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歌舞升平

歌舞升平

王小七.QD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05.07.30上架
  • 0.96

    连载(字)

2421位书友共同开启《歌舞升平》的玄幻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节 开张大吉

歌舞升平 王小七.QD 4171 2005.07.30 01:01

    “客官,里面请!您一位?给您加个靠窗的座儿看看景,如何?”

  “客官,您几位要点儿啥?我们楼里有……好嘞,牛肉三斤切片、烤鸭整只、素菜两份、烧酒一壶、大白馒头随便上嘞”

  “您瞧今儿天气好,一早就有喜鹊子叫,准有喜事登门!”

  “我们东门里街可是平漠城里数一数二的热闹地儿呢,您瞅瞅这满街的人!”

  “您问这些人都是去干嘛啊?那您可是问对人了!我徐小二别的不夸,这包打听的名在这东门里街认了第二就没人敢叫第一!”

  “是、是、是,不废话不废话。前面街口开了片儿新店,说是开业期间做什么‘限时特价促销活动’,这些是去赶场的客人。那店和咱楼里做一个买卖,不过好像还可以听曲看戏。今儿开张,听说请了尚春苑的玉绪姑娘唱曲儿呢……”

  “在哪儿?您瞧见没,顺着人一直往前走,到街头左拐,往前走看见个大招牌就是了。认错?不会错、不会错,那哪能认错呢!……”

  走出这家叫“燕云楼”的百年老店时,丁凤岐还着实为那个饶舌的小二感叹了一阵子,不过他的感叹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他看见了小二口中的“大”招牌……

  丁凤岐难得的目瞪口呆地看着高高在上的招牌,心中很有些茫然。受建筑材料和工艺水平的限制,东遏王朝的民用建筑很少有超过4层楼的,以一层楼最大4米记,整栋楼房最高也不过15、16米高。(当然皇家建筑和有宗教意义的不在此限了,平漠城南郊慈恩寺的还愿塔就有九层之高)。让人惊讶的并不是这新楼的高度,就目测看来它还没有超过不远处的断风楼(4层,总高度大概也就16米),而是这楼层的划分实在有些奇特,底层想来有接近六米高了(也不知道主人家浪费这么高的空间做什么),二三楼尽管低矮了些到还一致,可能刚好3米吧。最奇特的地方就是4楼了,临街的一面全部被招牌占满,估计起来那向着地面倾斜放置的招牌最少也有十一二米长、4米来宽,果然是真真的“大”招牌啊……

  “真是大啊,这怕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招牌了! ”

  “少吹了,你这辈子才到过几个地方?!怕是这平漠城都没走完吧。”

  路人的大嗓门惊醒了丁凤岐,他回过神笑着晃晃脑袋,这么些年了什么没见过,一个招牌就被吓倒了!不过这主人家也算有心计,这么一来不想在城里出名怕也难了吧。揣度着主人的用意,丁凤岐仔细看看了那招牌,这一看却让他大大地惋惜起来。横算竖算也有40、50个平方的招牌上就写了四个字“歌舞升平”,倒是取的个好名字呢,怕是皇上听了也想来座座,图个喜气吉祥。只是那几个字写的未免……太让人遗憾了些,就算是身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当朝一品学士丁凤岐要这几个字找到一个词形容,最恰当的也只能是“平凡”二字;如果非要在这个词前面加上具体化的形容,那么也好用上“相当”了。平凡没有错,只是放在这里……

  看来这家的掌柜还是不够精明,一个名家题写的招牌可是让店铺在城里站住脚跟的一大关键,在这天子脚下的平漠尤其如此啊。丁大学士叹了口气,要不要跟掌柜的说说,给他找个人写个新招牌,别浪费了那么好的地方,侯少和平之应该对这3米见方的“字”兴趣不小吧。

  无意识地顺着人流走动,等到丁凤岐决定还是不要多事时,他已经到了“歌舞升平”的正下方。收回刚迈出去的步子,突然想到他才刚刚吃过午饭,现在进饭馆是不是过于浪费了些!

