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收徒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067 2019.05.13 20:11

  不过是萍水相逢,乍的听见一个怪人要莫名其妙传自己武功,这换做谁都有些措手不及。

  天大的好事落到头上,就见李寻欢居然是眼露迟疑。

  却说这“李家”可不一般,武林世家多是以武功来积攒底蕴,而这“李家”则是世代书香门第,显赫至极,仅仅三代便出了七个进士,唯独可惜没出过状元,到了他这一代李寻欢连同他兄长可谓是才气惊人,天份甚高,被称作“大小李”,二人俱是被父亲报以厚望,只盼能中个状元回来,也算是求个圆满。

  奈何,好似命中注定,这大李一考,仍旧是个探花,如今这老探花所有的希望自然便落在了小的身上,却是已不求状元,哪怕是个榜眼也成,俨然是化作了一块心病。

  “多谢前辈厚爱,寻欢这辈子只想好好读书高中状元,来了却我父兄心中的憾事。”

  他居然是拒绝了。

  姬神秀听的一瞪眼,这飞刀绝技他已是断定整个江湖唯他一人。这要是不学,以后搞不好“兵器谱”上就没“小李飞刀”什么事了,能不能出现都成问题。

  除他之外,莫非这世间还有善使飞刀的奇人?可倘若没了“小李飞刀”,那以后是不是那些与他有关的世界都不复存在了?难不成还有变故?

  “他娘的。”

  “你可知何为天下无敌么?这江湖之人一生所求也不过如此,你口中的状元乃是文人的第一,而这天下无敌,便是武夫中的第一,文武双全,有何不好?”

  可见李寻欢就似铁了心。

  “你当真不学?”

  他如今功力大进,加之刀下亡魂无数,这一举一动俱是带着一股子迫人煞气,此刻双眼一凝,声音也带着几分寒意。

  一时间,李寻欢就觉面前火堆失了暖意,不禁有些发冷,但他却是一改温和,苦笑道:“正所谓人各有志,前辈又何苦强人所难!”

  姬神秀听的是默然无言,又有些无奈,这小子要是不学,自己还真拿他没办法,可他心中无来由的多出一股执拗和郁结之气,他一身所得无不是几番生死厮杀才得来的,江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这小子居然是这般反应,实在是让他不甚痛快。

  就见他点点头,叹了声。

  “也罢!”

  旋即。

  就在这个时候,只在李寻欢和林诗音二人的眼中,面前那个亦正亦邪,喜怒不定的怪人喉咙兀的一鼓,嘴里猝然是“噗”的吐出一团殷红的血雾来。

  林诗音猝不及防是惊呼一声,李寻欢同样亦是瞪大了眼睛。

  而后那张苍白的脸上便无声无息的涌现出一股灰气,就是一双摄人的眼睛也黯淡了下来,仿佛是将行就木一般,连那魁梧的身躯也好似摇摇欲坠。

  “不学也罢。”

  幽幽一声长叹。

  就听沙哑的声音响起,虚弱至极,让人听的只觉心里是酸楚苦涩,很是不忍。

  到底还是未经世事的孩子,那林诗音虽是先前对姬神秀生惧,可此时一见面前之人这般凄惨模样,愕然之余,这梨花带雨的脸上竟是露出了几分恻隐。

  “怎么会?前辈何苦如此?”

  李寻欢面露不忍和带着几分急色,虽然眼前这怪人言谈举止有些凶戾和古怪,但他却觉得此人心性不坏,更何况还救了自己的命,这天下恩情哪还有比得过这般的。

  “……我先前于那寒潭之中本就行功踏错,五脏受损,加之被那女魔头重伤,如今已是油尽灯枯……怕是大限将至……回天乏术……”

  姬神秀半倚着背后木柱,双眼有些空洞无神的望着门外的黑夜,胸前衣襟一片鲜红,让人唏嘘。

  “咳咳……”

  他说话间带着几声艰难的咳嗽,嘴角腥红斑斑,就好像这喉咙里卡着硬物,吐之不出,咽之不下,让人听的揪心,毛球更是在这个时候趴在他怀里呜咽了一声。

  “你之前曾言要谢我救命之恩,可还作数?”姬神秀那张死灰的脸此刻陡然浮现出一股不正常的潮红,这嘴里又是咳出几口血来。

  看到他这幅模样,李寻欢心中暗叹了一声“回光返照”,神情是变得悲戚、不忍,前一刻还和他放言天下无敌的人,此刻竟落的个这般结局,心里那酸楚却是更浓了。

  “前辈但说无妨!”

  但见姬神秀眸子黯淡的看向李寻欢和林诗音,喘息了几口气,眼珠子不可察的转了转。“你们以为我为何会变成这般,只因一家老小俱遭人满门屠尽,妻儿老小无一幸免,咳咳……”

  李寻欢和林诗音俱是听的动容,不曾想眼前这般狂人竟然还有这般可怜的过去。

  姬神秀怅然道:“呵呵,好在老天怜我,让我得到一门奇功,苦修数载,方才手刃仇家……我这一生,活着与死了本无区别,如今大仇得报,心愿更是已了,只是临死仍余有一憾……咳咳……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替我……咳咳……”

  李寻欢乍一听姬神秀的这说出的话,忙接过话茬信誓旦旦的道:“寻欢定当做到!”

  林诗音也是忙不迭的点头,全然忘了自己之前被吓哭的模样。

  “无他,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只是遗憾这一身绝学后继无人,不能再去荡清这天下间的恶徒了,不知你愿不愿意……”

  好嘛,这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李寻欢是面有难色,欲言又止。

  “看来,你还是不愿?”

  见他这幅模样,姬神秀是沙哑的叹了声缓缓合上了眼睛,眼角是淌下了两行清泪。

  “罢了,一切却也该尘归尘,土归土。”

  就见李寻欢瞧着那斜倚在木柱上闭目等死的悲惨之人,脸上神情黯然是几番变幻,像是在挣扎着什么,最后一咬呀,就听。

  “噗通。”

  赫然是跪了下来。

  “师傅在上,请受寻欢三拜!”

  可不等他起身,就听一道轻笑自面前响起。

  “小子,早这样不就完了,非得逼我吐几口血给你看,还得去编个故事。

  抬头看去。

  “你、你、你、”

  瞧着面前正一脸阴谋得逞嬉笑的人,李寻欢不知是气是怒,连连说出数个你字硬是说不出别的话来,一张脸是涨的通红。

  姬神秀笑的更开心了。

  “哈哈,可别忘了,你自己是磕过头,喊过师傅了。”

  “好徒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