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夜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155 2019.06.09 00:49

  深夜。

  无星无月,小店里头只点着一盏油灯。

  店里一张桌子上围坐着几个人。

  自从孙驼子死后,孙小红和天机老人便守在了这里。

  桌上摆着几碟简单的小菜,可惜菜却没人吃,李寻欢只顾喝酒,一身酒气熏天,天机老人则是慢慢地自烟袋中取出一撮烟丝塞进烟斗里,然后又取出一块火石。

  他动作很慢,之所以慢是因为他的手在抖。

  而最后的便是姬神秀了,他端坐在一张木凳上,双目紧闭,头顶上隐见一缕青烟腾腾,左手正搭在木桌的棱角边缘,一滴滴乌红发紫的脓血正不住的滴进下面的水盆里,眨眼已染透了里面的水,灯火之下,看着就似一盆浓墨。

  他胸膛处,一条竖直中分的刀伤触目惊心,好在自己气血强横,伤口愈合的要比常人快一些,已见血痂。

  “你既活着回来,便是胜了。”

  天机老人抽着烟管,眼神有些复杂。

  毕竟现在魔教东进,金钱帮势大,任谁都轻松不起来,他眉头紧锁,瞧着姬神秀看了许久方才沉声道:“你到底为了什么?天下第一?无敌?”

  姬神秀见他这幅表情,沉默了一会,笑道:“你在怪我杀了白小楼?”

  “呵呵,自欺欺人,魔教东进势在必行,若我不杀他,恐怕现在你们面对的可不是他儿子,而是一个凝四大高手功力于一身的神魔。”

  “告诉你也无妨,对我而言,“胜”是衡量一个人是否变强的唯一标准,而只有不断变强,我才能活下去,才能活的自在逍遥。”

  “一个人倘若不为自己着想,岂不是太可怜了。”

  面前,一把弯刀正摆在上面,连着刀鞘,黑黑的刀鞘,弯弯的刀柄,刀锋是青色的,青如远山,青如春树,出奇的竟与他的霸邪有几分相似。

  便是现在未出鞘所有人也能感受到那股逼人的杀气。

  孙小红眨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几分好奇。“这便是那把魔刀?”

  “是啊,就是那把刀。”见她似想看看姬神秀伸手将其推到了对方的面前。

  他忽的侧头看向天机老人。

  “另外,上官金虹性情大变是怎么回事?以他的性子本不会在这紧要关头席卷江湖的,他如今已与独霸江湖无异,根本无需摆在明面上来,等了那么多年,现在却等不了。”

  这便是让姬神秀极为意外和不解的,上官金虹已与他约斗,胜负未定之前他绝不会如此冲动,可如今,这性情确实变得有点多。

  但接下来天机老人的话却令他表情一愣。

  “荆无命死了!”

  “什么?荆无命死了?”

  姬神秀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天机老人垂下了眼睛。

  “听说是被一名剑客斩杀。”

  姬神秀问道:“那剑客呢?”

  “死了,上官金虹杀了他。”

  听到这个回答,姬神秀那张脸变得极为古怪。

  “谁说的?上官金虹?”

  天机老人未再开口,显然已经默认。

  姬神秀沉吟片刻,有些难以苟同。

  “这怎么可能,他二人气息气势俱已彼此交融,合击之下,恐怕就是我也没有太大把握,又怎会被人杀死,而且还独死荆无命?再者,我前几天还与他们交过手,上官金虹更是与我定下约斗,等等,荆无命先前已经重伤,难不成是那天?”

  “咳咳……”

  一旁喝酒的李寻欢忽发出一声声剧烈的咳嗽,咳的腰都弯了。

  姬神秀皱眉。

  “你喝的太多了!”

  话刚完,李寻欢眼中已现迷离,身子一软便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似是醉了。

  “唉,情为何物啊?”

  孙小红有些感叹,一双美目看着李寻欢那张脸出着神。

  蓦然,姬神秀把视线自李寻欢身上收回,柔声道:“这一次,恐怕也是我们最后一次坐在一张桌上,往后再见说不定已成敌手。”

  他静坐不动,左手的脓血已快除尽了,血色渐渐恢复正常,但嘴里的话却不知对谁而言。

  如今魔教东进,白小楼死在他的手中,恐怕他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各门各派更是节节败退,死伤无数,倘若知道他与魔教的恩怨只怕多半便会以为这一切是他造成的,到时候说不定就要落个天下皆敌的下场。

  不过,他无畏。

  他之所以变得如此渴求对手乃是因为这样可以加快他魔种与道心的融合,更是能令他更深更快的感受那千百世的轮回经历。

  如此,方能由魔入道,再进一步。

  当世武夫,无外乎后天先天之别,而如今这几大高手皆是先天境界,连他自己也是,对手难求,他又如何会放过。

  磨刀磨刀,以天下群雄磨刀,刀便是“道”,他的道。

  “江湖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若想喝酒,随时可以来找我。”本来已经醉了的李寻欢居然又抬起了头,神情前所未有的郑重。

  “呵呵,当初教你武功的时候也不见你如此待我。”

  姬神秀笑了笑,他随手抓起桌上的酒壶收起了圆月弯刀转身朝外走去,临出门时脚下一顿。“还有五天,我会约上官金虹一决高下,到时候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大的变化了。”

  “性情大变倒也好说,怕就怕人变了。”

  喝了口酒,他便跨出了门槛没入了夜色中。

  ……

  长街昏暗,好在时辰还早,万家灯火未熄,甚至路过“青楼”时还能瞧见一些个衣着暴露立在门口吹着冷风的女子在拉客,只是一张脸早就被冻得发白,嘴唇更是没得血色,声音都在哆嗦,即便擦上再好的胭脂水粉也让人绕道而行,避之不及。

  身后老鸨的喝骂声与女子的哭泣上渐渐远去,姬神秀可没有那什么英雄救美的心思,便是看都未看上一眼,事实上自他种出魔种,加上在那变天击地大法的精神世界走了一遭,这心境已在慢慢转变,至于如何变化他又有些说不上来,心里这才迫切的去求敌,想要再进,他猜测是功法上出了问题。

  忽的,他脚步停了。

  停在了一间客栈的旁边。

  “恩一头,怨一头,天老地死复何求,劝君多惜命,冥冥成败仅风流……”

  一声声微醉微醺的呢喃自一旁的石阶上响起,仔细一看,那里居然躺着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腰间系着个大葫芦,另一边挂着一柄竹剑。

  他醉醺醺的起身,笑声显得有些疯疯癫癫,拦在姬神秀的面前。

  “大爷,赏口酒喝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