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必须另想它法(为盟主黃瓜大老爺的加更)

返回1998 木子心 2035 2020.10.05 23:48

  晚饭后不久,徐同林来找徐同道玩,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就是闲聊,徐同道也没水果、瓜子什么的招待,就只能请徐同林看《新闻联播》,因为这个时间点,打开电视,每个电视台都在放这个。

  《新闻联播》里正在说最近国际上发生的大事,徐同林正在问徐同道,“哎,你说你想去学厨师,想好了去哪儿了吗?嘿嘿,我听你说想学厨师之后,回家想了又想,我也想跟你一起去学了,我觉得学这个,肯定能吃到不少好东西,比学瓦匠肯定好多了,你觉得呢?”

  他不知道徐同道已经改了主意,打算自己做烤串生意了。

  所以听他这么问,徐同道失笑,“过几天吧!过几天我做点东西给你尝尝,到时候咱们商量。”

  徐同林愣住,“做点东西给我尝尝?什么呀?你要跟我商量什么?你就说你打算去哪里学厨艺,同不同意让我一起去就行了啊!”

  徐同道不想现在就说,所以笑着摇头,“别急!很快的,最多两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嘁!还跟我卖关子……打什么哑谜……”

  徐同林有点鄙视。

  ……

  今年这个梅雨季节的雨水真的很多,这天半夜又开始下雨。

  睡在床上的徐同道听着屋外的雨声,久久没有睡意。

  想了很多重生前的人和事,往事如烟,了无踪迹,可却都存在他的记忆中,那样的日子,他不想再重复一遍。

  可他重生前就一直是个小人物,即便如今重生了,也没办法马上发大财,想要挣钱,还是得一点一滴去努力,去积攒。

  他以前也看过几本重生类的小说,那些小说里,重生到过去的男主角,心里总有放不下的女人,想去挽回。

  可他徐同道心里却空空如也。

  他没有想挽回的女人,也不觉得以前的哪个女人,是他割舍不下的。

  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应该悲哀?

  他不知道。

  他很清楚自己这两天最想做的……就是搞钱,搞钱供弟弟、妹妹读书,搞钱改善这个家的生活条件;搞钱好好孝顺母亲。

  至于其它?

  他不想去想,也没心思去想。

  或许,等自己以后有钱了,自然而然就会有一个能和他一起过日子的女人,或许吧!

  爱情这个东西,对穷人来说,从来都是奢侈品。

  重生前,他没资格拥有。

  如今,他依然没有。

  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忽然醒了。

  睁开眼,看见窗外的天色还是黑的,徐同道起身拿起书桌上的闹钟凑近了看了一会,勉强看见是凌晨4点多。

  既然醒了,他就不想再睡了。

  见床里边的弟弟睡得依然很熟,他就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像昨天凌晨一样,拿上鱼篓和虾耙,走向村头,外面很黑,但眼睛适应一会之后,还是能勉强视物。

  ……

  “哗……”

  虾耙扔进排水口的水面,哗啦的水响声中,徐同道连忙将虾耙拖上来,大大小小几条鱼在虾耙的网兜里活蹦乱跳,看着就喜人。

  徐同道连忙蹲下,把这几条鱼抓起放进腰间的鱼篓中。

  然后再次扔出虾耙……

  天光大亮的时候,徐同道已经走得比昨天早上远一里多地。

  收获也比昨天多,鱼篓装满大半了。

  但今天没搞到黑鱼,也没搞到老鳖。

  最大的收获,就是两条一尺左右的鲶鱼。

  除此之外,还有两只螃蟹和十来只大河虾。

  仅此而已。

  卖钱的话,最多只能卖几十块,跟昨天是没法比的。

  他心里多少有点失望,却也知道这很正常,昨天早上他最大的收获就是那只老鳖,而野生的老鳖本来就是稀罕物,不可能天天都能搞到。

  回去的路上,徐同道看见村里一个瘦瘦的老头,也拿着虾耙,腰间系着鱼篓,在一个排水口耙鱼。

  这老头今天出来的时间显然要比他晚一些。

  徐同道看见他的时候,这老头自然也看见了徐同道。

  都是一个村的,彼此自然都认识。

  这老头是村里一个老光棍,平时沉默寡言的,别人跟他说话,也不怎么搭理,但也喜欢搞鱼。

  这不,今天跟徐同道遇上了。

  徐同道知道这老头的性子,所以也没跟他打招呼。

  而这老头一如既往地一言不发,只是一双老眼往徐同道的鱼篓里瞅了两眼,看见徐同道鱼篓里装满了大半,老头就不愉地哼了声。

  他大概是终于搞懂为什么今天他到现在的收获还是寥寥了。

  徐同道这小子在他前面先在这些排水口耙了一遍,他跟在后面再来一遍,自然收获惨淡。

  这老头的心情明显变差了。

  事实上,看见这老头也在耙鱼,徐同道的心情也变差了些。

  因为他估计以这老头的性格,明天早上,这老头恐怕会起得更早,来这里耙鱼。

  这样的话,他徐同道明天除非起得比这老头更早,否则……明天收获惨淡的恐怕就是他徐某人了。

  这样下去不行!

  一早上的收获本来就卖不了多少钱,还要跟这老头比赛谁起得更早,不行!得想个别的什么办法。

  回去的路上,徐同道心里转过各种念头,最后,他忽然想到自己鱼篓里的那十来只河虾。

  如果只是搞河虾的话,那就不用跟那老头比谁起得早了。

  老年人睡眠本来就少,起早很容易。

  比谁起得早,徐同道没信心能比得过那老头。

  所幸这年头捕捉河虾的地笼还没有普及到他们这儿,所以徐家村旁边的这条西河,并不禁止别人在里面搞河虾,因为承包这条西河的人,自己也没本事把河里的河虾搞上来。

  谁让这西河又深又长,想把河里的水抽干都做不到呢!

  ……

  徐同道琢磨了一路,回家后,把鱼篓交给已经起床的妹妹葛玉珠,让她把大点的鱼都挑出来,待会儿拿出去卖钱。

  他自己大步来到厨房找了找,找到二三十根以前搭菜架子用的竹竿,都不粗,都跟拇指差不多粗细。

  也不长,都只有一米五左右。

  但他还是笑了。

  对他来说,有这么粗就够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求推荐求收藏

2020-10-05 23: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