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均万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极拳之怒,元磁之威

天均万道 易良人 3336 2018.11.12 09:30

  铁图逃出狱珠,对于宣阳派,乃至整个南平郡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易良若是听说过铁图以前的名头,恐怕就不会将他放出来了。

  他最出名的,就是有化作“拳宗”,硬生生屠灭了一座城,只因为那座城中的门派长老,在一次拍卖会上,把铁图看中的东西出高价买走了。

  铁图年轻时就是凶悍性子,有天上地下,唯我上尊的感觉。

  他会被铜关军擒住,确实如易良所想,如两只恶狗相碰,结果狗咬狗。

  是因很简单,铜关军把铁图路给挡了,两边互不相让,便打了起来,铁图几拳下去,把铜关军一位参军事活活打成了肉酱。

  这才惹得关禽一怒之下,用计把铁图抓住,更是动用了狱珠困住他。

  如今铁图逃出狱珠第一件事,便是想要好好泄泄怒火。

  “我的好弟子,入了大燕,连师父都不认了,嘿嘿!”

  一边喊着,化作“拳宗”的铁图,一拳打向一座阁楼。

  一拳随意挥出,有灵气不断汇聚,化作拳形,与之前郑宣一拳差不多。

  只是威力更甚,一拳下去,那座阁楼被打成碎片后,拳形还未消失,朝着一个方向不断碾去,直到两百多米外才停了下来。

  要知道,当初郑宣愤怒之下打出一拳,威力也不及铁图这随意一拳威力,“拳宗”强大,由此可见。

  一旁的宣阳派人根本不敢出来阻止,这一拳,谁能挡住?

  有许多蓝衣弟子偷摸逃走:“这老魔头又要屠城了,再不走就迟了!”

  “门主和长老们呢,怎么还不来啊?”也有弟子不敢离开,叛逃者可是要被宗门处以极刑,那可是比死还惨。

  宣阳派一处阁楼内,两个玄衣老人盯着“拳宗”铁图。

  左边白眉玄衣老人,便是宣阳派大长老方河,看向身边人,紧张道:“门主,怎么办?”

  右边黑须玄衣老人,便是宣阳派门主邬山顽,他倒是面色冷静许多,只是说话语气有三分怒气:“我曾经提醒过你,别掺和上庭与钧天的事情。尤其是不要与天神王有纠葛,你偏不听,如今不但把宗门搞得乌烟瘴气,更是引来祸事。”

  方河低头道:“如果这时候不做,再过十年,我宣阳派就再无出头之日了,如今我们已经名正言顺获得了灵源,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土灵源,可一样有了壮大的可能。

  我们只需要安安静静度过这一段时期。

  到时候天神王把我们利用完扔掉,钧天也把我们忘记了,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慢慢壮大了。”

  邬山顽看着正在府门肆虐的铁图,喊到无比心累,一声叹气:“我们能等到那一天吗?

  唉,罢了罢了,你总算也是为了宣阳派费劲心力,怪我把担子全都扔给了你。

  我们走吧,不能再让这厮胡作非为了。”

  方河点头。

  宣阳派最强两人为

  筑形境三重,门主邬山顽;

  筑形境二重,大长老方河。

  这两人一边走,身体一边变大,同时身上有化出火焰,不过十步间,两尊三丈高大的火焰巨人出现在铁图面前。

  宣阳派修的气决主火神,便是在筑形境筑火神形。

  两尊火焰巨人挡在面前,铁图却丝毫不在意,冷声道:“郑宣在哪,紫阳在哪,李钟在哪,叫他们三个暗算我的狗东西出来!”

  邬山顽平静道:“铁图,郑宣已经跑了,铜关军也全都走了,你把我宣阳门砸成这个样子,也出气了,该收手离开了吧。”

  铁图冷笑一声,朝着地上人群一拳打出。

  地上那些人更多的连气宗境都不是,哪里挡得住这一拳?

  一瞬间,大地被血肉染成红色。

  邬山顽脸色惊变,大怒道:“铁图,你敢?”

  “我有何不敢,你们宣阳派胆敢帮他铜关军困我,便是该死,拿命来!”

  金色巨人一跺脚,从地上举起一座阁楼,朝着两尊火焰巨人摔去。

  “烈阳掌!”

  邬山顽一掌拍去,将阁楼烧成灰烬。

  他这一出手,便是意味着开战。

  铁图不再多说,与两尊火焰巨人厮杀起来。

  这一下可就苦了宣阳派人,火焰与拳劲乱飞,他们要不是被火焰烧成焦炭,要么就是被一道拳劲打中,成了一团肉饼。

  “快跑啊,再不走就死定了!”

  “宣阳派完了,柳梭城也要完了!”

  宣阳派两位筑形境大高手也打出怒气,也不再管底下是什么,完全放开手脚。

  铁图乐得如此,一拳拳下去,将大地打出一个个拳印。

  战场波及越来越大,直至整个城南区都被惊动。

  许多人顾不得收拾,连忙朝城外逃去。

  城东门口,老驴驮着杨缺儿,担心的看着城内打成一片的三个巨人。

  它知道,这一定是它主子的杰作,可这么恐怖的波及下,主子能活下来吗?

