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大高手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351 2019.05.14 20:52

  却说如今江湖上的哪件事最大?

  无非是那横空多出来的杀星,细细数来,这一路上,短短大半月的时间,此人手下可当真是毙敌无数,无一活口,杀性之大,简直是前所未见。

  时至今日,已是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

  而也就在前两天,这杀星的悬赏金额竟又是高了,有人再添五万两黄金,加上之前黑道各势凑的四十万两白银,这可就是将近百万的巨数。

  这江湖怕死的不多,怕穷的才多,更是有消息透漏说此人已到保定一代,一时间,各势自是闻风而动,快马赶到了保定,埋伏各处,只求摘了此人项上头颅,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哪怕是没有怨仇的,也打着除恶扬善的幌子妄想分一杯羹。

  天空薄雪飘洒,未经落到人间便化作了细雨,淅淅沥沥,又冷又寒。

  看着这些个人,姬神秀是笑的平淡。

  “你这狂徒,杀人如麻,满手血腥,人人得而诛之!”断虹道长那张枯瘦干瘪的脸就像是晒干的橘子皮,随着话语的出口两腮微微鼓动着。

  “不错,道长所言甚是!”

  “这狂徒该杀!”

  ……

  他这一开口,周围众人相继附和,这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无不是冷笑还有幸灾乐祸。

  谁不想着名动江湖啊,眼前这人看其面相不过双十,可短短一俩月的时间便相继做了几件大事,比他们十数载乃至一辈子都要来的惊人,心中又如何能服气。

  此刻,自然是免不了落井下石,更何况杀了他,名利双收,一步登天,何乐而不为。

  这偌大的江湖,又有什么道理可言,说到底不过是一竖一横的结果。

  “啧啧啧,虚伪。”

  姬神秀啧啧有声,眼中满是鄙夷的瞧着这些个所谓的大侠们,只见他松开了背后的刀,将毛球放到了肩上,双手十指舒展了一番。

  可马上,他脸上的笑便飘到了天外,所有表情像是悉数被敛去,轻描淡写的语气中是杀机四起。“等我待会把你们的头颅摘下来,看看你们还会不会这样说。”

  “狂妄。”

  断虹老道身为江湖上名头最盛的几人之一如今自然是被众人马首是瞻。

  姑且不论他为人品性如何,这高人风范却是做的十足,戴笠提剑,卓立于雨雪中,隐隐是有那么几分世外高人的架势。

  说完,他口中轻叱一声,身形灵动好似羚羊跳跃,双脚在空中连踢数脚,人已是到了姬神秀的面前,轻功着实不俗。

  “砰砰砰!”

  就见他身形横挪,这一双腿影翻飞,已是在姬神秀的身上连踢数脚,闷声连连。

  一时间引的众人是其声叫好。

  他身形瘦小,这身法变化也是极多,只闻“呛啷”一声,剑穗飞舞,他手中古剑已是出鞘,匹练般的剑光直刺姬神秀眉心。

  一剑落下。

  成了?

  所有人看的无不是睁大了眼睛,不是说此人一身武功极为不俗么,如今怎得任由这老道施为却不还手,反而像是有几分引颈受戮的样子?

  当下一个个是心中起了心思。

  “道长,我来助你。”

  生怕错过了出手的时机

  ……

  “噌。”

  可忽的,那剑尖毫无意外是刺在了姬神秀的眉心,可这落剑之声却实在古怪,就像是刺在了金石之上。

  “河朔霸王枪来……这……这是横练?”

  当先一汉子动身最早,这离得也是最近,看的更是清楚,他本来还想喊个名号,可话到嘴巴就像是见了鬼,眼睛瞪大的瞧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连声音都哆嗦了,忙止了攻势。

  就见长剑刺在那人眉心居然是被挡在了血肉之外,无法寸进,连个血印子都没有。

  这江湖上练外功的不少,铁布衫、金钟罩不在少数,可像眼前之人这般夸张的却是见所未见,哪怕听都没听过。

  这他娘的怕不是见了鬼?

  甚至汉子还想去揉揉眼睛。

  旁观者清,此刻都目睹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幕,一个个是吓的把话都咽回去了。

  断虹老道也是勃然色变,他虽知道此人肉身强悍但委实没想到会强到这般刀枪不入的地步,心中骇然之余这手中剑就要变招,可立马他就见面前视线一暗,一道骇人身影已是朝他扑了过来,心惊之余,忙撤剑暴退。

  可不等他止步定神,面前已多了一只好似生铁浇铸的大手,当下他脸露狞笑举剑便刺,连刺三剑,皆是走了偏锋,轻灵诡异,刺的却是姬神秀的双眼还有下身。

  而旁观之人就见姬神秀动了,动若雷霆是一步走到断虹老道面前,探手一抓,那柄三尺青锋立时断开数截,而那手,却是势不可挡的按在了断虹老道的头顶。

  “饶……饶命……”脸上的狞笑已是化作了骇然和恐惧,老道士是脸色惨白。“就算你杀了我,青城也定然不会放过你,放我一马,我……”

  话还没完,只见那手一扣一提,他整个身子便已横飞了出去,砸向了一旁的江湖武夫,这身子只在空中便被一股可怕劲力撕扯的四分五裂,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

  这战局瞬息生变,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断虹道人的身子被砸了过来,慌忙中是只顾的举兵器抵挡。

  只是二者相遇的一瞬他们便后悔了,这哪是什么血肉之躯,反倒像是砸来一颗千百斤的巨石,一时间是惨叫闷哼连连,筋断骨折无数,甚至还有几个被当场砸死的。

  而那侥幸未曾遭劫的是一个个相顾骇然,只是财帛动人心,就听有人低喝道:

  “别怕他,我等齐上。”

  此刻这多多少少不下四十余人,闻言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个个刀剑出鞘,凌冽寒光立时一一亮起,便是长街一旁的屋顶上都站了人,虎视眈眈。

  “呵呵!”

  姬神秀冷笑一声,环顾四周,这口中却是起了一声异响。

  “唔!”

  悠长吸气宛若狮虎吐息,在这雨雪之中低沉而浑厚,听的人胆颤心惊,便是漫天雨雪都好像要被他吞吸入腹中,翻滚着朝他涌去。

  众人正自惊疑不定,一个个却是围而不攻,到底还是怕死。

  倏然。

  就听。

  “吼~”

  一刹那,漫天风雪先是齐齐一滞,继而是化作齑粉,周遭三四丈方圆之地瞬间被肃清一空,可怕嘶吼宛若惊雷咆哮,晴天霹雳,是盖过了风声。

  只见这惊疑之色还来不及散去,众人已是捂头惨嚎,这功力稍稍深厚的只觉头痛欲裂,这弱的,却是七窍流血,倒地哀嚎。

  吼声犹在,足足持续十数息。

  但就在姬神秀止声一刹。

  长街的一侧,雨雪之中,一条黑棍却是如蛟龙出海,像是化作一条黑电破空朝他胸膛点来,来势极汹,甫一到他面前已是棍影重重,漫天雨雪是被一分为二,声势惊人。

  此人出手之快简直是他平生仅见。

  “嘭!”

  像是天雷勾动地火,姬神秀的身子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棍点飞了出去,身子连连倒退数步,在那青石之上留下了一排清晰分明的脚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