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你把事情想复杂了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92 2020.06.22 02:15

  第18章你把事情想复杂了

  杨正华抬头,看了看门口的招牌。

  凶肆!

  两个大字在牌匾上赫然的立着。

  祭祀,吉凶,古之大事。

  凶肆本就是一门古老的行当。

  这斑驳的招牌也可以看出来这凶肆开的时间已经很久了。

  时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就好像皂角一样,可以洗去铅华,去伪存真。

  老的东西就代表了传统,传统就代表了信誉。

  杨正华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老关晒笑。

  “你的变化却很大。昔日的寒山寺苦读的书生终究是去看了看东京的梦芳华,昨日的棺材铺少年却仍然在棺材铺里边混一口稀饭吃。”

  杨正华讪笑。

  “人生啊,就是这么无常,兜兜转转一圈,我又回来了。记得当年我还嘲笑过你这个行当,注定是十全九美,永远缺一门,没想到我自己也绝后了。所以啊,从这青阳县出去做什么嘛。”

  语气有些萧索了起来。

  “虽然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不过我这回可能不会给你打折。”

  “你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

  老关看了杨正华一眼,将自己的旱烟袋递了过去。

  “来两口不?”

  杨正华看了老关一眼,老关扬了扬自己手中的旱烟袋。

  他便接过了旱烟袋,抽了两口。

  很冲

  杨正华咳嗽了两声。

  “我不要你打折,我加钱,整个杨府当中库房有两万两白银,城外有两千亩永业田,不够的话,那些妻妾,呃,还有雪梅也可以值点钱。你不是喜欢她很久了么?我记得我和雪梅完婚的时候,你还拿着伞,在我们家的院外从天黑站到了天亮。”

  婚礼之所以称婚礼,就因为在这个时候,还是黄昏时候行的礼。

  很显然,两人这也是当年有故事的人。

  不过自己给自己戴一顶帽子这样的操作,杨正华这波有些六啊。

  本来抽着烟的老关,也不由得咳嗽了起来。

  “你疯了!”

  老关涨红了脸。

  杨正华点了点头。

  “能接么?”

  老关认真的看了一眼杨正华后,点了点头。

  “可以!”

  杨正华也点了点头。

  “需要我给他一个身份么?毕竟查案也需要一个身份的啊!”

  在杨正华想来,最了解怎么杀人的自然是杀手。

  在同理心之下,杀手往往会比捕快更快锁定当初犯案的凶嫌。

  谁曾想,老关居然摇了摇头。

  “其实啊,你还是陷入了一个误区。这或许是和你当官当的久了也有一些关系。你把事情想复杂了。”

  “什么误区?!”

  杨正华看向了老关。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那个人给找出来呢?”

  听到老关这话,杨正华却是一愣。

  “你的意思是......?!”

  老关点头。

  “嗯,把当时在平乐坊里边的所有人都杀掉不就好了么?毕竟不管凶手藏匿的再好,他总不会飞吧?既然他当时就在平乐坊的人当中,那么不管是谁,全部杀掉的话,凶手也就没跑了吧?”

  你这话说得,我居然无言以对!

  杨正华愣住了。

  “那我怎么知道谁是杀我儿的凶手?!”

  是啊!

  不知道是谁杀的,我丧尽家财还有什么意义?!

  说好的报仇的快感呢?!

  报仇最爽快的事情不就是把那人找出来之后,看着他欲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么?!

  老关笑了起来。

  递过去了一杯茶汤。

  “你是想找出那人呢?还是杀掉那人呢?”

  “先找出来,再杀掉!”

  杨正华坚持。

  毕竟结果虽然重要,过程也很重要。

  老关摇头,继续抽旱烟。

  “不好找,你知道平乐坊里边有多少人么?!五千个妓、娼、小厮、奴婢等各式平乐坊当中的居民,另外还有两百个人夜宿平乐坊,倘若有人首告也就算了。偏偏这平乐坊是什么地方?下九流之地!里边的稚女幼童几乎仅次于王氏牙行,未登记在册的流民更是数不胜数。有几人会首告?!”

  杨正华沉默。

  在大部分的情况下,什么人会毫不在乎自己得失的帮助他人?!

  不是腰缠万贯的富豪,而是一无所有的弱者。

  富有的人多了,就会想的太多。

  但是弱者既然一无所有,那么反而会在乎自己仅剩下来的东西。

  这也是为什么有的乞丐不要钱,只要饭,平乐坊里边最下等娼,在陪客人的时候,哪怕身上不着片褛,也会在腰、脚腕上别一根红线。

  至少,生命当中还剩下那些可以坚持的东西。

  这些坚持在别人看来很傻,但是在他们看来,却很值得守护。

  在杨秩被杀之后,杨正华没有动静。

  主管杨家库房的杨夫人却是让自己的管家跟县衙的衙役说了一声。

  有首告者,奖五百两。

  县衙在杨秩死后不到一个时辰就将这个悬赏贴到了衙门的悬赏榜上。

  可是至今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江平犯案,至少有两个破绽。

  一个是看到了自己的小婉。

  第二个则是那个下坊当中的娼女。

  可是,最后两人一个都没有首告,小婉是认为当时的江平是娼女,出于对娼女的怜悯。

  而那个最低等的娼女久历风尘,怎么会不知道当初江平有嫌疑?

  但她却是明白。

  自己哪怕是得到了五百两又如何?!

  自己能守护住么?!

  最后的结果要么是杨家为了省着五百两银子杀自己灭口,要么就是哪怕得到之后都会被别人夺取。

  匹夫之罪,不在于穷,而在于没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守护自己的东西。

  确实是很难啊!

  在大海里边捞针已经很难了。

  这海还是浑的。

  杨正华点了点头。

  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你们有把握么?!”

  老关点了点头,吐出了一口烟圈。

  “时间还早,吃点宵夜吧,我去煨点蛇羹。”

  杨正华看着起身的老关点了点头,然后躺在了躺椅上面。

  对面便是平乐坊。

  灯火通明,两个人正在走到了坊门门口附近。

  洪秋荣和解乙。

  这个时候的洪班头哪里还有一丝醉酒的模样。

  来到这里之后,却是在河边要了一碗糖水。

  银耳羹。

  喝了一口清凉的银耳羹,暑意稍减。

  洪班头摇了摇头。

  “可惜了!”

  解乙放下了碗。

  “班头说的是那江平么?!”

  洪秋荣点头。

  “是啊!大丈夫,生当入明堂,居长安,守襄阳,封狼居胥,向北望。能说出这话的,那小子倘若再活一段时间,说不定真的会比我们有出息的,可惜了啊!天妒英才!咦嘘唏,呜呼哀哉!”

  惋惜

  同情的表情出现在了洪秋荣的脸上。

  “手拿日月摘星辰,世间再无这般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