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相逢发小未死时

返回1998 木子心 2026 2020.09.30 21:22

  下午三点多,徐同道从锅里舀了一碗老鸭汤泡了点锅巴,不慌不忙地吃完,就起身替母亲上圩去了。

  本来母亲是不同意的,但他坚持,再加上他也17岁了,过几天就要出去找工作挣钱,所以葛小竹犹犹豫豫的,就同意了。

  主要是她身上的烧还没退,整个人确实很疲乏。

  需要防洪的圩埂很长,徐家村的人需要防护的那段圩埂,徐同道已经问清楚了,在㞳村那里。

  而㞳村……他知道在哪儿。

  去㞳村的一路上,他把接下来一两年自己该做的事,都想好了。

  先去县城找一份工作,挣点钱,因为县城不是很远,也方便照顾家里。

  等手头宽裕了,就想办法做点小生意,至于做什么生意?

  他心里也有几个想法,但因为暂时还没本钱去做,所以他也不着急马上做决定,总之,眼前最紧要的是他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

  至少能确保弟弟妹妹能继续读书,全家人能吃喝不愁。

  一路上,他心里想着这些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十几里烂泥路,终于来到他记忆中的㞳村。

  刚进村口不久,路边一个低矮的土墙茅厕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一个圆头圆脑的胖小伙一边系着裤带,一边大咧咧地从里面走出来,一抬头就与徐同道四目相接。

  目光相接的一瞬间,徐同道呆了呆。

  不是这胖小伙长得有多特别,而是因为在看见这胖子的那一瞬间,一段早就被徐同道尘封的记忆,突然就打开了。

  眼前这个胖子,他很熟悉。

  他们小时候经常一起玩的。

  但后来就再也没有一起玩过了,因为就在98年,这个胖子——徐同林就死了。

  一个早就死了发小,徐同道后来自然慢慢就淡忘了,不可能经常想起。

  可是眼前这胖子……却还活得好好的。

  所以刚才看见徐同林的那一刹那,徐同道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有一种白日见鬼的惊吓突然在他心里炸开。

  他没有第一时间掉头就跑,已经算是胆大。

  “咦?小道?你也上圩来了?嘿嘿,不错不错!这下你来了就好了,终于有人跟我作伴了……嘿嘿,太好了太好了!”

  徐同林一怔之后,马上就眉开眼笑地快步走过来,伸手揽住徐同道的肩膀,笑得非常开心。

  他和徐同道同龄,从小到大,都一起上学的。

  这时候,徐同道心神已经稳了下来。

  知道徐同林这时候还没死,并不是他见鬼了。

  当然,再次见到还活着的徐同林,徐同道心里的感受是很复杂的。

  有欣喜,也有惋惜。

  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想改变徐同林的命运,不希望他这位发小17岁就英年早逝。

  在他的记忆中,徐同林虽然有点胖,人却是挺好的。

  整天乐呵呵的,没什么脾气,还是个热心肠。

  小时候,他们一起玩一起疯,几乎整天都泡在一起。

  他记得……徐同林就是在圩埂上替他爸值班的时候,失足跌进江水里,等被人捞上来的时候,已经死翘翘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

  徐同道问徐同林。

  因为他记得徐同林就是替他爸上圩的第一天晚上,跌进江里淹死的。

  说起淹死这件事,徐同道就挺无奈。

  他们徐家村靠近几十里长的西河,村里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基本上都从小就学会游泳了。

  比如他自己,8岁就学会了。

  可徐同林这家伙却一直学不会,每次一起下河去玩,这家伙总是和女孩子一起待在浅水区,每年夏天都泡在水里,却一直没学会游泳。

  “我上午就来了,换我爸回家的,有人找我爸做事,嘿嘿,就让我来这里混日子了。”

  徐同林揽着徐同道肩膀,一边往前走,一边大咧咧地说着。

  他爸是个瓦匠,偶尔会有人找去做事,能挣到钱,所以,他爸让徐同林来圩上,徐同道完全能理解。

  毕竟上圩是义务,没钱挣。

  在乡下,成年劳动力肯定是以挣钱为先的。

  毕竟要养家。

  但徐同道想:如果徐同林他爸知道徐同林这次上圩,会死,徐同林他爸肯定说什么也不会让儿子来圩上。

  “你累不累?从上午到现在……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家吧!让你妈过来换你。”

  徐同道试着向徐同林建议。

  但徐同林呵呵笑着摇头,“不用!反正在圩上也没什么事要干,我就在这里混几天,挺好的!嘿嘿,本来还有点无聊的,但现在你过来了,那不就好了嘛!嘿嘿……”

  徐同道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劝他,只好作罢,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他一定全程跟在徐同林身边,只要见到这小子有危险,说什么也要救他一把。

  ……

  等他跟着徐同林来到一个大院子里,一眼就看见不少徐家村的人。

  有些男人聚在一起抽烟聊天,有些女人坐在一起,聊天织毛线衣,或者纳鞋底。

  看见他和徐同林一起出现,不少人的目光都望过来。

  多数人看他的目光,都带着点异样,上下打量、重新审视的那种感觉。

  询问、调侃的话也七嘴八舌地抛过来。

  有男人问:“咦?小道,你小子也上圩了?我听说今天你把金山给欺负了?嘿嘿,还听说你把徐恒兵那小子给揍了?真的假的?你什么时候吃了狠人屎吗?”

  另一个男人呵呵轻笑,道:“你说话小心点,小心这孩子跟你拼命……”

  一个妇人笑问:“小道,你妈呢?怎么让你一个孩子上圩了?”

  ……

  七嘴八舌的话,徐同道只是目光平静地扫过他们,一句也没有接腔。

  还是那句话:多年艰苦的日子,早就让他养成沉默寡言的习惯,非必要,他不爱说话。

  他和徐同林走到屋檐下,找了块地方,背靠着墙就那么坐在地上,徐同林还在低声询问:“哎,小道!你今天真把徐恒兵那龟儿子给打了?嘿!你可以呀!那家伙平时跩的,要不是我怕打不过他,我早就削他了!”

  徐同道淡淡笑了笑,“谁让他抢我家东西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感谢书友20170517192105344、青青明月的打赏,感谢漫客茶香打赏1000起点币,好大一坨小鲜肉打赏2000起点币,感谢黃瓜大老爺打赏100000起点币,成为本书第一位盟主,感谢各位的支持!(^_−)☆

2020-09-30 21:2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