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我意如刀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116 2019.05.25 00:23

  刀意?何为刀意?

  恐怕姬神秀自己做梦都想不到此次劫难会有此等变故,当真是世事无常,福祸难料,不但令他凝出了刀意,这刀法一途更是突飞猛进。

  常人一生不过百载,所行所悟皆有局限,可姬神秀于在八师巴以精神之道创造的轮回中将那局限延伸了开来,悲欢离合,七情六欲,他俱是一一经历了个遍,这感悟又岂是一言可以道尽的。

  便似人生如梦,任由梦中如何演变经历,只待梦醒,我依旧是我,到最后他更是如一个过客,虽在梦中,却已然清醒,旁观着一切,唯一的区别便是那些悲欢离合的经历与感触已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心中,感同身受,如此,只有降服七情六欲,方能铸就出一颗不同寻常的心,以及凝练出一股非凡意志。

  而这意志,便是他心中的刀。

  一口超脱凡俗,以七情六欲铸成的刀。

  那精神之道虽说对姬神秀有所损伤,但对八师巴而言又何尝如此,消耗太多,以至于他那一双可怕眸子也不免显得有些黯淡。

  似他这般天人般的绝代人物,一身功力早已臻至当世极致,寒暑不惧,但此刻额头也不免见汗,却不知是被惊的还是累的。

  见那一口墨青长刀直指飞来,他双手合十,一股无形气机瞬间覆盖周身两尺之外,却是欲以精神之力缓去此招攻势。

  不想长刀一经到他身前两尺之地,红衣喇嘛嘴里兀的闷哼一声,眉头一蹙,这鼻子里居然滴滴答答流出血来,神色萎靡,俨然是精神受挫。

  姬神秀这刀意虽说只是初成,尚未彻底成形,但此刻凝练之下便似一根针,狠狠地扎了过去,加之劲力非凡,长刀势如破竹,毫无阻碍的朝其胸膛洞穿过去。

  只是八师巴如何会坐以待毙,他双手一合,以“灭神掌”催动,千钧一发之际两只手竟然使了个空手接白刃的活,将霸邪夹在手中。

  可这一入手,他发觉这刀上似带着一股莫名的念头,像是一股怒意,如火中烧,只欲将他烧成灰烬,端是不可思议。

  刀虽被他接下,可这势却未绝,长刀余势不减竟带着八师巴的身子向后滑出五六丈的距离。

  甫一止步,就见八师巴喉咙一甜,一股逆血立时呛出,吐在了刀身上,“滋滋”作响。

  也在这刹那。

  “这一招,名为怒火中烧,如何?”

  长刀横空而去,姬神秀却不急不缓,一步跨出,他身影辗转腾挪,错觉间似化作重重虚影,看来不光是刀法有所明悟。

  八师巴尚未站稳,那长刀刀把上已多出了一只手,沉稳有力,缓而慢的握了上去,看似缓慢,可他却觉得周遭蓦然多出一股气机,似那如丝秋雨,将他困在其中,又像是化作一颗巨茧,将他包裹在里面,逃逃不掉,离离不了。

  “第二招!”

  姬神秀话语轻落,单手一握。

  本是艳阳高悬的天气,八师巴忽无来由的觉得一阵寒冷,那气机急剧收缩,已尽敛于刀内。

  姬神秀手臂未提未落,只是轻轻一震,可八师巴却觉得这一瞬间天塌地陷,一股气机宛如滔天洪浪自刀身上沿着他双臂袭来,势不可挡,俨然有直泄千里的架势,像是要摧毁他体内的经脉,捣毁他的气海。

  他亦运功而起,精神之道虽说无功而返,损耗颇重,但他一身功力亦非等闲,若论天资,这世上除却寥寥三两人外,余子他尽未将其放在眼中,这么多年他纵横天下,未逢敌手,无敌之名绝非虚言,他所追求的更是超乎了常人理解的范畴,乃是超脱生死,明悟大道,凌驾于众生之上。

  如今,又岂会甘愿被姬神秀这么一个声名不显的人所击败,哪怕他明悟了刀意也是一样,在他眼中,凡夫俗子终究还是凡夫俗子,又岂能与他一争输赢高低。

  顷刻,他一身袈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起,转眼便鼓胀如球,一身磅礴内力自丹田而起,运至双臂,与那股洪浪相抗衡。

  两人之间,狂风迭起,姬神秀披散的头发更是悉数被吹拂到了脑后,狂舞不停。

  然结果竟是。

  “嘭!”

  但见僵持不过两三个呼吸,八师巴如遭雷击,整个人瞬间飞退出去,脸色淡若金纸,神色萎靡。

  还有他那一双手,双手自手肘以下,筋脉尽数自血肉下浮出,像是一条条挣扎的蚯蚓,不住的扭动着,手背上血管更在暴跳,有的已是被冲破,血水肆流,惨不忍睹。

  姬神秀提刀而行,慢条斯理的朝他走去,与以往气息迫人的自己相比,现在的他,浑身上下犹若一寻常人,锋芒暗藏,气息不露,简直是判若两人,但他的刀势却愈发的凌厉,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

  姬神秀踱步而行,神情柔和,无狰狞亦无戾气。

  长刀一抬,他右手握刀,左手一抚而过,如今刀意已生,也是时候开刃了,就听他缓声道:“看来,你要败了。”

  八师巴虽说乃当世绝顶,但却以精神之道为最,肉身亦如寻常武夫,面对因祸得福,一身功力大进的姬神秀,此刻肉身相抗却只能凭借己身功力堪堪招架。

  “胜负之说,言之过早。”

  就见八师巴神情一沉,像丝毫察觉不到手背上的痛楚。

  远方的平原上,忽的听见轰隆隆的声音,如巨石滚动,如浪花拍岸,震耳欲聋。

  “呜~”

  号角声响起。

  一时间,小镇周遭俱是这般响声。

  就听八师巴柔声笑道:“你虽强,但终究不过一人,焉能敌千军万马?况且你如今亦有伤在身,看来,此役,到底还是我赢了。”

  姬神秀已是能看见,天地的尽头,一股黑色的洪流般正从东方围来,后面荡起漫天尘土,被急风一带,便卷飞上半天。

  洪流越近,逐渐露出了真容,他们有的精赤着上半身,有的穿着皮革或搭着兽皮,头上都戴着各式各样狰狞可怖的护盔,背上长弓箭筒,插满羽箭,这正是纵横宇内的蒙古铁骑。

  粗略一看,怕是不下两千骑。

  姬神秀却浑然不惧。

  “好,你且看着。”

  说罢,他身形一动,不退反迎,提刀朝洪流冲去,双腿飞奔如跃,远远看去好似足不沾地,踏草而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