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1998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村长出头

返回1998 木子心 2096 2020.09.27 20:27

  徐恒兵是个什么样的人,徐同道上辈子就知道了。

  村里很多人在背后对徐恒兵的评价是——屎皮癞子。

  何谓“屎皮癞子?”

  简单说就是这种人不能沾,因为一旦沾染上了,就甩不脱了,屎皮癞子跟人吵嘴打架,一般都是不搞赢不收手的。

  在乡下,这种人,一般每个村都有。

  大家习惯远离这种人,尽量不与这种人打交道。

  徐同道刚才进徐恒兵家里搬稻谷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提防着徐恒兵恼羞成怒、狗急跳墙。

  特别是扛着一包稻谷从大门出来的时候,徐同道就有意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当徐恒兵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从厨房冲出来的时候,徐同道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

  他当即停下脚步,冷眼斜睨冲过来的徐恒兵。

  恼羞成怒的徐恒兵速度很快,眨眼工夫就冲到徐同道近前,高高扬起的菜刀不管不顾地劈下来。

  那一刻,徐同道心中生出狠意,左脚突然往前一跨,身子一侧,右肩上的那包稻谷自然就变了个方位,正好挡住徐恒兵劈下来的菜刀。

  嗤啦一声,装稻谷的蛇皮袋破出一个大豁口,黄橙橙的稻谷哗啦啦地涌出来。

  徐恒兵连忙拔出菜刀,还没等他劈出第二刀,徐同道一个振肩,就将肩上这包稻谷掷向徐恒兵,正好砸在徐恒兵脸上,砸得徐恒兵一个踉跄后跌。

  还没等徐恒兵站稳,徐同道已经冲过来,再次将徐恒兵扑倒在地,一拳头砸在徐恒兵持刀的右臂上,菜刀立即脱离徐恒兵的右手。

  跟着,就在围观人群的惊呼声中,徐同道又给徐恒兵劈头盖脸地来了一顿胖揍。

  直打得徐恒兵惨呼连连,不断挣扎,双手死死抱头。

  这次,很快就有不少人涌过来拉架,包括徐恒兵的老娘,村长等人,生拉硬拽地勉强把发了狠的徐同道拉开。

  ……

  水沟斜对面,葛小鱼和弟弟葛小天站在自家大门口,惊愕地看着那边发生的这一幕,葛小鱼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

  徐恒兵平日在村里有多蛮横、有多难缠,她是清楚的。

  徐同道这家伙和她从小就是同班同学,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清楚,在她看来,徐同道肯定不敢惹徐恒兵,更不可能打得过徐恒兵这个无赖。

  但刚才她却亲眼目睹徐同道是怎么把徐恒兵扑倒在地,打得有多狠的。

  17岁的徐同道竟然把27岁的徐恒兵打成这样……

  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倒是她弟弟葛小天惊愕之余,兴奋得不行,在她身旁兴奋地压低声音说:“打得好打得好,嘿嘿,小道太厉害了,徐恒兵这家伙就是该打,好!太好了!”

  ……

  不远处,站在水沟边,和大家一起看对面热闹的徐金山,此时手里夹着半截香烟,沉着脸看着水沟那边的村长等人已经在调解徐同道和徐恒兵的矛盾,徐金山沉着脸一言不发。

  但站在他身旁的老婆王翠花却压低着声音说:“这个小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了?还好你刚才没真跟他动手,这小子现在简直不怕死了,徐恒兵那混蛋都拿菜刀出来了,这小子都还敢还手,咱们村这是又出了一个狠人呀……”

  徐金山默然数秒,低声说:“这应该就是狗急跳墙了,他老子跑了,给他们孤儿寡母留下那么多赌债,家里牲口和粮食又都被搬空了,这小子恐怕要疯了,这个时候,这小子恐怕真敢跟人拼命……”

  王翠花听得心有余悸,连连低声说:“还好还好,咱们把电视机还给他了,还好你没跟他真动手……”

  ……

  村长等村干部估计也是被吓倒了。

  怕这件事真的闹大,他们这些村干部要被连累到。

  反正此时已经在现场的几个村干部,正在强势介入徐同道和徐恒兵之间的矛盾。

  村会计低声劝完徐同道,又过去低声劝说徐恒兵。

  妇女主任在耐心地做徐恒兵老娘的工作,给他老娘分析利害,希望徐恒兵老娘能管住徐恒兵。

  村长徐恒春则声色俱厉,骂完动刀的徐恒兵,又来警告仍然冷着脸的徐同道。

  反正主要意思只有一个:不许再动手了。

  两次动手都没吃亏的徐同道默不作声,只是冷眼瞥着不远处的徐恒兵。

  两次被按在地上暴揍的徐恒兵此时已经跟个泥人似的,浑身脏得不能看,脸更是肿得跟猪头似的,两只眼睛肿得都快成两条线了。

  鼻孔下面血糊糊的,刚才他自己胡乱抹了一把,血迹就糊了半张脸,一个村干事递给他一块手帕,他也只是随手擦了擦,一双眼睛色厉内荏地瞪着徐同道,却是不敢再往徐同道面前冲了。

  两次打输,两次被徐同道按在地上暴揍,确实有点把他打怕了。

  一番调解到最后,村长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前几天徐恒兵从徐同道家搬走的两包稻,还给徐同道一包,另一包就当是徐同道把徐恒兵打成这样的医药费。

  然后就问徐恒兵和徐同道同不同意?

  徐恒兵默不作声。

  徐同道皱眉想了想,说:“他答应我就答应。”

  于是,村长就沉着脸喝问:“徐恒兵!说!你到底同不同意?别跟老子装聋作哑,快点表态!”

  徐恒兵看看四周围观的村民,脸色有点难看,还是没作声。

  当他老娘已经连声说:“行、行!村长你说怎么就怎么,我们家恒兵没意见。”

  徐恒兵不满地看了看老娘,到底还是没说不同意。

  冷哼一声,大步进了自家堂屋,自觉已经没脸见人了。

  事情算是就这么解决了。

  当徐同道从徐恒兵家里再次扛出一包稻谷出来的时候,村长沉着脸过来问他,“小道!我知道前几天去你们家搬东西的还有几个人,你跟我说实话,你接下来是不是还要去那几家去要东西?”

  徐同道停下脚步,看了看村长,嗯了声。

  村长徐恒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呼了口闷气,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忽然咬牙说:“既然你铁了心要这么干,那我们几个陪你一起去!不过,咱们要先说好,接下来都由我们来跟人家讲,你就别出声了,反正我们尽量帮你把东西都要回来,你看中不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