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囚徒0a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 仓促的计划与断臂

囚徒0a 小白脸.CS 2155 2019.07.12 13:49

  在这片被积雪笼罩的原野上,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知不觉又开始从天上飘落,被李初雪竭尽全力斩断的雪狼虽然再次凝聚,但体型比之前要小了很多,而且在凝聚成型的一瞬间便轰然破碎,变成了一个雪堆。

  而那名域外修士虽然没有像李初雪一样吐血,但也是面如金纸,显然李初雪那已经触摸到四境边缘的那一剑并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只不过双方虽然是两败俱伤,因为有陈冲在,域外明显处于绝对的上风。

  雪狼崩溃之后,域外修士直接盘膝坐在雪原上开始调息,不过在调息之前直接冲着陈冲冷声道:“别玩了!”

  张一帆听到这话双眼一凝,漫天与雪花为伴的冰晶陡然改变的前进的轨迹,用更加不可捉摸的角度向着二人蜂拥而至。

  就在不久之前,李初雪一人不动用神藏的情况下便可轻易击杀十四名域外修士,这便是启灵三境对二境近乎天然的压制力。

  李初雪是三境但她已经重伤!

  唰!

  冰晶不断从二人身旁划过带出一片血雾,不过片刻的功夫,二人相继倒在了倒地。

  雪洞内,张小乐尽管仍旧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救张一帆,但看到这一幕已经不能再等了,急忙从雪洞内爬了出来。

  陈冲感觉到张小乐爬出雪洞顿时皱眉看了他一眼。

  尽管张小乐很担心这个二货到底是死是活,不过他知道现在不管张一帆是死是活他都做不了什么,所以,在爬出雪洞之后他只是装作满脸好奇、小心翼翼地看了陈冲一眼,说:“我就是有点好奇!”

  陈冲微微挑眉,不过也并未说什么,径直地向着李初雪二人走去,而张小乐则是看了一眼正在调息的域外修士,快步跟了上去。

  此时,已经变成血人一般的张一帆已经是气若游丝,李初雪状态虽然好一些,但也已经接近昏迷的边缘。

  她看到陈冲走向自己,用长剑做支撑想要站起来,但刚刚起身脚下一滑再次重重地摔在雪原上,并且再次吐了一口血。

  李初雪自嘲一笑,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目光在陈冲和张小乐身上扫过,嗤笑道:“看你们的穿着打扮不是来自域外,应该是长居北境的硕鼠吧?”

  硕鼠是望云阁对陈冲这种雪原暗桩的称呼,不过这个称呼倒也贴合张小乐二人的状态,依靠敛息术躲在阴暗的角落不见天日,可不就是硕鼠。

  感觉到李初雪眼神中那毫不掩饰的鄙视和嘲笑,张小乐心中很不爽,心说你都这德行了,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张小乐冷哼一声走上去,用右脚踩在李初雪的肩膀上,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长剑,用剑身拍了拍李初雪的脸颊,寒声道:“死到临头还敢这么嚣张?”

  一个堂堂三境修士被蝼蚁一样的域外修士用这种羞辱的方式嘲讽,李初雪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双眼死死的盯着张小乐,道:“我发誓,你会死的很惨!”

  “哦、是吗?”

  张小乐满脸正色地问了一句,接着眼中满是嘲讽之色,说:‘我会不会死的很惨我不知道,但你注定是没机会看到了。’

  张小乐很不对劲!

  陈冲看向张小乐的眼神有那么一丝奇异,在渭阳的这五年,张小乐除了无时无刻想逃跑之外,面对任何事情都始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如今没道理会对李初雪表现的这么苛刻。

  难不成他和望云阁有仇?

  但一个锁骨被穿的朝廷重犯怎么会和望云阁扯上关系?

  张小乐这么做当然有他自己的原因,在用言语嘲讽李初雪的同时,用口语说了一句话:“准备动手!”

  准备动手?

  向谁动手?

  李初雪察觉到了这句话,看向张小乐的眼神闪过一丝异色。

  张小乐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身后,然后举起剑便准备砍向李初雪,但最后关头好似又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陈冲说:“咱们这么杀了他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陈冲微微挑眉,说:“你想怎么办?”

  张小乐嘿嘿一笑,提着剑走到陈冲的身边,满脸尴尬地挠了挠头皮,说:“望云阁的仙子,长得蛮漂亮的。”

  什么?

  陈冲听到这句话顿时惊呆了,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不单单是他,就连李初雪听到这句话都愣了。

  但她们愣了,张小乐却没有,就在陈冲失神的瞬间,他手腕一翻,来自李初雪的本命长剑冲着陈冲的左臂砍了过去。

  或许是张小乐在渭阳五年的生活麻痹了陈冲,在或者是陈冲心中一直在考虑张小乐此时变化的原因,总之陈冲在不该失神的时候有了微微一瞬间的失神。

  虽然这个失神只是一瞬间,但对于张小乐而言足够了,而且张小乐刚才在说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使得陈冲下意识的忽略了一个问题。

  张小乐靠的太近了!

  神藏境界的修士很强,远非纳元境可比,但启灵三境的强大来自于神藏而不是身体,哪怕是逾四境的修士除了唐帝国那些苦修僧人,肉身依旧和凡人没多大区别。

  李初雪作为剑锋弟子,手中的剑是她的本命物,但哪怕张小乐无法驱使剑中之意,但这把剑的锋锐放在世俗也绝对是一把神兵。

  唰!

  长剑在张小乐手中划出了一个半圆,陈冲满脸惊骇地后退了两步,一条左臂跌落在雪上。

  陈冲低头看了一眼地上左臂,然后抬头看向张小乐,惊愕的脸色变成愤怒,双眼中露出无边的寒意。

  然而便在此时,已经是重伤状态的李初雪拼尽自己体内最后一丝元气,神念一动,张小乐手中的长剑发出一声轻吟,直奔陈冲而去。

  陈冲是一个神藏境界的修士,哪怕因为大意失去了一条左臂,但对他的境界无损,更何况此时已经是全神贯注,那里会被这毫无杀伤力的长剑所伤,随着他信念一动。

  只听到叮当一声脆响。

  李初雪驱动的长剑被凭空凝聚的冰晶击飞,歪歪斜斜地跌落,插在雪层上。

  糟糕!

  张小乐见到这一幕心中一动,转身就要跑,但为时已晚,陈冲凭空凝聚了一道寒气将左臂的伤口封住,然后一步跨出,右手死死的掐着张小乐的脖颈,咬牙说:“为什么?”

  张小乐想要反抗,但陈冲掐住他的瞬间已经将他体内的元气禁锢,呼吸受阻,满脸憋的通红,勉强道:“因为我不想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