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你家金山呢?让他出来!

返回1998 木子心 2024 2020.09.25 16:29

  就着咸菜喝稀饭,徐同道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尽管重生前,他的伙食比这好得多。

  因为这样的苦日子,他以前过得太多了,生活逼着他去适应。

  原时空,他爸失踪之后,他先后做过很多种工作。

  工地小工、饭馆打杂、保安、切配、掌勺、瓦工、水电、包装工人、房屋中介、送外卖……等等。

  几乎没有一样是轻松的工作,最轻松的大概就是做保安的那半年了。

  大鱼大肉他吃过,粗茶淡饭,于他也只是等闲。

  “大哥,你说爸爸他去哪儿了呢?他还会回来的吧?”

  在八仙桌另一边条凳上坐下的葛玉珠轻声问徐同道。

  徐同道闻言,头也没抬,只随口回了一句:“你就当他死了,以后别再问了!记住了吗?”

  葛玉珠看了看他,小声“哦”了一声。

  徐同道喝稀饭的速度很快,几口就喝下去半碗,又一次伸筷子夹咸菜的时候,瞥了眼身旁沉默着的葛玉珠,问:“你还记得前两天来咱们家要债、搬东西的那些人都是谁吗?”

  葛玉珠皱眉眨了眨眼,表情有点疑惑,“大哥,你问这个做什么呀?妈说那些东西被搬走了就搬走了,咱们家要不回来的。”

  徐同道没有跟她争辩,只是皱眉追问:“你不用管那么多,你就告诉我,那天来搬东西的人,你还记得几个?都告诉我!”

  “大哥……”

  葛玉珠弱弱地唤他一声,明显还想劝他。

  但在徐同道的目光注视下,她终究还是没敢再劝,微微低下头,轻声报了几个人的名字。

  这件事,于徐同道而言,太久远了,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他只记得几个印象深刻的,其他人他就记不清了。

  而他妹妹葛玉珠也记不全前几天来他们家要债、搬东西的那些人,也可能是其中有她不认识的。

  徐同道默默听完她说出的几个名字,表情依然很平静,只微微点头,然后就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半碗稀饭给喝了。

  喝完,随手放下筷子,起身就去大门口墙边换胶靴,外面还在下雨,村里都是泥巴路,泥泞得很。

  见他要出门,似乎要去找那些人算账,葛玉珠脸色发白,赶紧跟上来,急急地劝说:“大哥、大哥!你、你去哪儿呀?你还是别去了吧?妈说算了……”

  算了?

  徐同道不为所动。

  原时空他和弟弟就听了老妈的话,算了,没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但结果呢?

  那些搬空他家的“债主”,当年粮食收到家的时候,又来他们家搬了一次,那次要不是他和他弟弟徐同路一个拿菜刀、一个拿斧子跟那些人拼命,他们家还得被搬空一次。

  简直是在把他们全家往死路上逼。

  所以,刚刚徐同道心里就下了决定,既然这件事还没完,那就尽快把这件事完结,无论是文的还是武的,他全都奉陪。

  无所畏惧,是他重生前早就养成的性格。

  原时空他爸失踪之后,家里日子过得那么艰难,他和他弟弟可都没少跟人打架。

  而架打多了,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大家都是一副肩膀扛一个脑袋,用得着怕谁?

  “你在家把锅碗洗了,准备中午的饭菜,其它的都不用你管!听话!”

  换好胶靴的徐同道,随手摘下挂在墙上的一把旧雨伞,吩咐妹妹一句,抬脚就出门去了。

  身后传来妹妹担心的呼唤:“大哥!大哥你别去呀!大哥你回来呀……”

  徐同道听见妹妹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音。

  但他头也没回,打着雨伞,冷着脸往村头走去。

  他爸走了,很不光彩地失了踪,附近几个村都有人在传他爸带着他大伯母私奔了,还给他们孤儿寡母留下一堆赌债。

  如果这一世他不做出改变,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难过,他比谁都清楚。

  他记忆中,原时空不仅今年粮食收到家的时候,那些债主还要来他家抢一次,接下来很多年,他们全家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

  村里那些人不仅在背后、甚至当面笑话他们家,村里几个老光棍和二流子,还想打他妈和他妹妹的主意。

  都没把他和他弟弟放在眼里。

  都当他们家没有男人了,只剩下两个半大的孩子,谁都敢欺负一把。

  他和他弟弟当年就为这些事,不知与人打了多少次架。

  打架不好,这他知道。

  但事实证明,当年他和弟弟每次为这些破事打一架之后,他们全家在村里的日子就能稍微好过一点。

  至少,敢欺负他们家,欺负他妈和他妹妹的人越来越少,渐渐就没有了。

  至于报警?

  他们不是没试过。

  但警察不可能每天24小时保护他们全家,他们徐家村,毕竟只是小县城下面的一个小山村,有些事,必须要自己面对。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个道理,徐同道早就懂了。

  可能城市里要好一些,但在乡下这个地方,特别是现在这个年代,一户人家想不被别人欺负,家里必须要有一个能让人怕的男人。

  ……

  徐家村座落在一大一小两座山包之间。

  一条长长的水沟从村中间流淌而过,像今天这样的雨天,山上流下来的雨水会让这条水沟里的水暴涨,哗哗地奔流着向村头而去。

  最终会流入大约一里外的西河中。

  至于西河?

  那是汇入长江的。

  徐同道打着雨伞,走在水沟边的土路上,听着水沟里哗哗的流水声,面色很冷,表情却很平静,不疾不徐地走到村头的小卖部门口。

  此时一堆妇女、小孩,还有几个老头老太太坐在这小卖部门口闲聊,小卖部的女主人王翠花坐在柜台后面笑吟吟地磕着瓜子。

  这些人看见打着雨伞的徐同道冷着脸径直走过来,都神色各异地打量着徐同道,聊天的声音也慢慢歇了。

  一个老太太好奇询问:“小道,你来买东西呀?你家还有钱买东西吗?”

  徐同道没理她,目不斜视、冷着脸走到柜台那儿,对柜台里面的王翠花说了一句:“你家金山呢?让他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