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双旗镇刀客(四)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078 2019.04.03 18:01

  “上好的马肉,陈年的老酒……”

  远远的,就见一蓬头垢面的青年穿着一灰不溜秋的破袄蹲在路边,他双手揣袖,卖力的朝着过往的车马吆喝着,咧开的嘴里露出一排白牙,落满风尘的脸上洋溢着傻笑。

  正喊着。

  他那一双骨碌碌乱转的眼睛忽的一定,直直朝着不远处镇子的入口处瞧去。

  马蹄声,而且还不少。

  果然,就在他抬头瞧去的功夫,便见入口处的土墙后头几人已骑马拐了进来。

  只见当先一人与其他的人显得有些不同,姬神秀见惯了那些刀客的打扮,这西北荒漠,刀客无一例外都是穿着羊皮袄,裤子上的绑腿也都是羊皮的,腰缠麻绳。可这人头上却裹着一块黑布,腰缠着皮带,特别是他腰里的刀,刀把竟然是金的。

  姬神秀知道他是谁,整个镇子里的人也都知道,那老汉还特意叮嘱过,说是这片黄土上杀人不眨眼的煞星,人见人怕。

  这便是“一刀仙”,一个传说中杀人从未出过第二刀的可怕刀客。

  他那晒得黝黑脱皮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一双眼睛只像是在寻着什么东西,直到停在了姬神秀身旁的小店里。

  被那眼睛一扫,无来由的,姬神秀也不知为何心里猛的一突,呼吸都下意识一滞。

  好在对方看的不是他,而是从店里走出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便是前些天在荒漠中向大游侠沙里飞询问“一刀仙”的那两人。

  估摸着多半是为了寻仇。

  姬神秀正聚精会神的看着,不想身后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子就往回扯。

  “有啥好看的,忘了我之前说的了,不能多嘴,不要多管闲事,不要瞎看,小心把命赔了去!”

  正是瘸腿老汉。

  在这个是非之地,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得小心翼翼的活着,这里可没有什么约束,天不管,地不管。

  姬神秀只能无奈的进屋,外面的厮杀结束的很快,屁股刚一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惨叫,等瘸腿老汉再打开门,那尘土飞扬的道上已经躺着两具仍在微微抽搐的尸体,鲜红的血缓缓自身下淌出,而“一刀仙”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

  与姬神秀记忆中的武侠厮杀不一样,这里的厮杀往往只在刹那间便已分出胜负,干净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从不会过多纠缠,刀出见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等那两具尸体变凉了,一些个人才敢跑了上去,并不是去看他们的死状,而是伸手摸向他们的怀里,但凡是值钱的东西不一会就被搜了个干净,连手里的刀还有身上染血的羊皮袄都没放过,最后才将那两具赤条条的尸体拖走。

  “想要他们身上的东西就得帮他们收尸!”老瘸子吧嗒抽着烟管,神情早已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时间久了你就明白了。”

  直看到先前还吆五喝六不可一世的刀客现在像是两扇肉一样被拖走,姬神秀脸上的好奇瞬间散了个干净,心里头就像是忽的多了颗石头,压的他后背发凉。

  ……

  荒漠上的夜晚很冷,昼夜温差极大,白天能把人热死,晚上却又冻得不行。

  短短不过几天的功夫,姬神秀的手掌已是多出一层厚硬发黑的老茧,这还要归功孩哥给他的药膏,伤口愈合的很快,除了味道有些怪。

  “哥,你注意我的气息,还有后背筋肉的变化。”就着飘忽昏黄的烛火,姬神秀“嗯”了一声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盘坐的少年后背。

  就听随着悠长的呼吸声自孩哥的口鼻中响起,他那原本无甚变化的后背居然渐渐浮现出一块块肌肉的轮廓来,像是活的般在以某种奇特的韵律在动,牵一发而动全身,连同他背后的脊柱也有了变化,就像是似一条大龙在微微腾动,与气息共鸣。

  姬神秀看的出神,下意识伸出手去摸,不想指肚刚一触及他整个人就像是触电般猛的缩回。

  竟是发烫的厉害。

  孩哥放缓了气息,道:“哥,再试试。”

  闻言姬神秀这次深吸了口气,五指一摊整只手便缓缓按向了孩哥的后背,而后神情猛的一愣。

  “咦,又~”

  他正要说不烫了,不想就惊觉掌心下的血肉随着脊柱的起伏立时爆发出一股匪夷所思的炙热感来,像是一股火浪袭来。

  错觉间他只以为这皮下裹的非是血肉,而是一团烈火。

  而那火劲却又非是一体,就像是一条条游动的龙蛇,自脊柱中窜出。那筋肉更似老树盘根般扭动着,攀附向孩哥的脊柱两侧,然后是双肩,肋下,后背,尾椎,就像是一群绕着脊椎不停游窜的游鱼。

  伴随着孩哥脊骨的一起一伏,那火劲同样也是起伏一体,神异非常。

  现在再看孩哥的后背,只见他背上的血肉像是鼓起一条条蚯蚓,自脊骨游窜向各处,然后又绕回脊椎,周而复始,与他的气息隐隐共鸣。

  细细感受间,姬神秀的气息竟然也是下意识慢慢与之共鸣,只是却做不到孩哥那般悠长,而且浑身各处传来一股针扎的痛楚,那感觉就好像浑身的血肉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道绞在了一起。

  但他却舍不得撤手,而是感受着那股力道游走的走势和路线,自右手而起,沿着手臂直直窜入了他的脊骨,最后散向全身,便如潮浪起伏,一浪接着一浪。

  “哥,这是习劲生功的的运气法门,你可得记好。”说完,就见孩哥本来平缓悠长的气息忽的一止,张口便大吞了一口,嘴里发出“咕”声怪响,那感觉就好像在咽什么东西。

  一刹那,姬神秀就觉得所有游鱼又齐齐游回了脊柱,像是归巢一样,原本神异的变化也慢慢散去,而他体内的那股力道,也如潮退般缩了回去眨眼无踪。

  直到那“咕”声彻底散去。

  “呼!”

  孩哥张嘴一吐,一股热浪立时自他口中飞了出去,悠长到足足持续了七息的功夫。

  只这吐气的一瞬,姬神秀清晰的看见孩哥背后的毛孔中居然渗出了无数汗珠,滚烫的像是热水。

  “噗!”

  三四米外的火苗应声而灭。

  黑暗中,就听姬神秀忽语气怪异的开口。

  “我靠,我怎么这么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