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士不可不恢宏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61 2020.06.26 09:28

  第28章士不可不恢宏

  县衙当中,洪秋荣正磕着瓜子。

  万万没想到啊。

  那江平居然是武学奇才。

  这才这几天的功夫,居然可以在平乐坊活下来。

  不止活下来,还杀光了凶肆和王氏牙行派去平乐坊的所有人。

  青阳县现在与其说是大楚王朝的青阳县,不如说是大家的青阳县。

  都是在一个锅里边混饭吃的人。

  打不过就掀桌子?!

  没那规矩。

  哪怕是杨正生都不行!

  现在县衙有了江平这一个生力军,反倒是在各方势力中突出了起来。

  不支持,不反对,这就是洪秋荣对江平的态度。

  最好江平这条狗能将青阳县其他势力全部咬个稀巴烂。

  那样县衙才好卸磨杀驴。

  洪秋荣已经在考虑升不升江平当副班头了。

  那夜平乐坊的事情已经定性了。

  一群不法闯入平乐坊,欲行不轨。辛青阳县县衙不良人沈威,江平夜巡平乐坊。将匪徒尽数斩杀。扬我朝廷声威。

  这段已经写成捷报报上平江府了。

  当然,如果躺下的是沈威和江平,那捷报又是另外一回事。

  沈威,江平等人勾结不法,平乐坊意图谋反,终天网恢恢,王氏牙行联合江湖义士,镇压不法。

  官字两个口。

  两边都可以说。

  县衙之所以地位超然便是因为大部分时候它是一个仲裁者。

  江平既然弄不死,那就先不弄了。

  现在洪秋荣也没动江平的想法了。

  正道的光现在风头正盛。

  这个年代人贼迷信。

  天地君亲师。

  县衙代表君,江平现在是正道的光,天道之子。

  暂时动不得的。

  动之恐惊起民变。

  正道的光是么?!

  洪秋荣一开始沉思,嘴里边就喜欢吃点什么东西。

  吃着吃着一拍脑袋。

  有了。

  不是说他是正道的光么?!

  让他去杀正道之人去!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个年代,消灭身体不可怕,可怕的是消除信仰。

  既然杀不掉他,就毁了他吧。

  嗯,论玩法,还是我洪班头来的六。

  洪秋荣这边悠然的磕着瓜子,江平已经走了进来。

  “哎哟,正道的光来了啊。”

  洪班头赶紧起身,一副给大佬递瓜子的模样。

  “别,洪班头,你这可折煞我啦。”

  江平赶紧将瓜子盘接过,放在了桌子上。

  “洪班头,我想去抓通缉犯。”

  江平直接道出了来意。

  “抓就是了,县衙海捕文书都在政务房了。你去拿就是了。”

  洪班头喝茶。

  “那我一不小心杀了他们,没事吧?!”

  洪秋荣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

  看了一眼江平,这厮还一身绷带呢。

  如此敬业,还真的是县衙的栋梁之才。

  “你很喜欢杀人?”

  洪秋荣问。

  江平点头。

  “是啊,为了公平和正义。”

  洪秋荣差点被水给呛住了。

  “说人话。”

  “抓贼有赏金!”

  嗯,这才是心声。

  “可是缉盗房那边已经满了!”

  洪秋荣这是拒绝江平了么?!

  “你现在还和沈威维持治安?!”

  洪秋荣继续问。

  准确的说来,主要工作是收例钱,治安什么的。。。。。。

  人杰地灵,民风淳朴的青阳县不需要维护治安。

  江平点头。

  “维持治安要巡街,你哪有时间去抓盗匪。缉盗房满了,你也插不进去,不如我给你换个时间宽松,收入不比巡街差的差事,你还可以有时间去抓贼。”

  有这等好事?!

  江平看向洪秋荣。

  这厮该不会坑我吧?!

  “砍头的捕役跟我递了辞呈,既然你喜欢杀人,不如暂时顶了他的差事,先做做刽子手。”

  刽子手?!

  “你放心,那活当时间灵活,一般忙活的就冬至前那几天,斩立决的毕竟是少数。”

  这么说来,也可以接受。

  这边挂个职,反正杀人都会提前说,自己倒是有更多时间去赚钱了。

  “行!那就依班头安排。”

  江平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那行,明天正午三刻,有个情实不赦的罪犯要处斩,你先去练练手。”

  笞杖徒流死的死中有情实。

  情实经楚帝亲笔御批,定为死刑,而这斩立决的,更是十恶不赦之辈。

  “行!头,那我先去丁字四号房熟悉下情况。”

  丁字四号房便是死牢。

  死牢当中,一个人正盘坐在地上,背对牢门。

  “哥们,来吃点?”

  江平把木盘放在了地上。

  木盘里边有鸡,白面馒头,还有一壶小酒。

  那人闻到酒香,回头看向了江平。

  “明天行刑?!”

  江平也看向了那人,那人相貌堂堂,国字脸,一身正气,看起来像是国之栋梁。

  江平点头。

  “午时三刻,我送你走。”

  那人也点头。

  “难怪今天换了个人送饭。小哥你今天就来见我,不怕么?!”

  “怕什么呢?!”

  “不怕我下去之后缠着你么?!”

  “我不信鬼的。”

  江平笑。

  “先生看上去读过一些书,不像是莽夫,怎么犯下这斩立决的死罪呢?!”

  那人点头。

  “在下韩峰。”

  江平点头。

  “然后呢?!”

  “你没听说过我?!”

  韩峰诧异的看向了江平。

  “没听过,你应该很出名么?!”

  江平拿起了韩峰的酒就打算开始喝起来。

  呃

  这酒好像是别人的断头酒。

  将酒了一杯给韩峰之后,江平这才喝了一口。

  难得有个人来听自己说话。

  都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这也恐怕是这韩峰最后的说话机会。

  现在有一个观众,韩峰也愿意和江平摆谈摆谈。

  不然有些话只能留到下面去说了。

  “我应该还算出名吧。我是一个士。”

  士?!

  江平脑海里边浮现出了一副象棋。

  在象棋里边离帅和将最近的那个。

  “那什么是士呢?”

  江平的话让韩峰愣了一愣。

  自己以士为荣,可是,到底什么是士呢?!

  沉默片刻之后,韩峰这才说道。

  “士就是读书人。”

  “那我应该也算是士吧,毕竟我也读过书,我还读过很多的书。”

  江平的话让韩峰忍不住笑了起来。

  “嗯,先生也可以算是士。士不可不恢宏。”

  士不可不恢宏?!

  “没错!”

  韩峰点了点头。

  “为士,当立德立言立功,当思社稷,当思万民,心怀天下者,当为士。”

  江平笑了起来。

  “韩先生,你可真会吹牛逼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