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酆都之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拿你祭天

酆都之恋 倾慕尧 2135 2018.12.23 11:52

  百里玉今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也没有不安,大概是因为黑白无常出事了吧,虽然她不知道。

  南慕尧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就这么盯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百里玉对什么事都习惯的快,甚至也包括虐待,他爱看就看吧!所以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远处,南诗迎看着这边的眼里匆满了恶毒和愤恨,那天,他明明答应过她,再也不会对百里玉生出半分情愫的。

  甩甩袖子,南诗迎愤怒的转身离去,她已经想好了,要在大婚当日,用百里玉血祭苍天。

  南慕尧慵懒的撇了一眼南诗迎离开的方向,勾勾唇角,开口对百里玉说:“别装了,朕知道你醒着。”

  百里玉没理他,她感觉身上的肉像是在腐烂一样,哪里都疼,哪有功夫管这狗皇帝。

  “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

  她真的,那么讨厌他吗?他也应该讨厌她的,不是吗?可为何心里不是这样的?

  他总是忍不住想来看看她,又觉得对不起南诗迎,所以,无论南诗迎怎么闹腾,做了什么,他都不怪她。

  百里玉仍旧闭着眼睛,无论南慕尧说什么,都无法在她心里掀起一丝涟漪,早就死了的心,应该说本来就没有的心,早就在这十几日的摧残里被消耗殆尽。

  南慕尧自觉无趣,嘲讽的笑了笑自己,离开了,他怎么能期待她会原谅他?怎么能期待她给他回应?

  如果是他,被人如此对待,只会恨之入骨,巴不得将那人碎尸万段吧!

  又过了好久,天边渐渐露出一抹鱼肚白,叶天几次三番想出门,转轮王的忠告却始终在耳边萦绕不去。

  他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又不能违背师命,只能找些事情做,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比如,做饭。

  南玉雪那样冷若冰霜的人,之所以烧的一手好菜,那都是叶天的功劳。

  鼓捣了很久,叶天吃饱喝足,又没事干了。

  一闲下来他就想往皇宫跑,总伸长了脖子往皇宫的方向看。

  心里实在赌得慌,他干脆去隔壁院子看了看慕容千寻,她还睡的好好的,面色红润,呼吸均匀,没什么事,上街去逛逛吧。

  清早的京城格外热闹,人群熙熙攘攘,行人商贩络绎不绝,叶天百无聊赖的走着,不知不觉,竟走到了衙门口。

  衙门口专用贴皇榜的石墙上,挂着一道圣旨,他走近一看,原来是帝后大婚的诏书。

  “呵!”叶天苦笑一声,为百里玉不值,也没当回事。

  心里想:“册封皇后,呵呵,哪有这么容易,有我叶天在,南慕尧,你死了这条心吧。”

  叶天的日子就这么无聊的过着,每天吃了睡,睡了吃。

  开始还按耐不住自己想闯皇宫的心情,后来是直接没空想这个。

  因为慕容千寻醒了,除了上茅房的时间,她几乎整天都跟个狗屁膏药一样粘着叶天,寸步不离,哪怕他睡觉的时候,她也守在旁边叽叽喳喳。

  叶天掰着手指头算着,明日就是转轮王说的十日之期,也是帝后大婚的日子,据前方传来情报,慕容千寻的老爹带领的使臣,再有个几天,也会到了。

  所以明天,他还是只能一个人进宫,慕容千寻这丫头初来南国,看哪都好奇,他还有些不放心。

  隔天一早,叶天交代慕容千寻他有事要进宫,叮嘱她千万别乱跑,就慢悠悠的进宫去了。

  慕容千寻也知道他要干什么,难得没有缠着他,乖乖点个头,安心等他回来,就像新婚的娘子送丈夫出门做生意一样。

  皇宫的天牢里,百里玉看着南诗迎凤冠霞帔加身,美得不可挑剔。

  面无表情的脸庞下,是咬牙切齿的憎恨。

  “南诗迎,你今天就要成为皇后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百里玉质问着,无论她怎么跟南诗迎说自己就是南玉雪,她都不信。

  她不得不怀疑,以前南诗迎对她的感情,都是在装腔做戏,果然,最毒妇人心吗?嫉妒,使她蒙蔽了双眼。

  “哟,贱民,本宫的名讳,也是你可以直呼的?”南诗迎说着阴毒一笑,对身后的贴身婢女喊:“来人,掌嘴。”

  “是,皇后娘娘。”南诗迎贴身婢女彩雀应了一声,上前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戒尺,用尽身上的力气,朝百里玉脸上招呼过去。

  百里玉坑都不坑一声,冷笑一下,真是够狠的,知道不用手了。

  没一会,她的脸已经肿的面目全非,人鬼可憎。

  南诗迎却不准备放过她,在百里玉唇角都溢满了血丝之时,她让人把百里玉放了下来。

  聪明的她并没有解去百里玉穿着琵琶骨的铁链,而是带上一起拖走了。

  铁链一旦解开,百里玉若逃了,她吃不了兜着走。

  “你要带我去哪?”

  百里玉还是没忍住问了一句,如果她还有南玉雪的记忆,绝不会多问一句。

  “本宫今天大婚,拿你祭天,料想皇上是不会反对的,你说是不是?哈哈哈。”

  “呵!”那样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这样的日子解脱了,身体不干净,每天非人的对待,她虽然从没有放弃过生的希望,却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念头。

  只是,但愿老天不要让她逃出去,否则,倾尽一生,她定要这对狗男女比死还惨百倍。

  南诗迎走在前面的凤冠霞帔格外耀眼,百里玉像条死狗一样在身后被人拖着,心里万般无奈:“南慕尧,你终究还是负了我。”

  早朝的大殿上,已经聚满了人,皇帝南慕尧也到了,他端坐在内殿的龙椅上,唇角是掩饰不住的开心。

  今日大婚,他不想让南诗迎等,所以早早就过来后厅等着了,他已经委屈她三年了,不想她再受半点委屈。

  南诗迎拖着个面目全非的人从后门进来时,格外显眼。

  南慕尧挥挥手,让所有人下去,自己想看清楚些,南诗迎却总挡在他身前,索性也不看了。

  只是发问:“皇后,这是怎么回事?”

  南慕尧指着看不清脸的百里玉问南诗迎,他怎么觉着有点熟悉?

  南诗迎微微一笑,施了一礼,柔声道:“回皇上,国师说,今日我二人大婚,普天同庆,万民同喜,此人命带祥瑞,若能在拜堂之时以她祭天,必能保我们国家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即是如此,自是甚好,皇后有心了,就照皇后说的办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