  一定可以的,我家主子那可厉害啦。

  老驴跟着逃难的人群出城,朝着指定的山洞跑去。

  ……

  柳梭城外一处,有一株三十几米高巨大松木立在空地上,松木上站着两道身影,其中一人易良认识,铜关军参军事,紫阳!

  “紫阳,你说我们要过去吗?”李钟皱眉,语气中带着无奈。

  被狱珠关住的人,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他很清楚这一组狱珠有多强,即便是脱胎境巅峰存在,只要被关进去,没有专门的元术师来解开,凡人是不可能打开的。

  紫阳也很发愁:“必须过去啊,就算抓不到铁图,也必须把那一组狱珠找回来。

  那是关禽将军从神墓中挖出来,专门贡献给天神王的。

  它不同于普通狱珠,其中干系很是重大,干系到那件东西的成功率啊。

  天神王知道狱珠消息,很是开心,如果没了,恐怕关禽将军会被降罪啊。”

  李钟点头:“走吧!”

  ……

  柳梭城内,邬山顽与方河越打越怒,越打也越怕,他们发现两人联手,竟然还是处于下风。

  好几次方河更是差点被一拳打中脑袋。

  拳宗一拳打中头,便是筑形境也必死无疑。

  “铁图,我们有话好说,我们可以给你补偿!”

  铁图哈哈大笑道:“杀了你们,整个宣阳派都是我的!”

  方河又惊又怒,心中开始后悔与铜关军合作了。

  “难道真要被灭门吗?”

  “宣阳派友人莫及,紫阳来也!”

  铁图一拳正要打中方河脑袋,连邬山顽都来不及阻止,可偏偏这时候,大地碎裂,一道道盘错树根伸出,化作一尊巨人,挡在方河面前。

  一拳打中,树根巨人被打碎了脑袋,可下一秒又恢复如初。

  紫阳心中大惊:“好厉害的拳头,若非我是生生不息,恐怕刚才一拳就死了。”

  “嗯?紫阳!”铁图见来人,怒笑一声:“紫阳狗贼来了,李钟呢?”

  “铜关军先军战事,李钟在此!”

  一尊铁色巨人从天而降,一掌打下来,正中铁图面门,将这尊金色巨人打退了十几步。

  “掌宗?好!好!好啊,哈哈哈!”

  金色巨人大笑一声,一个箭步就要冲杀上去。

  突然,铁图停下步伐,惊诧看向四周。

  在他的周围,无数的房楼木屑石碎,竟然漂浮了起来。

  连他自己本身也不受控制,朝空中飘去。

  铁图试图掌控身体,却发现无论他怎么动也没用,只能任由那股无形之力控制。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惊恐,是那些存在来了?

  铁图慌张看向四周,却发现对面的紫阳等人也不受控制飘了起来,与他一个惊恐模样。

  铁图想起一个可能,连忙朝宣阳派灵香殿看去。

  只见灵香殿上,一尊三丈高大的肥胖巨人,正怒视着他们。

  肥胖巨人头发竖直炸裂,身周有黑色元磁雷电漂浮,如同雷电神明降世,加之其嘴角与眼角有黑色雷火飘散,更为其增添了几分威武暴怒气势。

  铁图惊恐:这是我之前见到的那个小子?

  紫阳一方更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钟惊叫一声:“他的身上,那些是仙狱珠,不能让他跑了!”

  紫阳看过来,苦笑道:“看样子不是他跑不跑,而是我们跑不跑了!”

  李钟才反应过来,这时候,他们才是板上鱼肉。

  灵香殿上,易良只觉得脑袋发热,难以控制意识,似乎整个人有升华一般感觉,飘飘欲仙,可又很想撕碎身旁一切东西,来好好发泄一番。

  他的声喉不受控制,吐出六字:“元术,元和星爆!”

  易良双手呈圆状一转,以他为中心,有黑色雷电涌出,整个柳梭城所有建筑废墟全部漂浮在空中,黑色雷电在其中扩散。

  “爆!”

  一转之后,易良双掌一合!

  嘭!嘭!嘭!嘭!

  所有被黑色元磁雷电触碰到的物体,全部炸成碎片。

  五位筑形境大高手倒是没有炸开,只是身上传来撕裂痛苦,让他们生不如死。

  “哈哈哈,仙狱珠,我知道了,这人是元磁灵体,他是被仙狱珠认可的元磁灵体,必须上报天神王,元磁灵体找到了!

  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李钟在元磁雷电中大喊,绕是他在痛苦,却在得知眼前人是元磁灵体后大笑不已。

  紫阳瞪大双眼,强忍痛苦,低声呢喃:“所需三大灵体之一的元磁灵体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传说是真的,古仙器真的会与灵体之间相呼应?”

  铁图安静的盯着易良不说话,偶尔会疼的闷哼两声,心中似乎有了什么打算。

  宣阳派两人却没有紫阳铁图三人这般心态了,只疼的惨叫不止。

  ……

  元磁雷电威力爆发,维持了整整一个夜晚。

  待到消除时,紫阳与李钟连忙寻找元磁灵体,却没有一丝踪影。

  再找铁图,发现这人也已经消失。

  一群铜关军人整齐走来。

  李钟大吼:“找,给我找到那人,他逃不远的!”

  紫阳冷静许多,吩咐道:“传消息给关禽将军,元磁灵体出现了,立刻让他下令,并联系南平郡的金门军和虎牢军,封锁整个南平郡地界,必须找到那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