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依我看,杀了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82 2020.07.01 15:41

  第39章依我看,杀了

  风吹麦浪,稻花香。

  又到了一年秋收的季节。

  在收完麦子、稻谷之后,人们的时间开始多了起来。

  在这个没有娱乐节目的年代,人们喜欢扎堆的朝着青阳县城跑。

  秋收立冬之前,又到了侩子手忙碌的季节了。

  秋风肃杀,正是处刑的大好时机。

  江平浑身包裹在绷带当中,手提着明月站在了刑场之上。

  在刑场上面,负责监斩的是县令曹俊华。

  一堆堆的人开始奔赴刑场。

  有老人、年轻人、女人和孩子。

  明月很雀跃。

  江平却有些麻木。

  提刀!

  人头掉落!

  继续挥刀!

  人头继续掉落!

  无数的人头已经在整个刑场的前面堆成了一座小山。

  渐渐地,江平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浓。

  到了后来,每一次在刑场上面挥剑的时候,身边的血腥气居然像血液一样开始粘稠了起来。

  杀气!

  血煞!

  基本刀法(斩)!

  已经运用的无比纯熟。

  在系统熟练度的加持下,一路的飙升。

  终于,系统的提示音传了过来。

  【基本刀法(斩),已达宗师级别,领悟刀意:砍头台!】

  刀意?!

  居然领悟刀意了?!

  刀意不是应该是先天武道强者才能拥有的玩意么?!

  而且居然可以自悟出来?!

  如果说基本刀法(斩)到了宗师级别就可以領悟出一种刀意的话,那么是不是其他功法到了宗师级别,便都可以领悟新的刀意?!

  江平这个念头也只是一晃而过,就没有细想了。

  江平现在的心思暂时没有在武功上面了。

  刑台上面监斩的曹俊华看了一眼江平,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不错!

  既然江平要杀人。

  那么就让他杀!

  坏人杀的不少!

  无辜杀的也不少!

  这些被斩杀的犯人,大部分是犯人的家眷,包括韩峰的家眷。

  江平现在已经慢慢的开始朝着工具人的角色开始转换了。

  慢慢的。

  他将彻底的沦为一个只知道砍头的工具。

  敌人这不就被消灭了么?!

  呵呵!

  高人杀人从来不用刀。

  用信念!

  信念破碎了,正道的光就死了!

  正道的光?!

  呸!

  “江捕役,行刑完了?!”

  “完了,今天又杀了十三个,明天继续?!”

  “嗯!明天继续!”

  曹俊华说完之后,起身,带着一群人就回了县衙。

  监斩完了午时便已经过了,曹俊华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回去补一个午觉。

  就在曹俊华补觉的时候,外面的登闻鼓响了起来。

  登闻鼓响了?!

  是的!

  一个女人正站在县衙旁边的登闻鼓旁边,双手拿着鼓槌,敲响了登闻鼓。

  “你是何人?!为何来我县衙敲响登闻鼓?!可是有冤屈?!”

  江平今天当值,站在门口,看向了女人。

  女人正是张田氏。

  张田氏看了一眼满身包裹在绷带当中的江平。

  片刻之后闭上了眼睛。

  “民妇前来首告。”

  “你所告何人?!”

  “王氏牙行王远宗,一告他拐带人口,二告他曹营人命。”

  “可有状纸?!”

  “有!”

  张田氏拿出了状纸,递给了江平。

  江平点头。

  “你且稍后,我进去禀告上官。”

  江平还没有走进去,里边已经传出了声音。

  “县令身体抱恙,今日由蔺泽代为处理本案。”

  洪秋荣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已年迈,早有归田之心。江平,你累功已可为县尉,今日起你代为行使县尉之职,待县令上请平江府,你便为县尉。”

  说完,腰牌丢给了江平,径直回家去了。

  洪秋荣和曹俊华都躲了。

  不躲怎么办?!

  真过堂?!

  这登闻鼓一响,四面八方皆可闻。

  楚太祖的祖制,一旦有人敲响登闻鼓,那便是开堂审理此案。

  远近想过来听的都可以听。

  尤其是县学里边的那些个老学究和穷举人,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热闹。

  这些老学究和穷举人你别看他也只是一个读书人。

  问题是他们可以向御史台行文。

  一旦这事处理不妥,御史台便要过来找麻烦。

  这事不好处。

  而且,最重要的是。

  今天的事很蹊跷。

  很诡异!

  通缉犯居然过来首告!

  通缉犯官府拿不拿你是一回事。

  你特么走进县衙来首告是另外一回事。

  本来不去拿你,还可以用你潜逃来上请。

  现在你自己走到县衙,那便是不拿也得拿。

  张田氏知道么?!

  肯定知道!

  可是她还是来了。

  这蹊跷不蹊跷。

  更更何况。

  王远宗是乡绅。

  之前捐了一个功名。

  虽然是有名无实的功名。

  但好歹也是功名。

  大楚九律同样有八议制

  亲贵官等寻常不追究责任。

  一旦有人首告,那便是民告官,先打三十大板再说。

  蔺泽在大堂上坐着,看着江平将张田氏带了进来。

  斜眼看了一眼这张田氏。

  蔺泽便皱眉道。

  “张田氏,你要告王氏牙行王远宗?!”

  “嗯!民妇确是要告王远宗!”

  张田氏点头。

  果然,此言一出,县衙护栏外的民众便是一阵喧闹。

  “你一介女流,王远宗有功名在身,你可知道后果?!”

  “知道!先受三十大板!”

  听众又是一阵喧哗。

  这是因为,这三十大板为了防止有人在身上垫木板之类。

  是脱了裤子打。

  这样的规定也就决定了其实女人告官的话远远比男人受的限制要大的多。

  毕竟一旦女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脱了裤子。

  名节也就没有了。

  还怎么活着见人啊?!

  “你既然知道,那便行刑吧!”

  蔺泽说完,两个衙役便来到了张田氏的面前。

  脱开裤子之后,便开始行刑。

  整整三十大板。

  打完之后,张田氏的臀部已经血淋淋了。

  首告却还没有开始。

  江平看向了蔺泽。

  “这被告身份核实了,原告的身份确还并未核实。”

  “哦?!这原告的身份有什么问题?!”

  蔺泽饶有兴趣的看向了江平。

  “这原告系朝廷通缉要犯。”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一个通缉犯到衙门状告乡绅。

  这样的操作,大家看不懂了。

  “哦?!这张田氏居然是通缉要犯?!”

  “要犯!”

  江平点头。

  “那依你看如何?!”

  “杀了!”

  “杀了?!”

  蔺泽愣住了。

  江平却继续点头。

  “嗯!杀了!”

  说完之后,已抽出了肋下的明月。

  明月一晃,一个人头落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