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另一个三维空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吃玻璃的老人

另一个三维空间 郡主爱生菜 3485 2020.03.20 01:14

  当晚睡的很舒服,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梦。

  第二天,我早早就到了感受,在进公司时见同事们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我就凑过去听,在聊什么呢,这么积极。

  “早上新闻看了吗,在沈阳的一所私立学校有四个学生长眠不醒,用尽了办法就是醒不过来,随后就送到医院去了,居医院说啊,只是睡着了,生命特征还是很强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醒不过来。”一位女同事神色认真的对着围再一起的众人说道。

  “真的!,这么奇怪啊,真的是怪事年年有,也说不定是炒作之类的呢,也有可能。”另一位女同事显示惊讶,随后不懈的说着。

  听到这里我就没参合进去,我默默的坐在办公桌前,搜索了一下方才他们提到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外市的一住宿中学里,在今天早上班主任发现有一个寝室的同学没来上课,就去了他们寝室看看什么情况,到寝室后看见四人都在睡觉,非常生气,都什么时间了,还在睡觉。

  班主任非常的生气,就大喊了一声,发现没有反应,就到床边去敲打没起床的同学,也没有反应,班主任就有点慌了,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吧,就急忙的通知了校长,校长到现场也同样的去叫在睡觉的同学,最后也没有任何的反映。

  就叫了120将四位同学送到了医院,将学生送往医院后也通知了几位学生的家长。

  记者的鼻子总是很灵敏,事情一出就立马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做出了报道。

  事情发展到这里也没有后续的进展,到这里就结尾了。

  奇怪的想法在我脑海里回旋,难道是灵魂出窍了,神游太虚去了,因为本身我的职业就是传媒公司的一位文字记者编辑,对于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我都会去细细的揣摩,直到揣摩到自己接受的事实,当然这些都只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并不会把我自己的想法报道上去。

  “江阳,经理叫你。”突然一位男同事走到我面前打断了我的思绪。

  “什么事啊。”我说道。

  “不知道,你去了就知道了,不会咱们经理起床气还没去,找你发气吧,哈哈哈。”男同事低声猥琐的在我面前开玩笑的说着。

  我打了个哈哈就去经理办公室去了。

  刚叫我的那位同事叫汤晓东,平时与他关系还不错,平日里也频繁的走动,也约网吧包宿,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开玩笑。

  到经理办公室门口我敲了下门,然后就推门进去,见经理手上拿着一大堆资料看着。

  “孙经理,你找我。”进来我看着经理说道。

  “哦,江阳啊,对了今天早上新闻有看到吧。”经理见我进来,就放下了手上的资料对我说道。

  “看见了,是学校一夜未醒的哪一件吗?”我是看新闻了,但是我早上就只看了这一件,所以我也不知道经理说的是哪一件,就只好说这一件了。

  “没错,毕竟是学校发生的事情,社会对于这件事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你收拾一下,一会儿去沈阳,了解一下情况,记住发现什么一定要第一时间反馈回来。”经理说完就摆了摆手继续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看了起来。

  没办法,我的任务就是收集信息,我瘪了瘪嘴就退出了办公室,关好门,回到了办公桌前。

  我们经理叫孙志荣,就比我大五岁,不过了也算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了,谁叫他来公司早呢,早早就坐上了经理的位置,为人还不错,并不是什么级别高就拿身份压我们,我们只所以能开经理的玩笑,就是平日里经理跟我们相处的还不错。

  我来到公司也有两个年头了,在刚进来的时候经理也很照顾我,把能交的经验基本都教给我了,我也算是没让他失望,在收集新闻这一块做的还不错,所以每一次的收集任务就落到了我头上。

  这时汤晓东跑了过来,左右看了一看,低下头猥里猥气小声的在我面前说道:“怎么样,挨枪子儿没,是不是经理早上被他老婆教训了。”

  我白了他一眼:“叫我去沈阳,去收集新闻,每个月都要跑好几趟,都没几天在家待着的时候。”

  “又出去啊,您老真够忙得。”汤晓东听完吐槽的说道。

  “我哪有你忙啊,就坐在公司,整理我们弄回来的新闻就好了。”我抱怨的说着。

  “你以为我容易啊,我现在越来越近视了,游戏都退步了,明天对着一大堆文字,我还羡慕你能到处跑呢,”汤晓东在我面前摘下眼镜把脸对着我说道,

  我把他推开,嫌弃的说道:“你太丑了,我都要呕了,行了,我马上就走了,一会经理出来看见你不工作在我这里作死,等着挨连环嘴炮把。”

  听我说完,汤晓东向经理室看了一眼,身体打了一哆嗦,想起经理的连环嘴炮他就受不了,那真是,不带骂你的,一顿教育,苦口婆心啊,每次能说好几个小时,也是怕了。

  汤晓东在回自己办公桌前说了一句早点回来就溜回去工作了。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继续收拾所要带的装备。

