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雪地杀机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009 2019.05.05 00:16

  “跑?”

  姬神秀呵呵一笑。

  他反手向后一握,背后夸张的刀已是慢慢被他扛到了肩上。

  “司徒仇便是折在了你的手里?你还荡平了他的飞云堡?”

  当先一人手提三尺青锋,脚下足尖连点,宛如蜻蜓点水般灵动飘逸,一句话的功夫已是到了十数丈外,他一身杏黄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却是个眼神冰冷的青面汉子。

  而在他身后,十数道身影陆陆续续自雪幕里显出,手中清一色的持着一柄长剑,肃杀立起。

  “若你说的是那伙寇匪,不错,是我送了他们一程。”

  姬神秀毫不避讳,一双眼睛澈亮的像是会发光般扫视着雪中一个个沉默举剑的汉子,不光是剑,所有人连穿着打扮都一模一样,行为举止更像是训练有素。

  得到了回答,只听青面汉子面无表情的吐出一字。

  “杀!”

  一声冷厉低喝,雪里凝立的十数人是毫不迟疑的扑杀了上去,手中剑光冷冽,映的人难以直视。

  不一般,很不一般,仅看这些人逼来的步伐还有出剑的动作,姬神秀心中是暗自讶异,只不过,所有的思绪随着他手中刀抬起,已全部被扫清一空。

  他一双眼睛倏然一眯,双腿一曲,右手是顺势横斩而出,本是纷扬雪幕里瞬间乍现出一道可怕灰影,一时间就像是鬼哭神嚎,骇人劲风呜咽生响,无数雪片顷刻便被碾碎如雾。

  “嗡~”

  随着暴起的呜咽怪响,周遭风雪齐齐溃散逆流,翻卷向两侧,惊人声势直将冲杀在前的当先几人骇的瞳孔急缩。

  猝然。

  “刺啦!”

  就听一声布匹碎裂的声音响起,他们的眼中,已多了一抹森寒冷光。那是一抹刀光,一抹划破风雪的刀光,璀璨夺目,摄人心魄。

  “铮!”

  电光火石间,二者已然相遇。

  璀璨刀光一闪而逝,犹如一轮弧月划过。

  而那当先几人,身躯连同他们手中的长剑是齐齐一分为二,甚至下半身还余力未尽的向前跑出数步方才倒地,抛飞的上半身血水飞洒,在空中翻转数圈砰然落地,仍在抽搐。

  惨烈一幕直看的剩余的人是头皮一炸,汗毛倒竖。

  姬神秀持刀而立,手中利器终现真容,那竟是一把乌青弯弧长刀,浓郁如墨,刀柄乃是一张牙舞爪的虎头,与刀身浑然一体,这是姬神秀早前就给那铁匠说过的,通体用浑铁浇铸,刀锷则是以青龙为饰,被那老铁匠雕饰的栩栩如生。

  刀尖斜杵在地,血水立时沿着刀身滴答滑下。

  一刀斩出后姬神秀变双手握刀,不退反进直直扑入了人群当中,这一入就似虎入狼群,可怕的青色刀光每每划过,便是一具尸体残破碎开,沛然大力似万钧难匹,当真是擦着就伤,磕着就死。

  然而,那青面汉子终于出手了。

  他提气一纵,整个人就似一只滑翔飞出去的苍鹰,贴着雪地直直朝姬神秀逼近。

  十数丈的距离眨眼已至。

  霎时间,甫一临近。

  “呛啷!”

  一道清越剑吟携寒光而起,瞬间便已攻出五剑,五剑如寒芒吐露,快的让人难以置信,直攻姬神秀腋下,心口,咽喉等要害处。

  姬神秀低笑一声,那手中长刀虽有百斤之重,可在他手里就似轻若无物,看那剑光刺来,他不闪不避,手中长刀是霸道无匹的横斩而出,可怕的劲力下,只如狂龙肆虐,风雪陡然被划开了一条巨大的豁口。

  “噌噌噌~”

  此刻,剑尖已是落下,可这响起的声音却让青面汉子心里一沉,仿佛刺中的不是血肉之躯,而是木石金铁,竟只是留下个红印。

  果然,长剑原本挺直的剑身在刺中的瞬间就像是受阻般陡然一弯。

  他脸色一变,手腕一翻,笔直的剑身瞬间就似长蛇般一抖,咬向了姬神秀的眼睛。

  只是,长剑还没彻底递出去一道骇人的青光匹练已到了他的面前,劲风扑面,鬼哭神嚎。

  他下意识抬剑鞘去格挡。

  然后。

  “噗!”

  风雪中一条手臂是高高抛起,带出一串殷红血珠,断手中还紧握着半截剑鞘。

  “杀。”

  青面汉子脸色剧变,他眼睛一缩,一手捂住断臂处,脚下急步后撤,奈何鲜血是不要命的自五指间喷涌而出,当即命令仅存不多的人围杀上去。

  姬神秀低笑一声,倒拖长刀而行,雪地上瞬间是留下一道细长的切口,一股灼热之气悄然自他体内弥散而出,本是平缓的步子骤然变快,他脚下已是发力,整个人横扑出四五丈,长刀如劈山之斧,轰然砸下。

  “轰!”

  ……

  也就在这场厮杀如火如荼的时候。

  远处雪林中,一个头戴宽大斗笠的身影正安静的立在那里,也不知何时出现的,他笠沿压的很低,身穿华服,身形体格或许谈不上魁梧,可不知为何他只是往那里一站,便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迫人的气势来,背后黑发在风雪中如墨荡开。

  他双肩极宽,气息沉稳而浑厚,脚下步伐稳健无比,不但稳健,便是起落的距离都不可思议的惊人一致,显然不是初入江湖的愣头青。

  只在三十丈外此人便已停了步伐,安静的杵在雪中,他看向那刀剑交鸣的源头,一双惊人的目光悄然自雪笠下隐现。

  身侧垂落的双手居然无意识的不停卷缩和舒展着,然后抬起。

  依稀间,只在这人抬手的一瞬,他的腕间,似是露出一对古怪的金环。

  忽然。

  “驾!”

  一乘快马蓦然自他身后雪中冲出。

  马背上的人许是横行霸道惯了,眼见前面有人却不勒缰,反而是扬鞭欲抽,口中厉叱道:“你他娘的不要命了?快滚开。”

  可不等他到近前,只在三两丈开外,马背上的人眼中就见一道可怕金光带着刺人耳膜的嗡鸣飞了过来。

  “嗡~”

  那金光只如朝阳初露,尽显夺目风采,摄人心魄。

  “噗!”

  一声闷响,金光立时应声而回,没入了茫茫风雪直中,消失不见。

  而原地,只剩下一匹停在原地的枣红骏马,马背上,一具无头尸体仍是端坐上面,动也不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