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发现一群羊(为盟主黃瓜大老爺加更)

返回1998 木子心 2078 2020.10.04 23:58

  “对了,你现在在做什么?”

  一边吃饭,徐同道一边和徐长生闲聊。

  徐长生:“吃饭啊!你看不见吗?”

  徐同道:“……”

  哑然失笑,徐同道正准备将刚刚的问题问得准确一点,徐长生突然反应过来,“哦,你是问我现在有没有出去挣钱是吧?唔,我现在在跟叔叔后面做小工,呵呵,也算是学瓦匠吧!”

  又夹了一筷红烧肉塞进嘴里,徐长生转脸看了看徐同道,笑道:“你呢?你今年应该参加中考了吧?我记得你小时候念书成绩挺好的,怎么样?这次能考上考中吗?”

  徐同道自嘲一笑,“我家最近的情况你没听说吗?我爸跑了,所以不管我这次考的怎么样,都不能继续念书了。”

  ……

  两人边吃边聊,聊着聊着,就互相安慰。

  徐长生的日子不好过,徐同道的日子眼瞅着也不会好过,两人聊着聊着,就互相同情对方了。

  原时空的徐同道,在他父亲失踪之后,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很少主动和人聊天,心里一直憋着一股劲,想凭自己的努力,改善家里的生活,所以他的朋友越来越少,渐渐成了一个没什么朋友的孤家寡人。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慢慢意识到,像自己这样的人,没什么高学历,没有什么贵人扶持,想要出人头地,其实多一些朋友……路可能会好走一些。

  比如平日里做点什么事,如果有几个朋友帮忙,肯定会容易得多。

  可惜,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快三十岁了,以前的朋友早就多年不联系了。

  而快三十岁的男人……酒肉朋友好交,真心的朋友,却很难再交到了。

  因此,重生回来的他,心态和原时空的他大不相同。

  就像昨天,他看见徐同林,他就想着改变徐同林淹死的命运。

  刚刚看见徐长生,他也下意识想和徐长生走近一点。

  他不想再像原时空那样,做一个孤僻的人。

  他也想交几个朋友,真心的那种。

  一顿饭吃完的时候,他和徐长生已经亲近不少。

  毕竟他俩从小在一起玩的时候也很多,原本就是发小,好朋友。

  两人吃完饭,准备找地方去洗饭盒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刚从圩埂上下来的村民惊喜地嚷嚷,“好消息好消息!嘿嘿,江里的水位降了,这一会儿的工夫,降了快一尺了,太好了!嘿嘿,队长!水位降了这么多,咱们今天下午不用挑加头埂了吧?嘿嘿。”

  这个消息,让大家反应不一,多数人都是又惊又喜,且有点儿疑惑。

  “什么?真的假的?二赖子,你不是在扯谎吧?就这一顿饭的工夫,江里的水位能降一尺多?这怎么可能?”

  “啧啧,水位要是真降了一尺多,那真太好了!”

  “不会是哪里破圩了吧?唔……如果二赖子没扯谎,那肯定是哪里破圩了,要不然不可能水位下降这么快……”

  ……

  徐同道和徐长生没有出声,但他俩都驻足听着大家的议论。

  破圩的说法,徐同道觉得很有可能,如果江里水位真的这么快下降一尺多的话。

  他重生前的记忆里,今年梅雨期,确实有不少地方破了圩。

  而破圩,就意味着一段江堤的决堤,意味着汹涌的江水涌进一片地区,将那个地方变成一方泽国。

  也意味着千家万户会成为灾民,田里的庄稼被淹,房屋被淹,粮食、牲口被大水冲走……

  这一刻,他皱起眉头,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因为如果水位下降的消息是真的,那他们今天下午很可能真的不用在挑加头埂了,这当然是个好消息。

  但同时也意味着某个圩区的千家万户彻底遭了灾。

  “小道!我们去圩埂上看看去?”

  身旁的徐长生低声跟徐同道提议。

  徐同道点点头,转身将饭盒送进厨房,然后和徐长生一起走出去,走上不远处的圩埂。

  今天午饭之前,江里的水位大概在哪里,他俩是知道的。

  圩埂上还残留着原来水位留下的痕迹呢!

  但此时他俩站在圩埂外缘,却真切地看见江里的水位确实已经下降一尺多。

  “嘿嘿,太好了!这下咱们圩就安全多了,好!太好了!”

  徐长生看见江里水位确实下降不少,非常高兴。

  他可能根本没去想水位突然下降这么多,意味着什么。

  徐同道心里感受就复杂多了。

  但也就仅此而已,他如今不过是个为了全家生计而奔波的小老百姓而已,无论他心里是什么感受,无论他是怎么想的,面对破圩这样的灾难,他也什么都做不了。

  暗叹一声,他对徐长生偏偏头,“走吧!看也看过了,咱们饭盒还没洗呢!走!”

  “嗳!嗳。”

  徐长生乐呵呵地快步跟上。

  ……

  果然,因为江里水位突然降了不少,没多久队长就传达上面刚刚传下来的通知,他们队下午不用挑加头埂了。

  这个通知一说,除了徐同道表情淡淡,院子里所有人都喜形于色。

  挑加头埂这种苦差事,又没钱可拿,大家自然都不喜欢。

  于是,下午徐同道他们这些人就彻底闲下来,聊天的聊天,打牌的打牌,织毛衣和纳鞋底的妇女也都拿出毛衣和鞋底。

  徐同道和徐长生这两个小年轻,就显得有点无所事事了。

  两人坐在屋檐下,徐长生无聊地抿抿嘴、抓抓裤裆,转脸问:“哎,小道!咱们就这么干坐一下午吗?这也太没劲了!”

  徐同道也觉得有点太闲了,干脆起身,“要不咱俩在这村里转转?反正现在也不下雨。”

  对徐长生来说,可能这时候不管喊他去干什么,他都乐意,只要不继续干坐在这里。

  “好啊!走!走!”

  他当即起身,兴致盎然。

  于是,两人就结伴在这㞳村开始闲逛。

  逛着逛着,徐同道忽然听见几声“咩咩”的羊叫声,目光下意识就望过去,他看见了不远处一户人家的大院子里,竟然有大大小小几十只白羊在院子里活动。

  而且,目测好像还都是绵羊。

  不是他们徐家村有些人家养的那种山羊。

  看着那个大院子里的几十只绵羊,徐同道的双眼微微眯起,若有所思。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感谢金莲居士打赏500起点币,周一冲榜,请大家助我一臂之力,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求一切!

2020-10-04 23: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