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前有间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九章:如今的天机老人

从前有间庙 梦入秋水 2165 2019.06.01 21:52

  黄昏已近,暮色将至。

  保定城外,两条身影似自天外飞来,倏忽已住,落在两颗八九丈高低的杉树顶端,遥遥相对,任脚下树冠摇摇晃晃,只是二人却仿若与大树长在了一起。

  左手边的黑袍青年缓声道:“我该称呼你为孙白发?还是天机老人?”

  这言语虽略显平淡,只是也带着几分怅然感慨。

  毕竟他与眼前人算起来也不过只见了两面,初见时此人意气风发,棍挑天下,已露无敌之相,然这第二面,此人气血却已干枯,便如天边西落的太阳,垂垂老矣。

  老人不是别人,便是当年在那保定城内大显无敌之威的孙白发,孙白发是他,天机老人也是他,虽是同一人,可这名字代表的东西却很不一样,姬神秀此言之意,便是在问他如今的天机老人比之当年的孙白发如何。

  对他而言不过数月,可对眼前人来说已十数载春秋。

  虽不过一面之缘,但亲眼瞧见一个无敌盖世的人物化作一白发老翁,姬神秀这心里头的情绪也难免复杂,同时他心中悄然一凛,却是想到了自己,生老病死之厄他又何尝能例外得了,若不能争渡更高,他也难逃大限。

  苦海犹在,即便他能借那古庙往来于一方方世界,但若无逐道之心,与那常人又有何区别,念及于此,他脑海中那千百世的轮回感悟又深了一番,眼中神华不知不觉间又透澈几分。

  “孙白发是我,天机老人亦是我,不过是个称呼罢了。”

  老人看着姬神秀第一眼瞧的却不是他脱胎魂骨般的气息,而是那张如旧的脸,竟未见半点老态,不仅没老反倒显得更年轻了,如同想到了什么不禁摇头叹息。

  他半生无敌,然锋芒太盛,一路走下来结仇无数,以至于爱子儿媳惨死敌手,独独留下了一个孙女,求了半辈子的无敌,老人做梦也没想到最后求来的却是个家破人亡的下场,人生大起大落实在令人唏嘘。

  到如今,他也不过知天命的岁数,可这幅身子却已如古稀之年,脸上皱纹如山间的沟沟壑壑,昔日那双迫人沉稳的眸子,如今也已浑浊不堪,算起来天下虽传他名,可却已久未得见其踪迹,更是多年未出过手了。

  到底还是老了。

  人老了,心也老了。

  看到他这副模样,姬神秀不由想到了四个字,岁月如刀。

  听到对方的话,姬神秀又瞧了瞧老汉腰间别着的那根两尺长短的旱烟管。

  “你的棒呢?”

  “棒在心中。”

  天机老人抽下烟管还是那副神情,拇指捏了捏,烟草便亮起了明灭不定的火星子来,顺便还抽了两口。

  以他如今的境界,棍法恐怕已不拘泥于手中兵器,有此一言也在情理之中。

  “跟我玩虚的。”

  可姬神秀又岂是好糊弄的,当初这老头手中一根黑棍让他吃了不小的苦头,而且若非最后临时变了心意,说不定就得起杀心,那时死在他刀下的人可不少,孙白发抱着除恶的目的也并非不可能。

  全胜也罢,负伤也好,吃亏便是吃亏,技输一筹终归还是有个输字,姬神秀也做不出那种自欺欺人的事来。

  输了,便再赢回来。

  看见对方以烟管为兵器,姬神秀本是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一动,十指已在不停卷曲和伸展着,平淡无奇的身上一股锋芒气机悄然隐露,黑发无风自起,他道:“好,看在当年的份上,今天我也留你一命。”

  老人闻言沙哑一笑。

  “我虽已老,但我仍是天下第一,当年如此,如今亦如此。”

  说话间,他佝偻的腰背缓缓伸直,拿着烟杆敲了敲,眼中浑浊退去,便是脸上的褶皱也舒展了开来,老态已去七分。

  便在这个过程中,姬神秀就恍若看见一座巍峨山岳拔地而起,他眼目一凝,五指一并,已并指如刀,衣角霎时猎猎作响,鼓荡而起,似有一股劲风自下而上吹来。

  山间林木立时簌簌而响。

  一刹那,赫见无数枯叶挣脱了树枝,迎风而动,却非漫无目的,而是似一条长龙盘旋着腾空,一分为二,绕向他的双手。

  猝然。

  “找的便是你这个天下第一!”

  他双臂一抬,身子一震,掌上气息游走,内力一冲,一股可怕锋芒瞬间如涟漪般自他脚下荡开,漫天落叶就如一股灰褐色的波纹,席卷开来,如刀刃一般锋利。

  所过之处,就见那被刀意所染的枯叶比之飞刀也不逊色丝毫,纷纷钉入树干、山石之中,没入小半,可怕的惊人。

  如今他已至先天,再无内外之分,一身功力无疑是当世绝顶,加之炼出一颗魔种,却不知这天下还有谁能敌他。

  二人本就相隔不远,不过七八丈的距离。

  气劲涟漪瞬间临近。

  天机老人眼中目光灼灼,似在惊叹姬神秀的变化,同时手中烟管被他反手一转,一时间棍影重重,水泼不进,他面前的枯叶就似折翅的蝴蝶般纷纷被他点落。

  技巧一道,此人无疑是已至信手拈来,近乎于道的地步。

  姬神秀此刻双臂尚未彻底抬高,见他如此动作,右臂一伸,以掌缘为刃,隔空一斩。

  “嗤!”

  骤起的破空声如闪电划过长空。

  天机老人脸色一变,闻声刹那身子就似白鹤展翅,高高腾起数丈。

  可他之前站立的地方,树冠已无声无息的少去一块,多出一平滑的切口,似利器刚刚劈过,崭新无比。

  所谓“以气御刀”,如今在姬神秀的手里俨然已变成“以气化刀”的手段,这却是他“道心种魔大法”有成之后悟到的东西,气劲离体,内灌刀意,便是一口锋芒宝刀。

  见对方腾空,他左手一抬,身子骤然一转,已凌空斩出一刀。

  “嗤!”

  尖锐急促的破空声再起。

  此招无形无质,唯气机涌动,但见姬神秀左手所向,飘叶齐齐一分为二,如被分开的波浪,划开一个惊人的豁口,而在豁口的尽头,便是天机老人。

  “噗!”

  空中,一片衣角无数坠落。

  只见暮色里一条身影一晃,姬神秀面前已多了一道道可怕虚影,朝他身上数处大穴点来。

  赫然又是打穴的手法。

  姬神身子不闪不避,轻声道: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这般没玩腻的手段!”

  烟管眨眼打下,就听。

  “砰砰砰~”

  一声声沉闷交击,天机老人却彻底变了脸色,惊呼失声道:

  “怎么会?这是移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