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我的无常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莫欺骗(二)

我的无常大人 染指晕 2023 2019.04.14 22:40

  看来,还是个看菜下碟的主儿。

  谢必安一来,连楼兰城都给吓跑了。

  姜湄收回手指,瞪了眼罪魁祸首,闷声闷气问道:“这下怎么办?”

  好不容易今晚让他们碰到了鬼城,可谢必安一来,那身幽冥气息吓得城中厉鬼赶紧修生养息,莫敢再现。

  谢必安默了默,伸手拍了拍姜湄的头,示意她往后退。姜湄老老实实往后飘了几步,便见谢必安长袖一挥,手掌翻飞结出法印,白光一闪,再然后那座“逃跑”的楼兰城便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甚至这次,连白雾都不曾有,只有古老的城门安安静静待在原地。

  姜湄挑眉,飘到谢必安身侧,轻声问道:“这样不会惊动它们吗?”

  谢必安:“不会。”

  想来是这位无所不能的无常大人用了些法子,既使楼兰再现,又让城中厉鬼毫无察觉。姜湄了然一笑,扯着谢必安的袖子便往走里。

  有谢必安在,她向来有恃无恐得很。

  身后几人对视一眼,也跟着踏了进去,而后白雾再起,茫茫一片。等夜间的风吹过,白雾散去,原本立着城楼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

  寂静的沙漠里,只听见无际的风声吹过,卷起黄沙漫漫。

  楼兰城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人说着话,谈笑着。周遭是高高悬挂的灯笼,照得城中一片明亮。若不是鬼气冲天,姜湄还当真以为自己和谢必安走在了人间的集市上。

  姜湄淡定自若地往前走,谢必安亦步亦趋跟在她身侧。只是九娘、何思齐、菀草三人却是不见了。姜湄也不着急,有无常大人在,左右出不了什么乱子。

  只是摸不清这些鬼到底要搞什么明堂,他们也不好动手。早在踏进楼兰城的那一刻,谢必安就使了法子将他们自身的气息隐藏起来,在这些鬼看来,他们同常人无异,也因此这些鬼才没能转身就跑。

  姜湄百无聊奈往四周看,蓦地眼睛一亮,跑到一处摊子前,拿了一串珠花在头上比划,还满眼期待看着谢必安,“好看吗?”

  谢必安摇了摇头。

  姜湄瘪瘪嘴,正想吐槽谢必安两句。却见手上的珠花蓦地变成了一节手指骨,在月光下泛着白森森的光。

  姜湄面无表情把“珠花”放了回来。

  再抬头,便见刚才还笑容满面、憨态可掬的摊主姑娘变成了双眼通红、鲜血淋漓的骷髅头。

  姜湄面无表情转过头,恶狠狠瞪了谢必安一眼。

  谢必安笑而不语,拉起她的手继续往前走。这条街就像走不完一样,蜿蜒曲折,看不清尽头。

  月色如水,流淌而下。

  姜湄觉得一定是今晚的月光太盛了,照得无常大人心情舒畅。要不然就是看见了这么多厉害,他有些兴奋,要不然怎么就自然而然牵了她的手。

  掌心冰冰凉一片,似乎微微有汗渗出。姜湄眼睛忍不住打转,心砰砰直跳,又忍不住低头去瞧那两只交缠在一起的手。

  那种感情,很是奇妙…

  姜湄抬头看了谢必安一眼,月色下,无常大人神情自若、嘴角含笑,不像是再逛鬼城,反而像走在仙境之中。

  只是好景不长,姜湄还没看够无常大人的美色,一队人马便团团将他们围住。姜湄收敛起表情,环视一周。围着他们的大概是一队将士,身披盔甲,威猛肃杀,领头的则是锦衣华服。

  只见领头那人向前走了几步,恭恭敬敬行了大礼,“不知今日贵客前来,有失远迎。公主已经在府中备好家宴,请两位贵人移步公主府。”

  公主府?有意思…

  这楼兰城中还有位公主,看样子有些厉害,连军队都能调动。

  姜湄挑眉,与谢必安对视一眼,笑道:“烦请先生带路。”

  那领头人身上并无刀剑,又是锦衣华服,想来应该是公主府里的管家。只是一个管家竟然如此厉害,她都看不透眼前人的伪装。

  管家应了一声,长袖一挥,周遭的将士散开整整齐齐排成两列,护在他们左右。

  姜湄垂眸浅笑,重重扯了扯无常大人的衣袖。谢必安神色不变,默默捏了捏她的手,以示安抚。而后二人便同一行将士往公主府而去。

  说是公主府,姜湄却一直没见着那管家口里说的公主,偌大的府邸明明处处是人,却又静得可怕,而楼兰城中,也就这公主府鬼气最重。

  前边带路的管家,恭恭敬敬,一路上话都没多说。只是将他们带至一处厢房中,嘱托道:“贵人先行用膳,稍作休息。夜已深,府中路线繁杂,贵人还是不要四处走动,以免迷失方向。”

  姜湄笑着点点头,待管家一走,笑意立马收敛起来。她松开谢必安的手,围着那桌珍馐美食转了一圈,啧了两声。

  “我都几百年没见过敢这样明目张胆吃人的了。”还是在无常大人面前吃人。

  她提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鲜红的血液落进杯中,隐隐有酒香四溢。若是普通人,怕只以为是上好的葡萄酒,谁能想到竟是人血。

  姜湄捂着鼻子退了几步,也不知这血里搀了什么,气味刺鼻得很。谢必安长袖一挥,一桌子的菜全都变作腐肉,有手,有腿,更甚者还有人头。

  姜湄又连忙退了退,这下连眼睛都得闭上了。虽说她当了千百年的鬼,可猛然看见这些,也觉得反胃得很。

  也不知道,那些被诱惑进来的人知道自己吃的喝的是人肉、人血,该是什么滋味。

  谢必安拍了拍姜湄的头,姜湄才敢睁眼,先前的人头、人脑约莫是被谢必安弄走了,现下只剩了些沾着血的空盘子。

  姜湄松了口气,随意找了处坐下,撑着下巴望向谢必安,眼睛一眨一眨道:“也不知道九娘他们怎么样了。”

  谢必安:“无碍,他们能应付。”

  也是,厉害的大概都在公主府。

  姜湄笑了笑,也不知这楼兰公主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竟将他们请到了这儿来,也不怕她把这公主府的房顶都给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