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远古神话 并蒂莲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 管林伟发现香包异常

并蒂莲骨 蓝叶飘雪 4074 2021.09.15 08:49

  管林伟第二节课请假了,宿舍的事不弄清楚,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听课。

  他去他爸公司了一趟,拿到了最新款的监控测试仪,他想看看,自己宿舍到底有什么。

  可惜,他把宿舍里里外外,角角落落都扫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电子健康,这出乎了他的意料。

  虽然仪器没有扫出东西,但他依然相信,他们宿舍一定藏着什么。

  何一帆还在上课,宿舍就剩他一个人,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他有些发寒,也有些难过。

  禾文的床铺还保留着他离开前的样子,虽然只有短短两天,却已经失去了生息。

  管林伟悄悄擦拭了下微微湿润的眼角,爬进了自己的床上。他掏出怀里的香包,想要让自己心神安定下来。

  他把香包拿到鼻尖轻轻吸了一口,淡淡的香味透过鼻尖,渗透到了他的五脏六腑。

  可是闻着闻着,他似乎觉察到了一丝异样。他立马把香包拿到眼前,一点一点仔细看着。

  越看,他心越惊。

  这个香包已经不是他之前的那个香包了!他的香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调包了!而且在他没有离身的时候,无声无息从他身上调包了!

  这是个多么强的人,居然可以做到如此的不动声色。

  管林伟心中的惊骇前所未有,这些天,他就算是晚上睡觉,都没有让香包离开过他身边,到底是何人居然能如此悄无声息地调换他的香包?

  自从他捡到林笠笠这个香包后,只要闲着,他就会拿出来看看,上面的一丝一线他都非常熟悉。他一直摩挲着香包上的一丝一线,所以,有些地方,已经让他摸得有些发暗。可是,如今在他手上的这个香包,虽然乍一看,一模一样,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香包不是原来那个。

  虽然香味没有变,虽然它的外形颜色跟原来的一模一样,但它就不是原来那个。

  因为这个香包太新了,至少比他原来的那个新了一点点。

  管林伟拿着香包一动不动,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他就那样定定地看着手里的香包发愣。

  “啪”,床边上的一本书掉落到了地上,响亮的声音把管林伟从愣神中惊醒了。

  管林伟看了看地上的书,又看了看手里的香包,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脑子开始运转了。

  管林伟拿起手里的香包,凑到眼前,仔仔细细它的颜色花纹,一番下来,他可以确定,这个香包跟之前的外包装一模一样。随后,他把香包放到鼻尖,一遍又一遍闻它的味道,然后跟自己记忆中的香味做比较。

  如今,他可以确定,这个香包一定不是别人能够假冒制作出来的,换句话说,他手里的这个香包,一定也是出自林笠笠之手,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

  林笠笠喜欢做驱虫香包,安神香包,这点,他很久前就知道了。她手里的香包都是她自己做的,没有一个是从网上买的。

  他以前追林笠笠的时候,罗曼就跟他说过,她们宿舍里都是用的林笠笠自制的香包,没有一只蚊子。

  所以,他手里这个新的香包,毋庸置疑也一定是出自林笠笠之手。

  可是,如果是,那么问题就来了。

  他手里的香包为什么会被调包?

  谁调的包?

  之前的香包是有什么秘密吗,所以才必须要用新的香包来换回去?

  目的呢?为了不让自己发现问题?还是说不想让毛靖子发现问题?

  如果前面的都成立,那不就说明林笠笠知道自己手里有她的香包,所以才会来调包?

  林笠笠之前故意把香包掉落,目的就是让自己捡到了?

  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捡到呢?

  为什么不是别人呢?

  自己是有什么地方跟别人不一样吗?需要林笠笠如此大费周章地算计自己?

  管林伟越想头皮越发麻,他感觉自己被湿布裹住了一样,密不透风,快喘不上气来了。

  他一头的乱麻,不知道该如何思考。

  管林伟终究不是废物,他也是一个优秀的人才,有着缜密的思维能力,有着冷静的头脑,片刻之后,他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他下了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眼前,他不仅仅是面对香包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也许这件事牵涉到禾文的失踪,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回到书桌边,他坐了下来,伸手从一旁的书下抽出一个本子,并随手拿出了一支笔。

  他想了想,随后将刚刚脑海里的问题一个一个列了出来,然后自问自答。

  他手里的香包为什么会被调包?因为之前的香包有秘密。有什么秘密?他想了想,在这个问题后面打了一个问号。

  谁调的包?他把自己这几天的行程都想了想。最后确定,昨天早上,他起床后,还看了看香包,闻了闻香味,那时,可以确定,香包还是原来的那个。自那之后,他就再没有拿出过香包,而且香包一直没有离身。一直到现在,三十二个小时,期间近过他身的只有何一帆,在死亡之路上两人曾手挽手走在了一起,但是,他可以排除,他要是想换,无需如此麻烦,在宿舍里这么多时间,想换轻而易举,而且,以何一帆的伸手,想要从自己身上调包一个放在自己怀里的香包,而且完全不让自己察觉,这不太可能。况且,他完全没有什么理由需要帮林笠笠来偷换香包。

  除了何一帆也没有其他人近过自己身呀?

  管林伟靠着床头,闭上眼睛,脑海里开始回放从昨天早上一直到现在发生的事。

  几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他想起来了,还有一个人近过他的身,虽然有些不太可能,但相比较何一帆来说,那人的可能性更大。

  他在纸上写上了重案组朱队长,然后还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为什么?

  这是一个重案组的队长,他的伸手足以在自己摔倒的瞬间,调包自己半敞开衣服里的香包。但是,为什么呢?

  他是一个警察,而且跟自己第一次见面,他有什么理由要调包自己怀里的香包呢?

