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雪中的背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雪中的背影

雪凌文字

  • 短篇

    类型
  • 2021.01.12上架
  • 0.26

    完本(字)

4位书友共同开启《雪中的背影》的短篇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雪中的背影(小小说)

雪中的背影 雪凌文字 2558 2021.01.12 16:08

  三九的又一轮寒潮终于再一次侵袭了黄土高原上的这个小县城,灰蒙蒙的天空像是将一片巨大的灰色床单披挂在了县城的上方,压得整个县城死一般得寂静。昨天夜里应该又偷偷的下了一场大雪吧,看那瓦楞上的雪足足有三四寸高了,此刻大雪不再,然而西北风像是草原上受惊了的牛群一般,呼啸穿梭在每个空无一人的小路上。早已落光了叶子的白杨树摇曳着满身的干树枝,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被风吹起的雪渣子不时地打在玻璃窗上,夹杂着风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时间定格在了一九九八年的这个冬日晌午。

  刚上完上午最后一堂课的王成,用一只手抻着下巴,看着同学们像饿狼一样纷纷逃出教室,自己一个人盯着窗外的情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脑海中梵文一般的英语,猜谜一样的代数,宿舍里的硬板床,以及此刻书桌抽屉里的半块硬馒头。王成在考虑今天中午要不要去吃属于自己的那盆洋芋面,那清汤寡水,那百般无味,那毫无油水的洋芋面实在勾不起他此刻的一点食欲,他想索性今天就不去吃了,抽屉里的半个硬馒头吃两口得了,再熬两天就是周末,这周一定要回家美美地吃一顿母亲做的猪肉炒粉条子,想到这里,王成不禁做了个咽口水的动作。

  “成儿,成儿……娃娃,你们见到我家王成了没有……”突然,王成被一串熟悉的声音拉回了神,他突然心里一紧,这……不会是……王成顺着声音的来源朝窗外望去,只见在教室门外五六米之外,站着一个酷似雪人的人,带着大棉帽子,一件藏蓝色的羊皮大衣裹着整个身子,露出的半截小腿,竟然都被雪包围了,连同鞋子一起,只能看到白色的,犹如臃肿的雪人一般的老人,身边的二八大杠车载歪歪扭扭地靠在身边,车子的前把上挂着一个硕大的绿挎包,看上去很重的样子,两只眼睛在来来往往的学生群里来回的搜索,张望……

  “啊?爹?”王成突然感觉浑身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让他瞬间将刚才的种种臆想丢到九霄,眼前这个哆哆嗦嗦的“雪人”可不正是爹吗……

  王成推开眼前的桌子,疯子一样跑出了教室,绕过门口的一溜早已没有一颗绿植的花坛,直奔进了“雪人”的怀里。“哎呀我的狗娃,人家娃娃都吃饭去了,你咋才出来撒?”“雪人”一手拍着王成的后背,一手抹了抹自己额头和睫毛上的雪渣子,言语中似乎有一些抱怨,一些不满,一些心疼,还有一些释然。

  王成爹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这个年纪的男人放在当今的城里的话,尚在中年阶段,然而作为一个西北的农村男人,劳苦与风雪的蹂躏,已经让这位花甲刚过的老人看上去颇为沧桑,乍一眼看上去似乎古稀有余的老态。王成是老头儿家里两代单传的独苗儿,上辈子老人在黄土地里刨吃的,他这辈子眼看也大半截进土了,老头儿和老伴儿合计着,就是拼死也要让自家的成儿成点事,最好能走出这片黄土地,在外面的世界混出一个样子来,因此这些年来,不论家里农活儿多忙,人手多紧张,老头儿也从来不舍得让成儿下地跟他们一起干农活,他常给王成说的一句话是“娃,家里这点薄田不是你的天下,你的天下在书本本里呢,要好好念书”。