  没过一会儿,我收拾好去了趟经理室,经理交待完后,我就下楼打车去飞机场了。

  虽然每次出去都要自费,但是公司是全部报销的,这一点还是很舒服的。

  我呢是在成都的一家蜀言传媒公司工作,已经工作两年了,因为我学的也是传媒方面的专业,所以专业对口就去了这家公司,平日里我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也是在进入这家公司开始活跃起来的。

  我记得在我第一次出差收集新闻与人交谈时,第一次的经历也是非常的奇葩,我至今难忘,我记得好像也是在沈阳,是在乡下,据传啊,在哪个村子里有一位老人,竟然以吃玻璃为食,我当时拿起资料看时,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还记得有点可笑。

  怎么可能吃玻璃为食呢,所以我就去打前站,去了解情况,可播报性强的话,后记者与摄影师就会前来报道。

  在我到沈阳后也是经历了四个小时的路程才到地方,村子也不大,人口也不是很多,有二三十户左右,土房啊,小洋房啊,都有。

  在村子里很快的打听到了这位吃玻璃的奇人,想不到在这里还小有名气。

  在经过村民的带领下,我来到了这位奇人居住的地方。

  住在村子比较靠后,住的还是红砖砌成的庭院,简陋的大门一眼就能看见里面坐在院子里的老人。

  我进去跟老人介绍了下自己,与自己的目的,老人表现的很热情,当面就要演示给我看,回到房中,拿起一玻璃瓶当我面就杂碎开来,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老人直接就将破碎的玻璃瓶往嘴里送。

  嘴里发出“咔哧咔哧”玻璃破碎的声音,当时我心提到了嗓子眼,我能感觉到碎玻璃在嘴里搅拌,我使劲的咽口一下水,感觉跟自己咽下一堆玻璃渣子,在我喉咙里一直不停的搅拌,我当时转过头不敢直观的去看这一幕,脑海里出现了满口鲜血的场面。

  没过一会声音没有了,我转头看老人已经吃完了口里的碎玻璃,走过来张口给我看,满口鲜血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嘴里很干净,没有剩下的玻璃渣,只有满口的大黄牙跟口臭。

  受不了他嘴里那味儿,这是多久没刷牙了。

  老人发现我的表情,就闭上了嘴巴,憨厚的笑了一下,随后给我拿了一张椅子过来,我坐在老人旁边,拿出笔和本子记录我刚所看见的。

  旁边也有爱看热闹的村民,一直在旁边看着,七嘴八舌的也知道了许多信息。

  老人明叫李大春,居旁边村民在一旁不停的吱吱呀呀,老人本有两儿子,可惜都出了事故,都是在外打工的人,大儿子李勇在工地工作,一次工地事故,一根钢筋从天上掉下来大儿子李勇正好经过那里,场面简直惨不忍睹。

  小儿子李强竟然离奇的死在了在外居住的出租房内,要不是久没交租房东找上门,都发现不了,而且尸体已经腐烂发臭,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了,在不久后,老人李大春的老伴儿伤心欲绝大病一场也离开了他。

  在两儿子还有自己老婆接二连三过世后,老人神智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时而正常时而癫狂,尽说一些听不懂的话。

  周围村民所说的我都一一的记了下来,也很同情这位老人,哎,遭遇这么伤心的事。

  村民说道也有别的记者来过,也带去过医院检查,老人的肠道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很正常,消化系统也很好,医生也很奇怪竟然有人可以进食玻璃。

  老人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安静,并没有发现癫狂和自言自语的现象,时不时的还给我说,他已经吃了好几年了,发现身体越来越结实了,比以前好的多了,两个儿子的去世,她早就想通了,不去纠结这么多,人嘛,都是早晚的事。

  听着老人这么说我也欣喜很多,我也随之老人的话说吃好睡好,身体棒,老爷子就是牛。

  接下来问了一些不痒不痛的问题,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证实是不是真的能吃玻璃,结果显而易见,是真的可以,后面也没有什么问题,就在准备道别的时候,老人李大春突然从椅子上跳起来。

  我吓一跳,我直接从椅子上起来跑到一旁,周围村民纷纷冲出了老人李大春的院子,在门外摇头叹息的说又来了,开始发神经了。

  我跟村民一块来到外面看着里面发狂的李大春,我问村民周围的村民,这情况每天都有嘛,村民纷纷说也不是天天有,偶尔,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又发狂了。

  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偏偏在我来了之后就开始了。

  这时老人李大春嘴里还行模糊不清的在说些什么。

  模糊的能听见只语片言,说的什么天,什么地,也听不太清楚,好像也有提到他两个儿子。

  没待多久村民就叫我走吧,过一会儿就好了,也是该收集的都收集到了,其他的就交给后续记者了。

  我就离开了这个村子。

  在我每次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也很同情这位叫李大春的老人,也很奇怪,记得当时我们团队的人也带去过医院检查,精神方面也没有任何问题,怎么会突然发疯,我也是不得而知。

  这一次去沈阳我就想到这位老人,要是有空闲时间,也可以提点东西去看看这位老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