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转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05 2020.06.24 07:07

  第22章转

  江平出刀,同样的招数,几乎是像同门师兄弟相互进招一般。

  两人如同镜子中的镜像一般,手中的长刀撞击在了一起。

  横刀终于承受不住撞击力,猛然之间断裂了开来。

  咣当的一声,刀尖掉落在了地上。

  江平一个转身,错开了那人。

  刀经:转,讲的就是用腰腹力量带动刀势。

  一旦施展开来,便是宛如波浪一般,一浪高过一浪。

  每一层都带着上一刀并未用尽的旋转之力。

  江平这一个错身分开之后,看了一下自己的手。

  虎口已经震裂。

  这家伙内力好强!

  内力!

  这是江平第一次遇到有内力的人,而且这内力异常的爆裂。

  爆发力强大,很是适合战场劈砍。

  “你是个练武奇才,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可以学会转!”

  那人一个滑步之后,整个人弓步向前的说道。

  “你也会?!”

  江平笑了。

  看起来这转还有些来历。

  而且单看这用刀的路数,不像用于战场厮杀,更像用来近身搏斗一般。

  刺客刀道!

  这刀法是对方的武技。

  呵呵

  想到了这刀法是从洪秋荣那里得来的。

  江平就笑了起来。

  没想到洪班头居然还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你走神了?这么看不起我?!”

  那人有些不满。

  “没有,突然想到一个人,那我们继续。”

  那人的刀法也登堂入室了的,右手一方,手中的刀却是落在了地上。

  弃刀?!

  江平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

  当然不会认为这厮是想要休战。

  那刀还用铁锁绑在了他的手上。

  果然,那人手一抖,手中的锁链已经带动长刀转了起来。

  长刀以锁链为圆心,缠绕在了那人的周围。

  尼玛!

  居然遇上了星云锁链?!

  江平一愣,然后眉头皱了起来。

  这家伙这样一来,整个攻击距离却是极大的增强了。

  可是,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

  一般来说,这样一来,长刀的掌控力相对于之前来说,却是要变弱了。

  刀毕竟是短柄,而不是长兵!

  对方的长刀开始转起之后,就朝着江平飞了过来。

  刀鞭!

  整个刀带着锁链,就宛如一条鞭子一样,直接一刀扫过,攻击距离在十丈以上。

  江平用手中的断刀朝着刀鞭挡了过去。

  哗啦啦

  刀鞭直接一卷,卷上江平的断刀之后,其势不停,在旋转一圈之后,接着又朝江平砍了过去。

  江平抽刀闪身后退。

  这人的刀变长了,掌控力虽然减少了,不过确更加的诡异了。

  江平皱了皱眉毛之后,整个人手中的断刀握刀姿势再次起了变化。

  不止是反手刀,而且变成了反手刃。

  刀刃向内!

  那人眼睛眯了起来。

  手中一震,整个长刀却是顺着锁链回到了手里。

  “转?”

  “嗯!转!”

  江平点了点头。

  转这一招是刀经:转中的核心刀招。

  眼见江平打算用转,那人也是同样的姿势。

  反手刀、反手刃。

  两人再一次如同镜子中的人一样立在了一起。

  虎豹雷音!

  内力瞬间被抽空,江平消失在了原地。

  无双开大!

  在江平消失之后,那人也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的速度!

  这刀经:转既然是刺杀之道,讲究的就是一个步法。

  步法远比之前太祖长拳的步法要诡异的多。

  一个闪身之后,江平首先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

  紧接着,那人却是来到了江平的身后。

  手中长刀反握之下,就想要对江平来一个抹脖杀。

  江平脚步一个转换,整个人却是瞬间再次消失。

  紧接着,又出现在了那人的身后。

  断刀滑过了那人脖子上的血脉。

  鲜血猛然之间便迸发了出来。

  再亡一人!

  江平消失在了原地。

  ......

  常乐坊的市坊门口,解乙闭上了眼睛。

  听着前面人的厮杀。

  在他旁边的人是王氏牙行的王安。

  王安皱起了眉头。

  王安知道江平就在里边。

  此人现在已是王氏牙行的大敌,能在这一次将他斩杀却是最好的。

  此次不止是凶肆派了杀手,王氏牙行的人也派了一队人混在当中。

  “小乙哥,会不会出现意外?!”

  “出现什么意外?”

  解乙闭着眼睛突然睁了开来。

  “确实有些不对劲!”

  不远处县衙的暮鼓又开始敲击了起来。

  一慢三快。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四更天了。

  也就是,从一更天戌时开始,已经过了亥时、子时。

  现在已经是丑时四更天了。

  确实是不对劲。

  时间太久了。

  人是越杀越少才是。

  可是,里边的哭闹声丝毫没有见减弱,反而在加强。

  而且,所有的杀手都在朝着一个地方涌了过去。

  里边有硬茬子。

  解乙眼睛眯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却是推开了解乙两人前面阁楼的门,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缓缓的走着。

  一步两步三步。

  走到了解乙的面前之后,那人这才好像是完成了最后的执念一般。

  看向了解乙,头部僵硬的说道。

  “好快的刀!”

  说完,那人的头部却是平整的断裂了开来。

  整个人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

  一道惊雷猛然在天地之间炸裂。

  这道亮光闪过,确是露出了那人身后手持断刀的江平。

  江平浑身浴血,看了一眼解乙。

  点头示意之后,却是消失在了原地。

  这厮居然还对自己点头示意?!

  解乙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天气闷热了一天,到了现在四更天的时候,在刚才的那一道惊雷闪过之后,大雨滂沱而下。

  啪嗒啪嗒!

  雨滴砸落在了地面上,滋润了整个大地。

  解乙皱了皱眉头。

  看了看天色。

  四更天了。

  现在是丑时二刻,到了寅正四刻五更天之后,宵禁就将结束。

  平乐坊坊门重开,今天这狩猎便结束了。

  时间快要来不及了。

  不杀掉江平那个绊脚石的话,这平乐坊当中的事情注定是办不下去的。

  解乙皱着眉头,提起了自己旁边的刀。

  “解头打算亲自下场?”

  王安喝了一口茶汤。

  这个时辰,哪怕是平乐坊里边卖糖水的也回去歇息了。

  是以两人也不得不移步到这座亭子。

  “不去的话,今天这事办不下去了,我去了。”

  解乙提了提手中的刀,朝着大雨中走了过去。

  王安也看向了外面。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就好像是要洗去这平乐坊当中的血腥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