  昨天夜里大雪纷飞,老头儿几乎一夜未眠,凌晨四点老伴儿就爬起来在灶头上摸索上了,清晨六点,老头儿接过老伴儿递过来的这件传家羊皮大衣,把一个大大的挎包挂在了车把上,里面塞满了老伴儿昨天做好的锅盔,油饼,还有一盒子热乎乎的猪肉炒粉条儿。老头儿深一脚浅一脚地上路了,他寻思这前面的五六里山路被雪压住没法骑车了,但是后面的十几里柏油马路应该车多,想必雪都压开了……老头儿一路寻思一路呼哧呼哧地推着他家的二八大杠上路了。上午十一点半,老头儿终于到了县城,他这一路其实都是步行走来的,原本想好能骑车的马路都结冰了,为这,他还摔了好几个狗爬呢,还好,车把前面的挎包丝毫未损,看着学生们还没下课,老头儿就这么站在校门口,哆哆嗦嗦的双手卷起了一根旱烟,深深地吸一口,苦辣辣的烟雾混着冷风直钻肺底子,倒也舒服了不少,老头儿就这么等到学校的铃声响起,他便开始伸长脖子搜索,吆喝他家的成儿。

  王成心疼地接过父亲的自行车,带着去到他的宿舍。宿舍是一间平板房,预制板的屋顶,厚木板子做成的大通铺,一间里面住着三十多人,大家一个挨一个,在这样的寒冬季节,倒也暖和。宿舍地面的当中间架着一盘火炉子,一个上午没有人搭理,此刻半死不活地冒着一丝丝白烟,想必一定是刚才某个同学加进去了一块碳还没燃烧起来吧,靠墙乱七八糟地扔着一排脸盆,盆底下澄着一片脏水……王成拉着父亲坐在了自己的床头上,摸索着床下一排暖壶,终于凑够了半杯温水,递到了父亲手里,宿舍里刚下课的学生们人人手里捧着一盆洋芋面,哧溜哧溜地吸进嘴里,像极了一群饿疯了的小狗抢食的样子。老头把水杯捧在手里,盯着旁边的挎包说:“成儿,包包里有你娘早晨才做的肉菜呢,估摸着还温乎,你赶紧吃,其余的馍馍油饼我估计你够吃一个星期了,这周你就别回家了,在学校好好念书去。”说完一口气喝完了半杯温水,站起身来摸着王成的后脑勺,“娃,赶紧吃去,一会儿冰凉了,我这就回去了,后晌怕还下雪呢,得赶紧走了,这十块钱你拿着,嘴巴馋了就出去吃点好的……”说着,将一张皱巴巴温乎乎的钞票塞进了王成的手里,出门推上二八大杠,扭头就走,王成赶忙抓住车子后杠,“爹,你还没吃饭吧,咱俩一起吃点你再走嘛。”“不吃了,娃,爹我不饿,早上喝茶吃多了,这会儿还撑着呢。”老头儿头也不回地出了宿舍门口的小巷子,往校门口一扭一扭的走了去,脚下的积雪在老头儿的大棉鞋踩踏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一阵阵风夹着雪渣子吹过,老头儿的脚印瞬间浅了很多。

  王成看着爹在风雪中推着自行车歪七八扭的背影,像极了一个小丑,更像一个乞丐,看着爹的背影在校门口的铁栅栏后面消失,王成的鼻子根很不争气地被一阵酸涩彻底覆盖,王成使劲咽了咽唾沫,把刚要从眼角冒出来的一串水儿硬是给吸了进去,扭头进了宿舍。

  王成就那样斜跨在床沿上,一只手端着还温乎乎的那盒肉菜,一只手捏着两根竹筷子,盯着眼前梦寐以求的大餐,喉咙里却像被塞进去了一个乒乓球一样,有种咳不上来咽不下去的感觉,就这样三五秒,王成男子汉的热泪终于泄堤般一泻而下,噼里啪啦的掉进了他娘抹黑抄出来的那一盒肉菜里面……

  “哎呀成哥,今晚你得请客了吧,新上的少林寺听说很过瘾啊!”王成被一旁的陈胖子掐了一把,满是期待的看着王成。王成瞬间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抬头看了看陈胖子终于忍住了,憋了半天,嘴巴里挤出几个字儿,“去你奶奶,今晚我不去看录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