  客人犹豫了,嗯,准确说来应该是潜在的客人,毕竟还没进门么;可不代表那些站在门口的小二们也会犹豫。听班头说客官花的银子多少与自个儿的饷银有关,叫什么“利润、提成”,这些个小二们今天可是哄骗诱、拖拉拽,十八般武艺齐齐上阵,就怕放走了一个客官,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嘞。眼看着这位就要进门的、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的公子突然站着不动了,还有要转身的趋势!可急坏了他们,用眼神“狠狠”地沟通交流了一番,一个长得最精明讨喜的小个子胜出了,颠颠地向“肥羊”,呃,错了,是丁学士丁公子跑了过来。

  “公子,您午安”甩着毛巾,弯了弯腰,小个子开口了:“您是打尖住店还是吃茶听曲儿?今儿新开业,每个时辰都有优惠哩,午时的优惠是’八折’……”

  吃茶听曲儿?!那还不错,全当去了一趟戏院子,做好心理建设,丁凤岐迈步了。

  “听说玉绪姑娘会来唱曲儿,可有此事?”

  “当然有!”小个子暧mei地笑了笑,迅速回答:“不过绪姑娘忙得厉害,今日里只在楼里唱三回,上半日午时初,下半日申时中,晚间还有戌时末。午时初的那场刚刚唱过了,绪姑娘怕是回尚春苑了,您看是不是给您安排个雅间儿等一等?”

  丁凤岐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他原本就不是为了这个女子,要见她还不必如此拐弯抹角地麻烦,只不过找个借口罢了。

  随小二进了门,丁凤岐郁闷地发现今日受的惊吓还远不止此……

  矗立在厅堂里近十米高的影壁给每个站在他面前的人都带无限的震撼!从没人想过仅用来作为隔档之物的影壁也可以建造得如此巨大,而那影壁上竟然绘制着四幅常见农耕图!犁地、插秧、收割、欢庆,向来不登大雅之堂的农耕图放在此地竟别有一番神圣高洁。

  绕过影壁,一方小巧的水池出现在眼前。池子两米见方,以白玉为边,几尾金鲤正在追逐嬉戏,中有一八角凉亭,细细看来,亭内似乎还有数只小龟在休憩,好一幅清凉图。影壁后却顺势搭起高高的戏台,恐怕这也是影壁之所以修得如此之高的一大原因吧。丁凤岐对这位掌柜的愈发好奇起来,有这般巧思,想来定不会是普通人!有机会还要结交一二……

  “公子,您这边请!”小个子打了个千,将丁凤岐引向一窝翠竹后的楼梯。

  才上得楼梯,熟悉的声音便大张旗鼓的响了起来,不禁暗自失笑,这几位消息倒是灵通,才想着要叫他们,那想却已经来了!

  “平之兄,你看着影壁上的农耕图放在此地可否妥当?”

  “古语云‘民以食为天’。此地乃进食之处,农耕图放于此,实乃名副其实,并无不妥,并无不妥啊!”

  “平之兄言之有理。我等素来以为此图不登大雅之堂,岂不知早有‘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之语。如无农夫岁岁完此农耕,怕是我等早已饿死街头。”

  ………………

  “诸位今日可是雅兴不浅,竟相约在此谈论民生大事。不知可有小弟一席之地?”丁凤岐紧赶几步,向着声音来处扬声道。

  只听得那房间里传出一阵座椅挪动声,便看见三五个人从内间转出,远远地迎了上来。走在前面是位肩宽膀圆、满脸络腮胡的壮年文士,一身藏蓝色的文士袍在他身上偏显出些武人的豪迈来。

  “丁学士哪里话!能听得学士高论,实是我等福气,平日里想请都请不到呢。”壮年文士大笑着趋前拉住丁凤岐的手:“来、来、来,今日借这‘歌舞升平’之地的福气,我等不醉不归!”

