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另一个三维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往事

另一个三维空间 郡主爱生菜 2924 2020.03.28 23:57

  当少年们听到圣卫团时,眼神里充满了向往与狂热。

  圣卫团在他们心中就是神圣般的存在,圣卫团的种种事迹早已深深的刻在了这些少年们的心中。

  圣卫团,人族的实力代表,在圣卫团里的法师都是法师中的佼佼者,强大的圣卫团长年与魔族征战。

  圣卫团在人族有极高的声望和名望,一直默默地保护着人族不被魔族侵略。

  ————

  在一旁的江阳两人还没做到一半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爬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村长江烈心里也知道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一口气做完。

  “你们俩个归队,记住,下次还迟到就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魔鬼般的训练,而且只针对迟到的人。”江烈明显语气温和了许多,后面说的话也没有之前那么严肃。

  两人四肢无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步履阑珊的回到了队伍中。

  在训练了两个时辰后,原本活跃的少年们此时早已累的精疲力竭,虽然这不是第一次训练,但是每一次村长江烈都会增加一定的运动量。

  在接下来就是今天重头戏,就是魔法咒的教学和属性检测。

  突然后面传来一少女的声音。

  “爷爷,吃午饭了。”

  一十五六岁左右,长相精致的少女出现在空地入口处,同样穿着一身兽皮所做的衣服,但是粗糙的兽皮也挡不住少女精致美丽的面容。长大以后绝对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小玉啊,马上来,”江烈脸色瞬间出现了宠溺的表情,温柔的向着少女回道。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吃过午饭后在继续。”说完就将放在地上的兽皮衣拾起,套在了身上。

  少女见江烈走了过来,双手叉腰一噘嘴,生气的说道。

  “爷爷,你怎么又不穿衣服,每次都这样,就算是教大家也不用脱衣服啊”

  “知道了,下次绝对不脱,”江烈宠溺的拉着小玉的手走出了空地,一边走着一边轻声着说道。

  而十位少年静静的站在原地,痴痴地看着逐渐走远的两人,众人并不是在目送这村长江烈离开,而是看着慢慢走远的小巧身影。

  小玉是村长江烈的孙女,小玉全名江妍玉,在村长家就只有爷孙两人。

  至于小玉的父母,则从村子江烈的口中得知,在早些年与魔族征战中死在了魔族手下,只留下了当时还未满月的小玉,村长江烈至今一直照顾着他这唯一的孙女。

  村子里大家都很团结,互相帮助,将村子里的孩子们都当自家孩子看待,不过也有调皮捣蛋的,也带来了不同的色彩。

  “走,去我家吃饭吧,我娘都已经做好了。”江岩转过头对着江阳说道。

  “好,走吧,我早就饿的不行了”江阳摸着早已咕咕叫的肚子说道。

  说完就跟随着离去的众人,回到了村子。

  江岩家距离江阳的住处并不是很远,离了有两座房子。

  两人现在早已饥肠辘辘,上午的训练没多久肚子就已经咕咕叫了,在加上两人迟到的原因,训练量比其他人要多一些,所以早就饿的不行了。

  来到江岩家中,江岩母亲早就将午饭做好摆放在了桌子上,进门两人眼睛放光看着桌上的饭菜,没等江岩父亲回来就先吃了起来。

  江岩母亲见两人狼吞虎咽的吃着饭。

  “慢点,又没人跟你们抢”江岩母亲笑着说道。

  便坐下来一块吃了起来。

  在吃过饭后,两人瘫坐在靠背椅上,满足的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在两人吃过饭休息了半刻钟后,急急忙忙的赶到了空地。

  因为害怕又一次迟到所以快快的就赶了过来。

  两人来到空地,此时其他人并没有回来,先来无事就坐在地上,抬起头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

  两人也不知道坐了有多久,后面渐渐的有了脚步声。

  其余少年也纷纷来到了空地。

  在十位少年全部到齐后,村长江烈也慢悠悠来到了空地。

  来到之后因为正时正午,烈阳高照,村长江烈便脱去了上衣扔在一旁,露出了厚实的肌肉。

  “我先帮大家检测属性。”说完村长从就左开始检测。

  江阳正好站在左边的第一个位置,所以走到了江阳面前。

  熟悉的一幕在江阳面前上演,同当时赵大春一样,江烈江手掌放在了江阳头顶处,与赵大春不同是,并不是棕色的光芒,而是红色的光芒从江烈手掌中散发出。

  江烈见有三道颜色不一的光线在江阳身体里循环游走。

  “三系”江烈也露出了与当时赵大春一样震惊的表情。

  竟然是三系,从未见过同时有三种属性的魔法师,江烈非常震惊。

  江烈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叫其余人现行回去,明天在继续。

  江岩不解的看着江阳,江阳便对着江岩使了个眼神,意思是说你先回去,一会儿回来给你说。

  江岩会意便向着村子里走了回去。

  其余几人也很疑惑,不过心里却暗喜,终于可以不用训练了,在长达一个月的训练里,每天如此,不过都坚持了下来,虽然他们不知道村长的具体实力,村长也从来不说,但是他们却知道听村长的绝对没错。

