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我的无常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问真心(十)

我的无常大人 染指晕 2000 2019.03.19 10:07

  月色下,许承宇愣在原地,直勾勾看着地上碎成一片的玉佩,任凭姜湄一鞭挥来,将他魂魄抽得疼痛难忍,他却像不知道什么一样,只盯那玉佩。

  破碎的玉佩,青烟缕缕,而后在如水的月光之下渐渐凝聚成一个身影。

  一个让许承宇魂牵梦萦,要死要活的身影。

  见事情发展成这样,姜湄拦住了想要收鬼的谢必安,她最是喜欢看热闹,如今见许承宇的神情,自然知道有热闹可看,更何况许承宇今夜无论如何是跑不掉了。

  只见许承宇看着那身影,喃喃念了一句,“阿茵。”

  其中情绪,纠缠、心痛,亦或是恨,繁杂却又动人。

  九娘隐隐动容,而后似恍然大悟,姜湄见了,立马凑了过去,在她耳边悄悄问道:“怎么回事?”

  九娘:“你记得那日我送何思齐来你那儿拿出来的那块玉佩吗?”

  见姜湄点点头,九娘抬头示意了下,“那便是。这块玉佩是我从一个女鬼那儿得的…”

  原来九娘之前云游的时候,曾碰到了一女鬼,名叫魏茵,那魏茵身形飘渺,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却凭借着玉佩躲过了鬼差,始终吊着一口气苟延残喘。

  九娘细问下才知那女子是为了再见一次心爱之人。她素来对这等人心软,又似乎从那女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影子,于是便答应她,带她去寻爱人。

  可那魏茵本就三魂七魄散了个七七八八,独剩一缕,很多事都不记得了,连那人在何处,叫什么名字,相貌如何一并忘了干干净净。

  而那玉佩便是魏茵所有,说是那男子的传家之宝,送与她做定情信物的。

  九娘一时间无从下手,便将玉佩一直带在身边,却不曾想世事难料,她要找的人,远在天边却又近在眼前。

  青烟终于聚拢完全,魏茵也自然而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是一个特别柔美温和的女子,素衣飘飘,瞧着分外柔弱。

  许是魂魄有些受损,魏茵还有几分懵懂迷茫,看到许承宇的时候,想了半天,突然猛地向前走了几步。

  “承宇哥哥。”

  许承宇一顿,而后倒退数步,又伸手用衣袖将凄惨无比的脸和头遮住,厉声大喊道,“别靠近我。”

  魏茵眼泪一下掉了出来,声音哽咽,“承宇哥哥,你怎么了?你还在恨我吗?”

  她依旧向前走,每走一步,许承宇便倒退数步。

  姜湄拉着谢必安在屋顶坐下,这场戏出乎她的意料,却分外好看。

  原本以为已是厉鬼的许承宇会撕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女鬼,没想到即便魏茵欺他如此,心中情意也不减半分。

  九娘落在姜湄身边,眼睛却盯着底下那对人,大概是透过他们在看其他。

  许是被逼急了,许承宇猛地放下遮挡的衣袖,恶狠狠看向魏茵,怒斥道,“对,我就是恨你,恨极了,我不该恨你吗?你贪图富贵,罔顾承诺,害我落榜,引人杀我,我变成这副模样,我不该恨你吗!”

  他的眼睛变得血红,头顶的鲜血涌得更厉害了,浓黑的怨气不停地从他身上冒出来。

  魏茵许是吓到了,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而后喃喃道:“不是这样的,不是的…”

  而后所有的不堪和丑陋便在魏茵的喃喃中缓缓掀开。

  同何思齐打探的消息相差无几,不同的是魏茵并不是贪图富贵嫁给张生的,她是被迫。

  许承宇赴考之际,魏茵便被张生看上了,她却宁死不从,张生此人家世颇为强悍,他打听到魏茵还有个青梅竹马,便猜到了魏茵不愿的原由,于是,他便用魏茵家人和许承宇的性命要挟。

  其中苦难,大抵只有经历过的魏茵才懂,几番纠结,无奈之下魏茵不得不嫁给张生。

  为了许承宇的前途,又为了避免他和张家起冲突,魏婴将真相隐瞒,选择独自承受,便谎称自己瞧不上一事无成的许承宇。

  原以为这样两人的缘分就此了解了。

  没想到张生此人无赖至极,竟想生生毁了许承宇,耍手段致使他名落孙山,再频频打压。可即便如此,他仍嫌不够,便想着去奚落许承宇一番,谁曾想却失手杀了许承宇。

  这件事被魏茵偶尔知道了,而后悲从中来、肝肠寸断,她也不愿再独活,也就跟殉情了。

  故事总是这样狗血,偏偏里面的人心险恶、肮脏不堪却让人心底生寒。

  姜湄听了个故事,心里却不太好受。

  这件事中,最该受到惩罚的,却半点惩罚都无,最无辜的,却历经苦难。

  魏茵和许承宇是真爱,他们爱得难分难舍、情意绵绵,却让那些无辜的女子一同受了这真爱之苦。

  真心?

  什么是真心?

  魏茵维护许承宇是真心,许承宇即便受尽苦难,仍旧不肯对魏茵下手是真心,那其他人呐,难道就没有真心了吗?

  那些枉死的姑娘难道没有一个对许承宇是真心的吗?

  没人能解释。

  许承宇不能,姜湄更不能。

  误会解除了,许承宇大概是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怨气似乎顷刻间便消失了,燃魂灯失了怨气没什么作用了,阴森的烛火立刻熄灭,成了一盏普普通通的古灯。

  谢必安将其收了起来,又施法召唤了附近的鬼差前来押解许承宇,这次许承宇没有反抗,安安静静同魏茵一并带走了。

  安平镇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清风一吹,浓雾散去。

  姜湄仍旧坐在屋顶,任由风吹得发丝飞扬,衣衫作响。九娘不知去了何处,谢必安还留在她身旁。

  良久。

  姜湄听见谢必安道,“姜湄,走了。”

  他伸出手,放到姜湄的面前。

  “你当知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姜湄有些迷茫,抬头看他。

  月光下,她的无常大人神情肃穆,身姿修长。他逆着光站着,身后是星光熠熠的夜幕,他便像踏着星河而来,将她救赎的神灵一般。

  姜湄缓缓伸手,握住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