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葛小鱼

返回1998 木子心 2030 2020.09.27 12:33

  徐家村的男人,不是全都姓徐。

  比如葛小天。

  葛小天的家在徐恒兵家的斜对面,中间只隔着一条两三米宽的水沟。

  此时葛小天就和几个小伙伴一起聚在水沟这边的杨树下,望着水沟那边的热闹,亲眼看着只比他大两岁的徐同道将他平时见了,只敢绕道走的徐恒兵打倒在地,爬不起来。

  这一幕看得葛小天很兴奋,因为平日里那徐恒兵可没少欺负他。

  事实上,因为他从小愚笨,脑子不大灵光,这个村里平日里欺负他的人有不少,但像徐恒兵那样动辄就给他一脚的人,还是极少数。

  所以葛小天看见徐恒兵被徐同道打倒在地,他兴奋得有点想尿尿。

  就在这时,家里忽然传来他姐姐喊他的声音,“小天?小天!你在那儿干什么呢?回来!回来把地扫了!”

  “哎,来了来了!”

  葛小天条件反射地答应一声,但还是有点舍不得就这么回家,磨磨蹭蹭地,眼睛还是盯着对面看热闹。

  未久,他家里又传来他姐姐的喊声:“葛小天!我叫你回来你听见没有?快给我滚回来!赶紧的!”

  “哎哎,来了来了。”

  葛小天苦着脸,一步三回头地回到家里,不时还往徐恒兵家那边瞅。

  然后他耳朵就遭殃了,一只白皙的玉手伸过来捏着他的耳朵,用力一拧,葛小天就痛呼连连,踮起脚尖连忙求饶。

  “痛痛痛……姐姐姐……别揪了别揪了,我错了我错了……”

  一张黑黑的小脸皱成一团,可怜巴巴地转向他姐姐,眼泪都快出来了。

  从样貌上看,葛小天和他姐姐葛小鱼不大像。

  首先是肤色上就不同。

  葛小天黑乎乎的,葛小鱼却白皙得很,不像是乡下女孩。

  个头上也不一样。

  15岁的葛小天只有一米四出头,18岁的葛小鱼却已经亭亭玉立,珠圆玉润,完全是个大姑娘了,至少一米七的个头,比村里不少男人都高。

  再说容貌……

  葛小天的五官只能说不丑。

  但葛小鱼却很漂亮,在村里很多人眼里,葛小鱼绝对是徐家村目前最漂亮的一个姑娘,唇红齿白、明眸善睐,梳着一根及腰的大辫子。

  因为她不姓徐,所以村里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几乎都对她有意思,有些比她大好几岁的,平时都想勾搭她。

  这么说吧!

  平日里葛小鱼只要出了大门,走不了多远,身边肯定有男孩或者男人凑过来找她搭讪。

  这和她的容貌有关,也和她的姓氏有关,还跟她的勤快有关。

  和她容貌有关很容易理解。

  和她姓氏有关,则是因为徐家村有自古传下来的规矩,同姓不许结婚。

  同姓之间,不管出没出五服,村里的规矩都是这样,这就导致青春期的那些男孩下意识不去想那些同姓的女孩,而葛小鱼姓葛,又那么漂亮,自然让他们趋之若鹜。

  除此之外,葛小鱼也很勤快。

  她每天都去门前的水沟里洗衣、淘米、洗菜,家里也被她打扫得干干净净,做事很麻利。

  这就很讨人喜欢了。

  谁不喜欢勤快的女人呢?

  唯一让那些男孩有点踌躇的是……葛小鱼的脾气不大好。

  很有点泼辣的味道。

  平日里不管谁凑到她身旁搭讪,她都没好脸色给人,夸她漂亮,她让你滚;帮她干活,她让你滚远点;往她身边凑近一点,想占点便宜的时候,她就动手打人。

  就像一朵带刺的玫瑰,让人想摘又不敢摘。

  以前徐同道老爸还没有失踪的时候,徐同道也对葛小鱼有意思,平日里也喜欢往她身边凑。

  为此,挨过不少骂,还挨过葛小鱼两脚呢。

  ……

  面色不愉地放开弟弟的耳朵,葛小鱼扫了一眼外面那些看热闹的村民,皱眉问:“外面在干什么呢?这么多人在那里看热闹?”

  她终究也是有好奇心的。

  葛小天一边揉着被揪痛的耳朵,一边去墙角那里拿扫帚,边走边说:“小道去找徐恒兵的麻烦了,刚才就把徐恒兵揍了,打得可狠了,嘿嘿。”

  说到徐恒兵被揍,葛小天又高兴起来。

  看着平日里欺负自己最多的人,被人揍了,那感觉真的很棒。

  “什么?小道把徐恒兵打了?真的假的?他能打得过徐恒兵?不可能吧?”

  葛小鱼很惊讶,下意识走到大门口,往徐恒兵家门口望去。

  葛小天拿着扫帚,笑嘻嘻地走到她身旁,也往那边望去,兴致勃勃地说:“谁说的?刚才小道揍徐恒兵的时候,徐恒兵都没还上手,尽挨打了……”

  葛小鱼眨巴眨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惊讶地看着那边。

  她此时心里的感受是复杂的。

  对徐恒兵和徐同道,她都不喜欢。

  准确点说,对这个村里所有年轻男性,她都讨厌。

  徐恒兵比她大9岁,但平日里见到她,也想占她便宜。

  徐同道比她小一岁,从小和她同班,是她同班同学,但她也讨厌,因为那家伙也对她心怀不轨。

  当然,相比之下,她肯定是更讨厌徐恒兵。

  不仅因为徐恒兵比她大9岁,也因为徐恒兵长得丑,还长得凶,更因为徐恒兵流里流气,不走正道。

  所以,刚才听弟弟说徐同道把徐恒兵打了,她惊讶之余,心里也挺高兴的。

  有种看见狗咬狗的喜悦。

  就在这时,她终于看见徐同道,徐同道扛着一蛇皮袋什么东西,从徐恒兵家的大门里出来。

  同时也听见身旁的弟弟兴奋地说:“好!好呀!小道真的从徐恒兵家搬出来一包稻了,嘿嘿,徐恒兵这次脸丢大了……”

  话音未落,他和葛小鱼的眼睛同时睁大了,脸上都浮现出吃惊之色。

  因为他们突然看见一身泥污的徐恒兵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从他家主屋旁边的厨房里冲出来,怒吼一声,扬刀冲向扛着一包稻子刚刚从他家大门里出来的徐同道。

  “小心……”

  葛小鱼惊得下意识惊呼一声。

  看热闹的人群里,同时也有不少人惊呼。

  估计大家都没料到徐恒兵能莽成这样,竟然敢动菜刀。

  

举报

作者感言

木子心

木子心

老规矩,推荐票每一万张,加更一章!大家加油(*^▽^*)

2020-09-27 1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