  “戚二将军说笑了,小弟向来不饮酒的,这不醉不归还是免了吧。”

  原来这壮年文士竟是当朝镇远大将军戚长生的二弟戚长海。戚家先主乃是东遏王朝的开国大元帅戚庆元,生前被赐封为一等国公,爵位世袭罔替。这500多年来,戚家一直继承先主遗志,为东遏王朝的保土开疆立下了赫赫功劳,然而由于长年征战,戚家男子向来早亡,以致戚家本家人丁一直单薄。到了当朝,诺大的戚公府内竟只有戚长生和戚长海两位男丁,其余尽为寡母孀妇。当朝尧光帝感其忠贞,也为保留戚家一点血脉,加之戚长海生来便与父兄不同,喜爱文职远多过于武将,故特赐其文治阁大学士称号留京任职。满朝文武敬其满门忠良,又多为良将,常以戚二将军称呼。只是这戚家人壮硕的身材和豪爽的性格是长在骨子里的,任职多年戚长海仍未改变这一点。

  “说笑说笑。谁人不知天朝第一学士丁凤岐面如冠玉、貌若潘安,才名满天下,又无陋习恶嗜,是女儿家心目中一等一的良人。不知道有多少女娃娃的父母在打听你的消息呢!”戚长海大声说着。

  丁凤岐白玉似的面庞上“腾”地升起两团红云,呐呐地:“戚……戚兄,这是那里跟哪里……”

  众人顿时哄笑起来。丁凤岐安了安心,有整整衣服,给屋内众人重新见礼:“龙图阁学士丁凤岐见过七殿下和各位大人。”

  上首身着锦袍、系着描金腰带、头戴白玉抹额的少年男子带着未竟的笑意说道:“免了,免了,又不是朝堂之上,哪来那么多礼。今日不谈国事,只论风月!”

  “七殿下说得好!要谈国事,怕是我要自请回避哩。”东首一位白衣披发的少年郎摇着扇子附和。

  “就是”“就是”屋内的气氛热闹起来,早有机灵的小二添了座位,让丁凤岐坐了下来。

  说着说着,这话题就落到这“歌舞升平”楼上来了。“凤岐,你一向交游广阔、消息灵通,可知这楼子是何人所建?”

  丁凤岐无奈的低声道:“我知道消息只怕比你们还晚一些,才进得楼来就听到平之的大嗓门。”

  “哦,能瞒过你,这东家也不简单啊。诸位可有人见过此地掌柜的?”

  “不曾见过,我是侥幸赶上。”

  “我也未见过”

  正说着,外间走廊上传来一声唱喏:“‘歌舞升平’楼掌柜求见七殿下及各位大人。”

  众人相顾而笑。“瞧!才说着曹操,这曹操便来了。进来吧,无需多礼。”七殿下扬声道。

  “是”话音刚落,门帘一动,便钻进一位少年公子来。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不由感叹一句:好一位翩翩佳公子!

  来人年不过二十许,身材欣长,面容姣好,一双剑眉斜飞入鬓,一对丹凤眼滚着两漆点睛正含着无尽笑意,一身墨绿劲装更忖得其英气勃发,及膝的乌发在身后编了个大辫子绕在脖子上反尽显其少年意气。

  “景升见过各位大人,知各位大人到来未曾及时招待,实是失礼之至,还望恕罪!”声音响起,即不是男儿的粗犷,也不若女儿家的娇弱,竟似中性的风liu洒脱,端得好听无比!

  “你是这里的东家?!”丁凤岐难的地一脸赞赏。

  “不是。为生计所迫,此地乃家姐所建,奈何女儿家不宜抛头露面。小弟便忝居了此地掌柜。”少年含笑应答。

  众人闻声醒来,瞧见丁凤岐正与那公子站在一处,不由又是一赞:难得一幅美景。便是那阅人无数的三朝元老龚学士也不由得看直了眼。

  若说丁凤岐是方精雕细琢的温玉,看在眼里,暖在心里;那少年郎便是刚出土,锐气尽显,锋芒毕露的刚玉,让人不由得惊羡不已。这两人站在一起,众人便觉得连空气都香了起来,皆沉醉其中无人作得声来。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