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国术无双 成帝的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五行山来的客人

成帝的人 谤佛 2513 2017.12.07 21:19

  墓中,李风盘坐在四相石旁边打量着已经冥思半个时辰的仇云,八卦五行图忽隐忽现,李风也在观摩着八卦五行图,窥探着其中的奥妙,中途八卦五行图停止运转,从仇云体内散发出一股他从未感受过的剑意,那是让李风都充满畏惧的剑意,仅仅从李风旁边微微略过,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撕扯掉,虽然他已经没有当年的巅峰实力了,但是毕竟帝境高手的实力在那,帝境的灵魂竟然如微风中的柳絮,不堪一击。所幸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李风戒备着看着仇云,防范着可能再次出现的剑意。

  仇云没有再释放出那强大的剑意,古墓却震得轰隆直响,墓顶的尘土不断的塌落。外面有人在不断的冲击古墓,李风皱着眉头,谁会觊觎一个乡村破败的祠堂,当初临终前特意交代后人,祭祀的祠堂采取简朴的风格,不要招摇。这么多年一直没事,今天怎么会有人盯上了这里?

  祠堂外的山坡上,东西两边各有一批人,东边那批人领头的是个身穿金甲的身形壮硕的将军,后面站着整整齐齐的银甲军队,杀伐气息冲天,西边只有一位老者,身穿布衣草鞋,身形枯槁,死气沉沉的样子,但是谁也不敢小视他,因为山坡上横陈的几十具银甲尸体就是被他一击所致,祠堂边上,李兵和仇生背靠在一起,各自握紧佩剑对视着两方。

  金甲将军抽出佩剑身形向前一踏,整个山坡都摇晃了起来。“我乃白金帝国金甲军金升,奉帝君之命捉拿通缉要犯,老先生不要生事,阻碍金甲军行事和通缉要犯同罪,帝君怪罪下来只怕是你也承受不住吧,你就此离去我便当刚才之事没有发生。”金升笑着对布衣老者说道,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向前压去,整个山坡的树木全部被折断,那人衣服猎猎作响,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冷喝一声,周身萦绕着蓝色光芒,一只手向前随意挥去,金升直接被震退数步,勉强止住脚步后口中喷出一口血。

  金升看着自己被震碎的金丝甲畏惧的说道:“‘剑意觉醒’,前辈此等境界不会无姓无名,敢问前辈尊姓大名。”金升双手抱拳,十分尊敬的说道。布衣老者刚刚抬起的手放了下来,“我的名字怕是你没听过,你一个小辈我也不与你计较,带上你的人回去告诉白佛,此事五行山接管了。”金升了然,是的达到觉醒境的除了五国帝君之外,怕是只有五行山的老怪物了。金升进退两难,五行山是强,但是他是奉帝君之命,退了底下的兵怎么看,以后还怎么服人,开始和布衣老者周旋起来。

  “既然老前辈是替五行山行事,应该是办大事,已经和我们帝君沟通过了吧,既然我们帝君知道了,我们也应该从旁协助,帮助五行山我们义不容辞啊。”金升谄媚的说道。布衣老者见他这么客气微咳道:“我乃五行山长老鬼山,五行山行事没必要通知帝君,即使白佛知道这件事也不会阻拦,你带人回去就行这里我自己可以解决。”

  “是山峦二老中的山长老啊,失敬失敬。”金升笑的更加谄媚。“你识得老夫?”鬼山有些惊讶。“当年帝国峰会,您出手助帝君的大恩我白金帝国不敢忘记啊!”金升收起佩剑一脸尊敬。“当年好像是你们金甲八军士护卫峰会,既然对你有恩,速速离去吧,今日就当报恩了。”鬼山不再理会金升转身走向祠堂。金升不再言语站在一旁看着鬼山的身影,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李兵和仇云紧紧的握着佩剑,鬼山毫不在意的走到他们面前说道:“这个祠堂是你们祖先的吗,鬼山的声音带着一丝敬畏,李兵不卑不亢地说道:“家祖长眠于此多年,今日来此祭祀祖先没想到引来这么多人的关注,您要是想上柱香我们欢迎,您要是有别的事可能来错了地方。”鬼山没有对李兵的态度动怒,笑着说道:“我来给前辈上柱香。”鬼山的态度差点惊呆金升,五行山对他们如此敬畏,五行山要是站在他们那边的话,今日的行动可能很难进行了,说着用秘法通知了白金帝国此处发生的事情。

  鬼山走进祠堂,虔诚的点了柱香祭拜了下,看着坐在地上的六位老者:“老夫可否与前辈一见,想和前辈探讨一下剑和道。”鬼山笑意不在强大的剑意释放着压迫着六位老者,古墓中李风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无法感知,但是他和经历过洗体的六位老者心意互通,感受到六位老者被压迫的状态,不由一怒,堂堂帝族虽然落寞,岂能任由你一个未成帝的小辈放肆,当下挥动清泉,祠堂上六位老者收起手臂端坐起来,祠堂中间的血液流动起来将鬼山围在其中,鬼山忽然感觉自己不能动弹了,眼神露出一丝惧意:“晚辈鬼山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们五行山有位和您的故人想和您一叙,鬼山没有得到回答,血圈越围越紧,鬼山的瘦削的身体马上就要被挤碎般,一团红色光芒如初升的太阳般从云中射出,击穿祠堂屋顶,瞬间将血圈击散,血圈散出的瞬间,鬼风如释重负般掠出祠堂。

  李风在古墓中感受到一股帝剑的气息,难道那个强者吗,看来是当初我进入寿命将近时的气息波动被他察觉,竟然隐忍这么多年才来,帝境强者的陪葬品对他诱惑太大了,让他谨慎等待了这么多年还不敢亲自前来,他转身看着还在冥思的仇云,今日怕是不能善终了,即使牺牲一切也得保住这个孩子。

  金升在外面早已傻了眼,五行山的老怪物竟然从祠堂中狼狈的逃出来,今日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的认知了,他在等待答案的到来。

  鬼山在祠堂外喘着粗气:“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无缚鸡之力,真如老祖所感,此人生前竟是帝境强者,差距太大了,不过应该只剩灵魂了,他离不开那个祠堂。”鬼山只是猜测,他想印证这个想法,转头看向了还没有离开的金升:“白佛派你们来缉拿要犯是何人?”金升没想到鬼山突然会问他,心想他是不是吓傻了:“前辈,我们奉帝君之命将这里和他们村子的人全部带回去。”“那你们先去抓人吧,我们五行山不能干涉帝国的事务。”鬼山笑着说道。金升不是傻子,看的出祠堂中的古怪,他一个觉醒境的强者都落荒而逃,自己凭啥能全身而退。但是他又不能表露出害怕,金升笑道:“我们人手不够,今天劳烦鬼前辈和我一起出手拿下要犯如何?”鬼山心理暗骂,嘴上却道了声好。两人一起向仇生和李兵出手,二人哪是对手很快便被鬼山和金升击倒在地,满身是血。金升招呼手下将两人捆起来。

  金升和鬼山商量着如何攻进祠堂却谁都不愿打前站,祠堂中的血水慢慢流到祠堂外,突然一瞬间整个山坡都被血水浸染,银甲军互相砍杀着,不一会全部变成了尸体。眼前突发的景象让金升傻了眼,红色血液开始侵染金身的身体,他释放着剑意反而加速了侵染速度,不一会就开始痛苦的嚎叫着,猩红的眼睛拔出佩剑挥向鬼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