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吃药吗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未来可期

吃药吗亲 雾瑕 1206 2020.12.02 21:51

  耳边是各种各样比天雷还要可怕的轰鸣声,木西缓缓睁开了紧闭了千年的双眼。

  一片漆黑。

  熟悉的环境,让人错觉还停留在过去,错觉一切安好。

  可木西知道,这不可能。

  轰鸣声依旧,像是地龙翻身,带动着她的“暂居之地”都在颤动。

  “咚——”的一声,有东西狠狠地砸在了木制的棺盖上,声音沉闷,“荡气回肠”。

  坚挺了千年的棺木,终是抵不过岁月的腐蚀,在这样重的压迫下,再是坚持不住。

  细微的咔咔声混杂着轰鸣声响在耳边,刺激得哪怕是木西,也觉耳膜发疼。

  她艰涩地驱动着体内的妖力,在直觉上对危险的叫嚣中,勉强在最后一秒撑起了还算坚固的防护罩。

  只听一声几乎就在耳边的轰鸣声响起,有那么一瞬间,木西的耳朵失聪了。

  战争……

  木西莫名想到。

  防护罩起到了作用,迸射起的土块、木材等哪怕犹如利刃,气势汹汹,也没能伤到她分毫。

  但也仅此而已了。

  她沉睡了太久,哪怕曾经再怎么厉害,在时光的消磨下,也所剩不多。更何况,哪怕在当年,她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

  挣扎着,多年不曾动过的身体哪怕有体内的妖力的蕴养也仿佛生锈的铁器一般,动一下都觉得艰难。

  这回咔咔作响的不再是现已经黯淡破碎的棺木,而是木西的骨头。

  原本中空的洞窟塌陷了,透出些许外界并不多么明亮的阳光。

  借着微弱的光线,木西爬出了“废墟”。那明显别有洞天的棺木只剩下了碎片,连带着于木西而言仿佛还是昨日的历历在目的场景一起,狠狠地扎在木西的心上,扎的献血淋漓。

  木西不多么了解阵法,但偏偏,这棺木上的阵法,她曾因为好奇了解过一些——是尉煦救了她!

  浩劫结束了吗?木西不知道。

  尉煦还活着吗?木西不知道。

  ……

  她什么都不知道!

  木西害怕极了,在木清去世后,她几乎将尉煦视作了一切,可现在呢?她的郎君,生死不知!她的郎君,把生留给了她,自己直面了死亡!

  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个不停。木西知道,自己不该自己吓自己,自己应该相信尉煦,自己……不能辜负自己的郎君!

  可是啊!她畏惧天道,畏惧那未知的劫难——她不配她的郎君!

  外面的轰鸣声仍在,木西努力擦干掉个不停的眼泪,一身尚还完好的短打,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狼狈爬出这个摇摇欲坠的坑洞。

  浑浊的空气,携裹着翻滚的热浪,在一片碎石与烟尘之中,木西几乎成了一个失去最引以为傲的五感的妖。

  在这里,她似乎降临到了一个陌生的,彻底与外界隔绝了的世界,孤零零的,仿佛被世界抛弃。

  在一片沙尘之中,一道影子慢慢靠近。木西似有所感,转过头……一眼万年!

  她笑着,她哭了。

  笑尉煦还活着,哭自己狼狈不堪。

  看到木西,尉煦满目慌张,是那样的鲜活——他成了真正的,独属于木西的那个自己!

  两妖紧紧相拥,木西泣不成声。

  轰鸣声远去,远处是战火纷飞,这里却是有情人再相逢!

  尘雾慢慢消散,天空虽有阴霾,却没了那象征劫难的云雾。他们度过了上天降下的劫难,不论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还活着,都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去迎接下一次的劫。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尉煦一身军装,铁汉柔情。他为木西而来,守护他爱的姑娘千年,不愿她受半点伤害。如今,她回来了,他也会继续地守护她,直到永远!

  未来可期,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举报

作者感言

雾瑕

雾瑕

完结撒花!   感觉越到最后越难写(´・̥̥̥̥ω・̥̥̥̥`)迎风泪流

2020-12-02 21:5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