  为了成为强大的魔法师,都努力的向着这个目标前行,为了早日加入圣卫团,保护自己的亲人和人族。

  在其他人走后,其他人并不知道江阳是三种属性,江烈并未说出来。

  见其他人走后,江烈在江阳身边席地而坐,并叫江阳也坐下。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留下吗”江烈看着江阳说道。

  “不知道”

  “三种属性啊,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嘛,实力啊,比别人强三倍的实力啊”江烈控制不住情绪激动的说道。

  接着江烈说起小玉的父亲江木,说出了身死的真相。

  江木是江烈的儿子,江烈妻子在生江木时天地异象,一道惊雷劈在了在生产中江烈妻子的身上,准确的说是肚子里即将出生的江木。

  江烈妻子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能顺利出生,爆发了全部实力来阻挡这道惊雷。

  当时劈下的惊雷将江烈劈飞,江烈夫人耗尽的法力才挡住这道惊雷,就在生下江木的一瞬间,离开了他们。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也伴随着另一个生命的消失。

  江烈十分痛苦,如果当时自己没被这道惊雷击飞出去,凭他们两人的实力足够阻挡住。

  可是一切都晚了,最后江木成为了他唯一的寄托。

  看着江木一天天的长大,在江木第一次叫江烈父亲时,江烈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江木长大后,江烈竟然发现江木有三种属性,难道这就是在江木出生时突然劈下一道惊雷的原因嘛,因为江木有三种属性所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才能让江木顺利出生。

  在得知江木是三属性时,江烈对江木进行了严格的教导,当时的江烈也是一位身份不低的人物,不过江烈并没有提起到底是什么身份,只是说当时他除了人王,并无敌手。

  只是遭魔族暗算,逃到了现在的村子。

  当时在被魔族暗算之后,江烈并没有回去,而是在村子里修养伤体,之后他儿子江木找到了他,并要带他回去,但是江烈并没回去,而是继续在村子里待着,叫他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还活着,他感觉自己出事的背后肯定人不为人知的一面,自己的行踪为什么魔族会准确的得知。

  不知过了多久,得知了儿子要成婚了,听说还是一位大家族族长之女,江烈也没能去参加。

  在一年后得知自己有了一孙女,自己竟然当爷爷了,欣喜若狂,偷偷的溜了回去见自己的孙女。

  江木也知道自己父亲回来过。

  在不久之后,江木与当时的妻子抱着一个孩子来到了村子,将孩子交在了江烈手中。

  江烈看着两人拖着伤肢残体来到自己面前。

  江烈愤怒到极点,一直讯问谁干的,两人也不知道。

  说当时他们心血来潮,想着江烈每次来看自己的孙女都是偷偷摸摸的,不如就直接将孩子带过去,抱抱孩子,看看孩子,让孩子知道还有一位爷爷在挂念她,让您高兴高兴。

  于是两人在不被人察觉时就赶了过来,不料半路被穿着夜行衣的五人截杀。

  他们也不知道是谁,而且每个人实力都超过他们两人,他们打不过,于是决定各自逃走,最后在这里会和,在逃亡时甩开了追杀的人,但是也中了他们的诅咒之力,看样子是暗夜族所为。

  诅咒力实在太过强大,他们生命所剩不多,但是他们还有一个孩子。

  两人在村子不远处会和,得知自己两人都中了诅咒,生命所剩不多,就将孩子带到了江烈面前。

  就在三人交谈时,村子上方出现了五名黑衣人,看样子就是这五人所为。

  两人并不知道江烈当时实力如何,就让江烈逃走,他们两人拼死也不能让江烈与还未长大的孩子有事,就在两人准备与上方五名黑衣人拼命时,江烈拦住了他们。

  看着手中还在熟睡的孩子,就将孩子放在了江木手中。

  江烈早已愤怒到极点,敢对他的孩子下手,真的活腻了。

  五名黑衣人并未在江烈手上过几招就通通化为灰烬,可见江烈实力强大。

  在讲述中江烈也一直没提自己的具体实力。

  江烈痛苦的看着江木,为什么,到底是什么人一直在针对自己。

  江木并未多伤感,苍白的脸色依旧挂着笑容。

  江木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身边的夫人,两人似乎放下了什么。

  江木抱着身边的妻子,看着手中的孩子,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们只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江烈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孩子,一颗坚强的心早已破碎,这不是他想看见的,江木越是这样江烈越是痛苦,怪自己为什么不回去,如果自己回去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自己的孩子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江烈痛苦的嘶吼着。

  江木小心的将手中的孩子递向江烈。

  就在江烈接过孩子时。

  听见江木说了一句,“父亲,对不起,孩儿不能在陪着您了,小玉就交给您了。”

  说完“嘭”的一声,两人倒在了江烈的面前。

  说到这里,江烈并没有在继续说下去。

  江阳见此时的江烈脸上并未有任何表情,仿佛江烈在讲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一件事,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江烈说完并未继续开口,而是抬头看着天空,仿佛刺眼的阳光对江烈并未造成任何的不适。

  江烈呆呆的看着天空,一抹笑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一颗晶莹的泪水从江烈的眼角滑落,而此时江烈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这个笑容让江阳想到了江木最后的笑容,没有不甘,没有恨意,在父亲身边,一切都不存在,最后能见到父亲一眼,他早已心满意足。

  在父亲面前,他永远都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