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历史传记 彭大奶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彭大奶说媒

彭大奶传奇 爽人 2056 2020.09.17 11:48

  刚打开店门,一股寒冷的北风夹带着雪花袭了过来,他们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举目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白天依稀可见的路径完全被大风覆盖了,这怎么走呀,黑压压的一片,除了漫天飘着的雪花,不见一丁点的灯光,也不知道下一站客栈离这里有多远,况且马匹也不知道被店小二关在何处。

  正当光贤他们犹豫不决之时,店小二战战惊惊地走了出来,说道,“各位客官,这附近没有客栈了,天下这么大的雪也无法行走的,这掌柜的说了,请你们在此留宿,也不收你们的费用,不知客官意下如何?”

  光贤心中一想,这歹徒明里搞不赢,莫非暗中下黑手不成?正思量之时,只见刘大麻子领着众喽啰来到大厅,齐刷刷地跪在地上。只见刘大麻子那残缺的手用一根布条挂在胸前,受伤的手下也贴上膏药。

  “恩公,你们若不嫌弃贱地,就在此将就住下来。”刘大麻子诚恳地说道。

  “恩公?你称我为恩公?我怎么就成为你的恩公?”光贤反问道。

  “其一,我们感情你的不杀之恩;其二,你还帮我们治伤,还拿出少林密制的配方给我们;其三,我虽然失去了一只手,兄弟失去了一只耳朵,但你挽救了我们的人性。现在外面雨雪交加,天又漆黑,如何走得,你们若留下来,我等保证你们的安全,若不嫌弃,我设宴陪罪。”

  光贤见刘大麻子说话有点吃力,听口气似乎是真诚实意的。想必他也不会为匪作歹了,事到如今,他也别无选择。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光贤双手抱拳,豪爽的说道,“众位请起,今日多有得罪,今晚就借宝地睡上一宿,我们就知足了,设宴就不必了,我们自带干粮。”

  “那我们也不勉强,”刘大麻子心知肚明,心想:大侠终究是大侠,想得很周全,怕我们下毒。

  “小二,去安排一个上等客房供大侠们休息,不得打扰他们。”刘大麻子对店小二吩咐道。

  “好咧,”店小二对光贤他们说道,“客官楼上请。”

  “刘掌柜,那我们就上楼去了。”光贤说道,“希望你们能遵守诺言,不再冒犯,若再冒犯,就不要怪我的宝剑不认人了。”

  “大侠说什么话,”刘大麻子说道,“你就借一百个胆给我,我也不敢造次了,况且我真的是洗新革面,重新做人。”

  光贤他们随小二进入房间,小二退后,光贤仔细地察看房屋一遍,见无异祥,这才安顿下来。彭大奶与邢叶、任霞飞睡里间,光贤与蒋成睡外间。

  夜,静悄悄的。

  “邢姐,你觉得蒋成那个人怎么样?”彭大奶见外间没什么动静后便轻轻地问道。

  “你也问得怪,”邢叶嘟哝着嘴说道,“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是第一次见面。”

  “我是问你,你觉得他人长得怎么样嘛,”彭大奶耐心地提示着,“你对他第一感觉如何?”

  “长得还不错,人也斯文。”邢叶象是在自言自语地说道,“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有学问的人,从面相上看又是一个很诚实的人。”

  “你喜欢他吗?”彭大奶冷不丁地问道。

  邢叶姑娘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了,她连忙用拳头捶打着彭大奶,娇声地叫道,“你好坏,你设圈套套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哪设圈套套你,”彭大奶笑嘻嘻地说道,“从他从后厨出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眼光发直了。”

  “别乱说话。我什么时候眼光发直了?”邢叶说道,“你问问霞飞姑娘,我的眼睛发直了没有?”

  “我当时并没有注意。”任霞飞说道,“你俩当时在桌子下,我怎么看得到?”

  “邢姐,我哪里冤枉你了。”彭大奶接着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我看到蒋成看你时的眼光似乎很异祥,我可以断定他很喜欢你的。要不要我给你们两个牵线搭桥?”

  “人家是秀才,怎么能看上我呢?”邢姐幽幽地说道,“说不定他早就有老婆了。”

  “这个不难,我明天帮你打探打探便知。”彭大奶胸有成竹地说道,“我估计他这些年忙于考取功名,把婚姻大事给耽误了,要不然他看你的眼光不会那么异祥。”

  任霞飞看着彭大奶在这危险中竟帮邢叶说起媒来,觉得这婚姻来得这么快?莫不是婚姻天成,可想到自己为追求光贤,舍弃家庭女扮男装来到京城一年多,却还是没有得到,不由得暗自神伤起来。

  次日早上,他们起床后便准备点心做早餐,光贤边吃早点边对彭大奶说道,“昨晚你们叽里呱啦说些什么?嘻嘻哈哈的,搞得我们无法入睡。”

  彭大奶笑而不答,随后对蒋成说道,“蒋秀才,我想问你一个事?可以吗?”

  “有什么事,你只管问便是。”蒋成怯怯地说道,“你别叫我秀才,叫得我很不好意思。”

  “你今年多大了?”彭大奶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是否婚配?”

  “你怎么问起人家的隐私了?”光贤责备的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蒋成忙说道,“我今年已三十岁了,这些年忙于赴京赶考,功名不就,仍是穷秀才一个。谁愿嫁给我啰。”

  彭大奶一听,顿时哈哈大笑,笑得大家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

  “我猜得不错吧。”彭大奶笑着对邢叶说道。

  蒋成与光贤觉得莫名其妙,不知彭大奶在搞什么鬼名堂。

  “我再问你,”彭大奶对蒋成说道,“你觉得邢姐怎样?”

  蒋成用眼瞟了一眼邢叶,木纳地说道,“人长得很漂亮,举止行为得体,是个好姑娘……”

  蒋成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脸刷地一下红了,忙说道,“你是不怀好意地在套我呢。”

  光贤突然明白过来,开心地说道,“原来是大妹给你们俩牵线搭桥哩,我看你们俩真是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蒋成与邢叶都不好意思地低着头,脸上都起了红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