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母亲的担心

返回1998 木子心 2258 2020.09.29 21:18

  杀鸭子简单,褪毛却是个技术活。

  褪毛之前,要先用热水浸泡杀好的鸭子,其中,水温是关键。

  水温高了,褪毛的时候,鸭皮会被扯得支离破碎,非常难看。

  水温低了,鸭毛就拔不下来,特别是鸭皮上的细毛,真的很难拔干净,如果是原时空,17岁的徐同道是肯定掌握不好这个水温的。

  不仅是他,他妹妹葛玉珠、弟弟徐同路也不可能掌握。

  但现在嘛……

  把杀好的鸭子扔在厨房外面的空地上,他吩咐妹妹接着去灶膛烧火,把水煮开,他自己去堂屋拿来一只洗脚的木盆,洗干净后,舀了两瓢冷水在里面。

  等锅里的水烧开后,舀了几瓢开水倒进木盆里,伸手进去试了试水温,又舀了一瓢热水兑进去,然后又试了试水温,如此几次之后,他就去将地上早就死透的鸭子拿到木盆里,在盆里的热水中翻来覆去烫了几遍。

  他开始烫鸭子的时候,弟弟徐同路也吃好饭,从堂屋出来,看着他忙碌。

  妹妹葛玉珠蹲在他旁边,眨巴着眼睛看着,担心地问:“大哥,你这热水里没放盐吧?我记得妈以前每次烫鸭子都要放盐的,要不然毛拔不干净的……”

  “不用!”

  徐同道随口答着,一只手捏着鸭脚,右手已经快速地推鸭翅膀上的粗毛,随着他右手连连推去,一撮一撮的粗毛很容易就滑下来。

  但水温挺烫的,他17岁的手指有点受不住,就扭头对妹妹吩咐:“去给我舀一瓢冷水过来!”

  “哦,哦!水温太高了是吧?我这就去!”

  葛玉珠马上起身去水缸里舀水。

  没等她舀水回来,还在继续推鸭翅膀上粗毛的徐同道又吩咐了:“冷水不要倒进盆里,放在我手边就行了!”

  “啊?哦、哦。”

  葛玉珠有点疑惑,但还是顺从地应着。

  很快她就将一瓢冷水放在徐同道手边。

  徐同道赶紧将右手往冷水里浸了浸,然后就接着推鸭毛。

  ……

  因为水温正好,没多久,鸭毛无论大小,就被他全部褪干净了。

  “把剪刀给我拿来!”

  他又吩咐一声。

  妹妹葛玉珠答应一声,连忙起身小跑进堂屋去找剪刀。

  等她拿来剪刀,交到徐同道手中,就见徐同道熟练地用这把剪刀,将这只鸭子开膛剖肚,鸭肫、鸭肠等等,他也处理的很熟练。

  把蹲在旁边的葛玉珠都看呆了。

  站在不远处的徐同路也看得很讶异。

  葛玉珠忍不住问:“大哥,你什么时候会做这些了?你以前好像没杀过鸭子吧?”

  徐同道没有抬头,已经在用剪刀剪鸭脚上的趾甲,随口嗯了声,并没有打算解释。

  重生回来的他,以后注定会有不少事会让他们惊讶,他也都没打算解释,随便他们怎么想,反正没谁会想到他是重生回来的。

  ……

  就在徐同道在家里杀鸭子、炖鸭子的时候,葛小天和葛小鱼的父亲葛志平,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烂泥,来到圩埂旁的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有一个大院子,此时院子里或坐或站着二三十人。

  葛志平一来,院子里就有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含笑回应着。

  目光在院子里略一寻睃,就找到他媳妇徐红叶。

  按照上圩的规矩,每家每户都要来一个人。

  葛志平媳妇徐红叶已经在这里值班一天,葛志平是刚从家里过来替换他媳妇徐红叶的。

  此时,徐红叶正靠在墙边打盹。

  葛志平走过去拍了拍她肩头,“你回家吧!我来了。”

  徐红叶睁开眼睛看了看他,笑了笑,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人。

  徐同道母亲葛小竹刚才就和徐红叶坐在一起,此时见徐红叶拍拍屁股回家了,她就抬头看了看葛志平,挤出一抹笑容,问:“宗家!你从村里来,我家、我家那几个小东西还好吧?”

  丈夫突然失踪,留下一堆赌债,导致家里财物、粮食被人搬空,让她眉宇间笼罩着一抹忧愁,即便此时是笑的表情,眉头也是微微皱着的。

  之所以她为什么喊葛志平“宗家”?

  那是因为她和葛志平原来都是葛家村的人。

  后来,她嫁到徐家村,而葛志平则是入赘到徐家村,并且两家距离还不远。

  说起来,她和葛志平同姓同宗,所以她平日里见到葛志平都习惯称呼他为“宗家”。

  也是因为同姓同宗的缘故,葛志平平日里也对她颇为照顾。

  “你家啊……”

  听见她的问题,葛志平皱眉苦笑着摇头。

  他这一摇头,葛小竹顿时就紧张了,赶紧起身追问:“怎么了?我家又出什么事了吗?”

  葛志平见她一脸担心,赶紧抬手示意,“小竹,你不用这么紧张,说起来……应该算是好事吧!别紧张别紧张!”

  “好事?”

  葛小竹很疑惑,“怎么说呢?”

  葛志平呵呵轻笑,“是这样的,你家小道今天一鸣惊人了,这小子有种,比他爸有种多了,我跟你说啊,今天上午他先是去徐金山家,然后又去徐恒兵那小子家……”

  葛志平说故事似的,把徐同道今天上午做的事跟葛小竹说了一遍,仿佛那些事,他都是亲眼所见。

  其实他今天上午并不在家,他此时跟葛小竹说的这些,都是他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听女儿葛小鱼和儿子葛小天说的。

  但他说的这些,已经把葛小竹惊得脸色数变。

  又是惊讶,又是担心。

  一直听到最后,她犹不放心地向葛志平确认,“志平,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你没骗我吧?我家小道他真的没事?”

  葛志平笑呵呵地点头,“真的没事!你就放心好了!”

  在他刚才说这些的时候,院子里不少人都下意识地聚了过来。

  这些人都是徐家村的。

  听说葛小竹的儿子徐同道今天在村里出了那么大一个风头,个个都来了兴趣。

  刚才就七嘴八舌地问了不少问题。

  此时听完,七嘴八舌的声音就打趣葛小竹了。

  “小竹!这下你好了,你男人虽然跑了,但你家小道以后能帮你撑腰了,呵呵。”

  “就是!以前还真没看出来小道那孩子这么有担当呢……”

  “志平,你确定你刚才没说错?我记得小竹家两个儿子,她小儿子脾气更大吧?你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你刚才说的那些事,应该都是小路那孩子做的吧?”

  “我也觉得应该是小路干的!”

  ……

  葛小竹却根本没心思跟他们扯淡,虽然葛志平已经点头肯定她儿子没事,但她心里还是很担心,皱着眉头纠结片刻,她忽然呼了口气,对他们生产队的队长说:“队长!我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真的很不放心,我、我想请假回去一趟,你看中不?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感谢风雨0404打赏100起点币,求推荐票求收藏

2020-09-29 21: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