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酆都之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中毒

酆都之恋 倾慕尧 2246 2018.12.01 10:10

  原镇国凝阳公主的府邸,飘雅院的主卧房里,一个素白色衣裙的女子正打量着身边的景物……

  她摸上旁边的柱子赞赏道:“嗯,不错,百年雕花梨木。”

  又走到窗边抚摸着摆台上的青花瓷瓶说:“上等白玉瓷,配合极品和田玉烧制,这家主人可真有钱啊!”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她转身想出门看看的时候,被梳妆台上一块雪白色的玉石吸引了。

  那是什么?好像很熟悉,她一步步走近梳妆台,每走一步,心便疼一些,她的手还未碰到雪玉,大门被人推开了……

  叶天还是那身极致精美的红衣,与他的俊美格格不入的,是他手上端着的药碗。

  叶天一进门就看见那个素白色衣裙的女子站在梳妆台边痴痴的看着他。

  忽略她脸上的表情,叶天兴奋的跑过去,把药放桌上,拉着她的手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冰儿冰儿,你醒了你醒了,老天保佑,总算是醒了,我担心死了,我还以为你还要睡更久呢,吓……”

  叶天吓死师兄了这句话还没说完,叫冰儿的姑娘打断了他,“你是谁?”这个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啊……什么情况?“冰儿,你……你怎么了?我是你师兄啊!”

  “冰儿?我是谁?”

  她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是谁?怎么来的?

  “这……你是我师妹百里寒冰啊。”叶天温柔的脸颊立刻覆上了寒霜,他朝门外大吼一声:“巫医。”

  叶天老早就请了生死门的巫医,刚到就陪着叶天过来了。

  叶天听到屋里的动静,知道她可能醒了,就让巫医等了一会,这时刚好派上用场。

  床榻上,巫医专心致志的给百里寒冰诊脉……

  好一会,巫医松开手,对着百里寒冰抱拳道:“少主可觉得心脏有些微的刺痛?”

  百里寒冰点点头,她确实是有。

  “叶师兄,少主这是中毒了。”

  什么?中毒?叶天沉思一会,抬头看着巫医,示意他继续说。

  “少主是中了雪魅影,此药彩自天山极寒极阴之地的两生花配合雪蛇胆加五草引用鲜血炼制而成,平时服用有益强身健体,但一旦与假死药的锁龙液混合,虽不至于大伤身体,却会失去记忆,炼制者想必精通医理,此手法相当高明啊!”

  “呵呵。”叶天不由得冷笑了一下,南慕尧啊,你还真是好算计,好手段,只是,鱼与熊掌,怎可兼得?

  “巫医,可有解毒之法?我讨厌这种什么也想不起来的感觉。”

  巫医想了想,歉意的看着百里寒冰说:“少主,老朽无能,解不了此毒,据老朽所知,此毒只有黄泉的彼岸花和鬼域的积雪草提炼的药汁配合练药者的心头血才能解毒。”

  “这……黄泉是什么?鬼域又是什么?你个糟老头说啥呢?”

  为何她一句也听不懂?

  叶天摇摇头,她果然什么都忘了!“冰儿,你先好好休息,我把你的所有事情整理好给你送过来,你看了就明白了。”

  叶天从来没想过天王老子一般的百里寒冰会失忆,也从来没想过瞒着她什么,过去再痛苦都是她记忆的一部分,他没有权利剥夺,南慕尧也没有,这笔账,迟早要算。

  隔天清晨,百里寒冰放下手中的书籍,看了一眼皇宫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南慕尧,好样的,敢烧死我南玉雪,本宫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可惜了我一身奇门异术,看来还得从头学起。”

  之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沉沉的睡下。

  她脸上的冰霜,即使睡梦中,也掩饰不去她的冷漠和愤恨。

  花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她看完了叶天给她抱来的书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也知道了南慕尧后来和南诗迎的表白。

  没了记忆的她,只是看,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经对南慕尧的感情,她认定了那是一对狗男女。

  那以后,百里寒冰日夜跟随叶天学武功,学道法,孜孜不倦。

  她知道,叶天不会骗她,有些脑海里的记忆,并不是完全没有印象。

  叶天教百里寒冰学武,也会在她自行练习的时候去找找看其他地方有没有合适的积雪草,至于黄泉的彼岸花倒是好办,让那几个老头送上来就是,鬼域的积雪草他不敢去拿啊。

  他若进了鬼域,必定动摇鬼域结界,那里可是镇压着二十万恶鬼啊,一旦让它们逃出来,酆都必垮,人间再无宁日……

  这日子日复一日,公主府也没什么人,自从她死后,南慕尧便下令封了公主府,任何人不得接近,这么几年,倒也算安稳。

  直到最近叶天又出门找积雪草去了,百里寒冰偷偷出了公主府。

  按叶天给她的资料,这天应该是老皇帝的祭日,三年了,按照皇室规矩,南慕尧一定会去皇陵给老皇帝守墓。

  这正是大好的机会,她百里寒冰报仇的日子,快了。

  百里寒冰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满意的笑了,这易容药水真是做的绝美,不是她的脸,却也变化不大,一眼看上去很像,仔细看看又不太像。

  百里寒冰早早等在郊外,皇帝南慕尧的马车远远的驶了过来,车夫看到路中间躺着的素白色衣裙的女子时,并不打算停车,而是绕道过去。

  不巧,马车卡在了边道的坑洞里,被迫停下来,南慕尧掀起帘子一看,刹那便被路中间的女子吸引了。

  顾不上自己帝王的形像,南慕尧几乎是用爬跑的,每一步激动的站不稳,却又不肯停下。

  禁卫军见状都围了上来,在看到路边的女子时,个个吓得脸色发白,这不是已经挫骨扬灰的镇国公主吗?

  南慕尧连忙从赵无身上要了上好的疗伤圣药玉露丹给百里寒冰服下。

  “咦,好像又不太像。”眼尖的一个士兵嘀咕着,完全没发现他们皇上欣喜若狂的心。

  南慕尧轻轻蹲下的瞬间,眼泪已经不自主的滴在了百里寒冰脸上,他抱起百里寒冰靠在怀里,嘴里哽咽着:“玉儿,是你吗?你回来了啊?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丢下皇叔的。”

  百里寒冰内心极度鄙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假装悠悠醒来,感激涕零的对南慕尧说:“你是谁?是你救了我?”

  百里寒冰说着慢慢站了起来,南慕尧看清她站着时的容貌竟是说不出的失落,原来不是她,只是长得有些像。

  是啊!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回来呢?

  马车里,一直看着外面的南诗迎露出了一个看不懂的神色,紧紧的拉好自己的衣袖,好像怕什么东西要掉了?

  只是粉嫩的唇角展露的诡异笑容,掩盖了她脸颊上强装的纯真,收起笑容的南诗迎,当下便有了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