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打倒徐恒兵

返回1998 木子心 2067 2020.09.26 19:53

  徐家村的辈份排序,村里的大部分人都只知道几个目前常见的。

  比如“卫”字辈、“同”字辈和“光”字辈。

  因为更大辈份的,不是已经死了,就是平时没什么存在感了;而更小辈份的,基本都还没出生。

  徐同道和徐同路兄弟俩显然是“同”字辈的。

  他们兄弟俩的名字也起得比较传统,姓名的第二个字,就是他们的辈份。

  像徐金山这样的,就属于名字里没加辈份的。

  徐恒兵今年二十七岁,家住村头,但在水沟的另一边。

  他年龄不大,但辈份很大。

  属于“恒”字辈。

  这个辈份,目前在徐家村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

  这说明什么?

  说明徐恒兵他家人丁不兴旺,比如徐恒兵,他爸就是老来得子,徐恒兵才二十七岁,他爸已经死了三年。

  “乾坤悠久远、恒卫同光耀”……

  徐恒兵年龄只比徐同道大十岁,辈份却比徐同道高了两辈,很能说明问题。

  不出意外的话,徐恒兵结婚生子可能也比较困难,他家的子嗣辈份恐怕还要进一步落后。

  原因?

  因为徐恒兵长得不好看,面相凶、脾气也不好。

  家里穷不说,自从他爸过世之后,徐恒兵的老娘根本就管不住这个自小就叛逆的儿子。

  这三年来,徐恒兵就没正经过。

  吃喝嫖赌四样……除了嫖不嫖,大家不是很清楚,其它三样,这家伙是都占全了。

  他家不富裕,也是三间土屋。

  刚才徐同道在河对面徐金山家闹的时候,他听到动静,也去河对面看热闹了,此时他刚刚回家,本来下着的小雨刚刚停了,屋外空气清新,徐恒兵就坐在门前的桂花树下抽烟,半眯着眼睛瞄着河对面正在河里洗衣服的几个大姑娘、小媳妇。

  他老娘就坐在不远处剥黄豆,他也没去帮忙的意思。

  一支烟快抽完的时候,他看见刚刚去徐金山家闹了一场的徐同道拎着雨伞向他走来。

  当时徐恒兵两道杂乱的浓眉就皱起来,不屑地撇撇嘴,弹了弹香烟烟灰,对着徐同道面前,重重吐出一口浓痰。

  挑衅地盯着停下脚步的徐同道。

  徐恒兵是村里的二流子,油盐不进、很不好惹,这一点徐同道心里是清楚的。

  原时空,经常骚扰他妹妹葛玉珠的人里,就有这个一直打着光棍的徐恒兵。

  如果有的选择,徐同道连看一眼这家伙的兴致都没有,这辈子都不想跟这人打任何交道。

  但徐同道还是来了。

  还是那个目的——立威。

  他要让全村人都知道他徐同道不好惹,只有达到这个目的,以后他妈、弟弟和妹妹在村里的日子才能好过一点。

  即便他心里很清楚徐恒兵比徐金山要难对付得多,他还是选择来跟徐恒兵碰一次。

  低头看了看徐恒兵刚刚吐在他面前的那口浓痰,徐同道面色很冷,心里有预感,今天不打一架,恐怕是不行了。

  徐恒兵比他大10岁,个头比他高、身体比他壮,他印象中,不走正道的徐恒兵跟人打架的次数也不少,没听说这家伙打输过。

  他徐同道前世打架的经验虽然也不少,但他目前17岁的身体……他并没有肯定能打赢徐恒兵的把握。

  但这不重要!

  就算打输,也要让徐恒兵知道他徐同道不是好惹的。

  所以……

  徐同道冷着脸抬起头来,与徐恒兵对视着,“徐恒兵!你抢了我家两袋稻,你还不还?”

  徐恒兵嗤笑一声,叭了口香烟,微微歪着头,斜眼冷笑看着徐同道,简单明了地吐出两个字:“不还!”

  此时,又有不少男女老少聚到不远处看热闹了。

  刚才这些人才见过徐同道去徐金山家闹过一场,刚才一见他来徐恒兵家这边,其实就有不少人远远地看着了,这时候看他停在徐恒兵面前说话,这些就喜欢看热闹的村民早就围过来了。

  徐恒兵老妈是一个干瘦矮小的老实妇人,此时看见徐同道和她儿子要起争执,眉头就紧紧地皱起来,也站起身,暂时也没心情剥黄豆了。

  一脸担心地劝道:“小兵,都是一个村的,要不……你还是把稻子还给小道家吧!”

  “不要你管!你闭嘴!!”

  徐恒兵扭头喝斥一句,转过脸来,梗着脖子往徐同道面前逼近两步,表情狰狞地冷笑,“我就不还,你能怎滴?老子可不是徐金山那个软蛋,有种你也递一把刀给老子试试,看老子敢不敢捅你!”

  别说,徐同道还真不敢。

  因为他估计光棍一条、无法无天的徐恒兵真的敢下狠手。

  “你确定不还?”

  徐同道面色不变,冷冷地确认。

  徐恒兵又逼近一步,夹着香烟的右手指了指徐同道,又嗤笑一声,“老子肯定不还!你敢报警试试!”

  报警,是不久前,徐同道威胁徐金山的话。

  这话镇住了徐金山,但明显镇不住徐恒兵。

  “小兵,都是一个村的,你别这么干……”

  徐恒兵老娘忍不住又劝了一句。

  徐恒兵突然扭头,暴躁地怒喝一声:“你给我闭嘴!”

  就在他扭头的瞬间,本来一直冷着脸的徐同道目光一厉,突然出手了,提在右手中的雨伞,突然扬起来,狠狠抽在徐恒兵的脖子上。

  “啪……”

  一声响。

  徐恒兵被抽得身形一个踉跄,还没回过头来,徐同道就扑上来了,左手抓住徐恒兵的右臂,右手扔了雨伞,一拳又一拳地就往徐恒兵脸上砸,砸得徐恒兵痛呼连连,痛呼中还夹杂着几句威胁恫吓的话,嘴上还很凶狠,但场面上却很狼狈,被全力出手的徐同道砸得连连踉跄后退,跌跌撞撞。

  没几下,就在围观者的惊呼声中,噗通一声斜跌在泥泞的湿地上,徐同道得势不饶人,趁势骑在徐恒兵身上,拳头依然连连砸下,砸得徐恒兵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时候的徐同道是凶狠的。

  即便听见徐恒兵的老娘惊慌地冲过来拉架,徐同道也没有立即收手,他要让徐恒兵记住这次打。

  直到好几个男人过来拉架,才勉强把他从徐恒兵身上拉开。

  而这时候,徐恒兵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地蜷缩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求推荐票求收藏

2020-09-26 19: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