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乱成一团

返回1998 木子心 2101 2020.10.11 16:28

  来了……

  听见堂姐白兰兰的骂声,再看见她和米立的身影,徐同道心里就暗道一声:来了……

  原时空,他中考分数出来不久,他大伯和他大伯母的独生女儿白兰兰,就来他家里闹过一次。

  他记得那天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田里搞鱼还没回来。

  等他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已经是抹眼泪的母亲和妹妹,还有犹自气愤如困兽一般,在堂屋里走来走去,红着脸、牙齿咬得格格响的的弟弟徐同路。

  经过询问,他才知道是白兰兰和米立来闹过了。

  对,他大伯的独生女并不姓徐,而是跟他大伯母姓白。

  他大伯当年因为家里穷,入赘到隔壁的白湾村的。

  生的女儿,也就跟了女方姓白。

  而米立?

  则是白兰兰的丈夫。

  白兰兰比徐同道大7岁,前几年就结婚了,嫁给家在县城LC区的米立,婚后生了一个女儿米潇潇。

  白兰兰长得不丑,皮肤很白,像她娘白美凤。

  但五官轮廓,却更像她父亲徐卫东,也没遗传她母亲的两个酒窝,从眉眼上看,与徐同道、徐同路倒是有几分相像。

  她目前的生活,应了农村的一句老话:女儿像老子,反穿皮袄子。

  白兰兰的性格强势、泼辣,所嫁的米立家境却是挺好,如今生活优渥,穿着、打扮都很入时,身上已经不见几分农村的土气。

  这样的生活大概越发助长了她心里的骄傲,所以……当她得知她妈跟二叔跑了之后,特别生气,简直是恼羞成怒。

  徐同道一看见她和丈夫米立来了,就知道白兰兰肯定要大闹一场了。

  但他此时却安坐不动,只是冷眼看着,原时空,白兰兰来闹的时候,他不在家,今天他倒要看看他这位堂姐到底要怎么闹。

  徐同道坐着没动,不出声,他娘葛小竹却不得不出声,在白兰兰质问的时候,葛小竹脸上的笑容,早就被尴尬和窘迫替代。

  此时,听完白兰兰的质问,葛小竹脸红耳赤地勉强笑了笑,低声说:“兰兰,我也不知道呀!他们、他们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呢?”

  “你不知道?二婶!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你现在跟我说不知道?啊?你不知道?”

  白兰兰激动地冲过来,她丈夫米立想拉都拉不住。

  见状,葛小竹吓得脸色发白,下意识往后退。

  徐同道终于坐不住,霍然站起,本来就站着的徐同路反应更快,第一时间冲过去挡在母亲葛小竹前面,红着脸瞪着白兰兰怒骂:“你敢动一下我妈试试?你妈跟我爸跑了,你还怪我妈?你怎么不说你妈骚呢?啊?”

  “扑哧……”

  “呵呵……”

  ……

  徐同路脱口而出的话,把周围那些人逗笑一片。

  徐同道当时就想翻白眼。

  虽然他也对堂姐白兰兰上门来闹事而动怒,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而且,再怎么说,论身份,白兰兰母亲白美凤,也是他们兄弟俩的大伯母,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这么骂,白兰兰能善罢甘休?

  果然,本来突然看见徐同路冲过来挡在前面,白兰兰脚步已经停下,但当她听见徐同路反唇相讥的骚话,她立时就被气得脸色胀红,怒叱一声冲过来,抬手就往徐同路脸上抓去。

  “我撕烂你的臭嘴!!”

  见状,徐同道眉头紧皱,连忙冲上去拉开羞愤欲绝的白兰兰。

  但他拉开的还是晚了点,弟弟徐同路的脸已经被她抓花了,好几道血痕出现在徐同路的脸上。

  而徐同路也不是好惹的,抬手一摸自己的脸,发现手上摸到了血,他脸颊一阵微微抽搐,红着脸、怒吼一声,冲过来一巴掌就往白兰兰脸上扇去。

  “别!别动手啊……”

  米立冲上前来,仗着人高马大,一把推开发怒的徐同路。

  场面瞬间乱了。

  被徐同道扯开的白兰兰愤怒之下,一看见徐同道的脸,两只手就往徐同道脸上抓来。

  两世为人的徐同道,虽然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要靠脸吃饭,但看见堂姐要抓他的脸,他还是怒了,一把推开白兰兰,他这把用力很大,猝不及防的白兰兰被他推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旁边刚刚推开徐同路的米立一看自己老婆被徐同道推倒了,马上也怒了,“小道!!你找死!”

  怒骂一声,他掉头就冲过来,一拳往徐同道打来。

  “别啊!别动手……”

  斜次里,徐同林惊呼一声,冲过来一把抱住米立的腰,徐同道已经很不耐烦了,白兰兰和米立这次过来如果只是吵吵闹闹一番,他也还能忍,毕竟大家都是一根藤上长出来的瓜,都是同一个爷爷、奶奶繁衍下来的。

  但白兰兰已经疯了,动手就抓人脸,连米立这个平时挺好说话的家伙,也要动手打人,徐同道眼中闪过一抹狠色,一咬牙,冲上去就往被徐同林抱住腰的米立肚子上打了两拳。

  他已经17岁,身子差不多已经长成,从小做惯各种农活的他,力气也不小,这两拳打在米立肚子上,立时就把米立打得弓成虾米形状,脸色涨红、表情扭曲,暂时肯定是还不了手了。

  这时候,白兰兰从地上爬起来,看见这一幕,一声惊叫,冲上来就把丈夫米立拉到她身边去。

  徐同路咬着牙,还要冲过去,被徐同道一伸手抓住胳膊,拉到自己身边,低声斥了一句:“够了!住手!”

  徐同林此时眼珠一转,也跑过来,站在徐同道另一边,一起面对气呼呼的白兰兰和米立。

  刚刚他们这些人动手又快又乱,从动手开始到结束,时间很短。

  周围惊呼声和劝架声不绝于耳,葛小竹和葛玉珠更是急得团团转,一边惊呼喊住手、不要打了,一边想冲上来拉架,却一直没能插上手。

  “好啊!小道、小路,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你爸不要脸,把我妈带跑了,你们兄弟俩还敢跟我们动手,我跟你们说这事没完!!”

  白兰兰看见徐同道身边一左一右站着徐同路和徐同林两个半大小子,她丈夫米立刚刚肚子上又被打了两拳,到现在都还站不直腰。

  这个时候,她虽然还是怒火高炽,但却不敢再冲过去动手了,只是嘴上还是不饶人。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感谢御剑下地狱打赏10000起点币,成为本书第三位舵主。

2020-10-11 16: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