。

  她说:“可是我看到甲鱼不在水里活啊。”

  许秋安刚想解释甲鱼不是鱼,但又考虑到这货可能会有一万个为什么。

  干脆问:“你从哪看的?”

  “餐桌上有。”

  沃特?!

  “他们告诉我这些都是从厨房拿出来的,所以它们都生存在厨房对不对?”

  “我……”

  突然不想跟她做兄弟了,好想揍她一顿!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