  而且还是用出自林笠笠之手的香包调包同样出自她手的香包?这个问题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他在这个问题画了一个箭头指向第一个问题。

  两个香包都是出自林笠笠之手吗?这是这一系列问题的关键。为了确保自己不走岔道,管林伟把手里的香包拿到了窗户口,对着亮光,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又看了数遍,随后回到了床上,在问题外面写了“确定”两字。

  朱队长为什么会有林笠笠的香包?毫无疑问,林笠笠给的。

  林笠笠为什么要给他这样一个跟自己手上一模一样的香包?为了调换自己手上的香包。

  林笠笠知道她掉的香包在自己手上吗?一定知道,否则不会让朱队长来调包。

  由此他推测,林笠笠是故意让自己捡到香包的。她本人不认识自己,那一定是有人告诉她自己的位置,然后通知她,管林伟想起,那天餐厅里,罗曼也在,那这就不是问题。

  至此,管林伟大致拼错出前因后果了。

  林笠笠一个月前,故意丢下一个香包,让他捡到,她知道自己喜欢她,笃定自己会留下这个香包,一来这个香包便宜,二来自己想留下香包当做念想,所以,她的目的就把这个香包交到自己手上,可是,这只是浅层目的,终极目的呢?对付自己?还是对付别人?

  对付自己,他想可能性不大,他对她没有纠缠,没有恩怨,她不可能平白无故对付自己,这个香包在自己手上一个月了,自己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如果真是对付自己,也没有必要调包呀!他把这个选项划掉。

  那就是对付别人?可是香包一直在自己身上,如何能够对付别人?

  管林伟一边不停地在宿舍里来回走动,一边思索着这个问题。

  如何能够做到通过自己来对付别人?这个别人会是谁?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人必然是一直或经常在自己身边,才有可能达到这个目的,否则,就没什么效果呀!

  管林伟立马坐了下来,拿起笔把自己周围的人列了个名单,然后一个一个排除,最终,他的目光聚集到毛靖子这个名字上。

  管林伟看着纸上毛靖子的名字,想起朱苗雨的话,想起禾文失踪前拨出的数字,想起她对香包的兴趣,他感觉自己找对了人。

  他一点都不怀疑,林笠笠也许最终想要对付的人是毛静子,这是一种本能感觉。尤其是现在,他自己也对毛静子产生了强烈的疑虑。

  林笠笠一向是个风轻云淡的人,能冒险将自己从车轮下救出来,可见其人品,她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付一个人,既然,林笠笠没有问题,那有问题的毫无疑问就是毛靖子。

  管林伟一点都没有发现,他的心偏心地如此厉害,在毛靖子跟林笠笠两个名字放在一起时,他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站队到了林笠笠那边,完全没有想到毛靖子这两个月来对他的千依百顺,百般讨好,各种献媚。这对毛静子,不应该说对千魂云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悲哀,一种任何人都无能为力的悲哀。

  分析到这里,管林伟很快就明白为什么林笠笠要让朱队长调包他的香包,因为四天前,毛静子偷拿了他的香包,说明毛静子对他身上的那个香包起了疑心,为了不让毛静子发现香包的秘密,所以,林笠笠不得已才要借朱队长之手调换了自己手上的香包,目的,不言而喻,就是防止毛靖子发现香包的秘密。

  短短半个小时而已,就让管林伟把一切都串联了上来,脉络也理的差不多了。

  不用说,朱队长跟林笠笠必然很熟,甚至朱队长也知道了原因,才会让他一个警察做出扒手的动作。

  最终,所有的问题点都集中在毛靖子这个人身上。

  管林伟的笔一直在毛靖子的名字上画着圈圈。

  禾文的手机上有指向她的信息提示。朱苗雨跟他暗示毛靖子这个人不简单。想要跟他走近的人都或多或少出现了一些麻烦。林笠笠居然也早早布局想要要对付她,甚至不惜借用他的手来对付她!

  一切的一切都显示,这个毛静子是真的不简单。林笠笠是什么人,十个大男人站在她面前,都会被她不费吹灰之力撂倒,会需要如此大费周章,迂回曲折地来对付一个普通弱女子?那绝不可能,能让林笠笠,朱队长都很忌惮,需要暗中对付,可见毛静子不是寻常人,一定有什么诡异手段。

  管林伟在毛靖子的名字上一圈一圈划着,用力之猛,使得笔尖已经划破纸张。

  从这两个月的迹象看,与毛静子的第一次相遇绝不是偶然,估计她早就盯上了自己,而且还提前了解过自己,否则怎会第一次见面,两人就有那么多的共同兴趣!

  这个毛靖子还不能吃饭,仅靠药物维持生机,现在再想想,极度怪异。

  管林伟又想到了失踪的禾文,手机丢在了死亡之路上,人却不见了,整条路都翻了几遍了,也没有看见一丝痕迹,学校更是角角落落都搜遍了,愣是没有发现一点点蛛丝马迹,整个人如同消散在空气中一样。

  想到这,管林伟浑身发寒,他原先并没有认为禾文已经遭遇了不测,他一直心存幻想,可是,现在,他几乎已经肯定,禾文真的回不来了。

  管林伟的眼睛红了,眼泪一颗一颗滴落在他分析的纸上。

  许久之后,他擦干了泪,把手里的纸折叠了起来,然后,用打火机把它点燃,直到它化为灰烬。

  他心里隐隐觉得,这个宿舍里有着他还没发现的东西,使得毛靖子可以对他们宿舍里交谈的对话了如指掌,他需要时间去确定。

  做完这一切后,管林伟靠坐在椅子上,两眼发愣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嘴角却慢慢上扬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