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吃药吗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龙凤呈“祥”

吃药吗亲 雾瑕 1262 2020.12.01 00:00

  “尉煦”还像木西解释了人格之间相互转换的问题——其实也没什么规律,只是人格之间的“内斗”罢了,谁胜出了,便是谁的主权,而刚刚,便是如此。

  木西有些恍惚,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神奇的设定——虽然她很是震惊,属于自己的那个尉煦竟然会输给自己的副人格!

  ······

  时间飞逝。

  木西终于跟上了尉煦的脚步,在他的宠溺下,一步步成长,一步步成为过去咸鱼的自己没有想过却始终欣赏的那个样子。

  不止她,尉煦自己也在她的陪伴中改变了许多。他不再那样冷冰冰的,开始在不切换人格的情况下愿意与他人相交流······虽然他那强势的气场总让被接近的人或妖望而却步就是了。

  他们一起,没有山盟海誓,也没有轰轰烈烈,只是平平淡淡的,走过了许多曾未走过的山川湖海,像是要在这最后的期限里,留下痕迹,不管是在这世间,还是在他们的心里。

  两妖越来越默契了,从战斗到生活上的方方面面,相互配合,倒也可乐而和美。

  没有什么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争吵,没有所谓七年之痒,他们一起浪迹了百年,回过头来,容貌未变,还是那个熟悉的俏郎君。

  这些年来,那些个副人格也不是没有出现捣乱过,但大多时候,他们都会被镇压着,并且,随着尉煦感情的丰富,一些人格的实力也开始减弱,虽没有彻底消失,却也没有了反抗之力——那天过后,尉煦又回来了。

  当时的他看来木西许久,终于才将“尉煦”隐藏的那部分残酷的真相告知了她。

  他说:“我们是一体的,却同样也是对敌。我们终会融为一体,但哪怕我才是那个主人格,也有可能败在争抢之中,成为‘养料’。而很多的九尾狐,他们不一定是死在其他大妖的手中,反而大部分都消亡在了人格相互争抢所带来的伤害之中,无法承受。”

  当时的木西担心极了。她喜欢的是尉煦,终究也只是尉煦,所以她不认为其他人格或许也算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她只想她的尉煦胜出这场他人不可见之是战争,就如他曾经在真正战场上的每一次,轻松而又肆意。

  甚至她觉得自己是残忍的,因为她迫切地想要那些个人格自行毁灭,或者自相残杀,把安逸留给她的尉煦——哪怕她曾与那些人格不止一面之缘。

  远处是蒙在雾里的山川,间或能够听到清脆的流水声。瀑布打在山壁上,又敲击在岩石顶,汇成一曲“自然之语”,令人陶醉。

  木西倚靠在尉煦宽阔的肩膀上,感受着微风吹拂,神情惬意。

  他们坐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背后是一颗苍天古树——这是处不老的青崖,处处都是温柔的预演。

  尉煦擦拭着古朴的剑,神情里难得没有了戾气,温温柔柔的,似乎被这青山所感化。

  突然,一片阴云降临,笼罩了这片似乎独立的天地,压抑的,风雨欲来。

  木西睁开了眼,尉煦也停下了拭剑的动作。

  温柔消散,只余戾气。

  黑云翻滚,渐渐成型,各据一方,针锋相对。

  印在木西仿佛琉璃的眼中,张牙舞爪,仿若这世间最难渗透的渊。

  “轰隆——”一声,雷声乍响,闪电撕开了天幕,使那天际盘旋的怪物缓缓流动起来,显露雏形。

  ——那赫然是由黑色的云雾组成的,来自于古老传承最深处的龙与凤!

  这是足以震惊世界的情景!

  云雾翻腾流动,龙飞凤舞,明明是祥瑞的征兆,却被那黑云撕扯着,咆哮着,狰狞地露出爪牙,向这世界——宣、战!

  不安笼罩,人们纷纷拜神求佛,确实不知,他们求的,正是这一切元凶!

  

举报

作者感言

雾瑕

雾瑕

快完结吧!不然我想请假了(*꒦ິ⌓꒦ີ)事情好多!

2020-12-01 0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