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借你人头一用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39 2020.07.01 01:33

  第38章借你人头一用

  最近不打算用这张脸见人了。

  没脸了!

  江平又把绷带重新缠上了。

  把长裙换了下来,换上了捕快的衣物。

  接下来的这个人,有可能需要自己公职人员的身份了。

  而且,自己最好在接下来,隐藏实力。

  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的事实。

  田陌之间,江平缓缓的走过了田坎,来到了市集的一户人家的面前。

  这户人家住的房屋很是有些阴暗潮湿。

  房屋久未修葺,还没进门就已经闻到了一股霉味。

  一个女人正在天井里边浆洗着衣物。

  女人一身褴褛,显然生活很是艰难。

  一个胖女人又将一大堆的衣物丢到了她面前的洗衣盆里边。

  “这些衣物我们明天就要用,你可洗快点。这也是我们可怜你,才让你浆洗这些衣物,你看你,昨天洗的那些衣物,根本没有洗干净,我这人做人最公道了,但你也别这样不是?!扣钱,昨天的钱少五个钱!”

  说完之后,胖女人丢出了几十个铜板。

  铜板掉落在了地面的青石板上,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

  女人一愣,旋即强笑了起来。

  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瞧你说得,这衣服没洗好,确是我做的不错,这些衣服我浆洗好烘干之后,给你送过去吧!”

  “你知道就好!”

  胖女人骂骂咧咧了几句之后,却是抬头,看到了房柱子上面悬挂着风干的腊肉。

  “这腊肉我拿走了,我也是想不明白,你自己都这么穷了,怎么还经常买这么多的肉做腊肉!”

  确实也挺奇怪的,这家庭都穷成这样了,这房屋的周围还挂了好几块腊肉。

  “夭夭回来会吃的。”

  女人喃喃自语的说道。

  女人取下一块腊肉,走出来遇到江平。

  诧异的看了一眼江平之后,赶紧灰溜溜的溜走了。

  刚才这两人的对话,江平都听到了。

  这房屋破烂成这样,压根地是没有隔音的效果的。

  走到了女人的面前,女人正蹲在地上,一步一步的捡着铜钱。

  女人抬头,习惯性的想笑笑,看到江平的衣服之后楞了一下。

  “上官,你也要浆洗衣物么?!”

  江平摇头。

  “你是小夭夭的母亲?!”

  一句话,女人的脸色稍变,勉强点头。

  “是我!”

  “小夭夭在家么?!”

  江平开始揭女人的伤疤。

  女人闭上眼睛,深吸了两口气,这才睁开眼睛说道。

  “小夭夭我送去外婆家了,今天不在。上官怎么这么问呢?!”

  江平蹲了下来,和这女人面对面。

  鼻子差点都贴在一起了。

  江平继续揭女人的伤疤。

  瞪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说谎!你两年前向县衙报案,说你家的小夭夭失踪了。张田氏,你知道诬告是什么刑罚么?!”

  “《大楚九律》贼盗篇,诬告者反坐。”

  所谓诬告反坐便是诬告别人什么罪,自己就是什么罪。

  女人张田氏低下了头。

  张田氏,丈夫姓张,她嫁人之前姓田。

  丈夫死的早,只剩下一子,乳名小夭夭,失踪时不足六岁。

  在小夭夭失踪之前,女人把生活的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小夭夭身上。

  “你既然知道,为何诬陷王氏牙行,说他们抓了你的小夭夭?!”

  江平猛然之间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我看你是想讹钱!”

  女人的伤疤已经开始流出了鲜血。

  还不够!

  江平继续说道。

  “你想讹钱,所以你说王氏牙行抓了你的小夭夭,你数次到县衙无理取闹,县衙不理你之后,你就去找王氏牙行的麻烦,你杀人了!”

  “对!我杀人了!”

  女人抬头,朝着江平笑了一笑。

  “我杀了王氏牙行的人,不止一个,我还在杀!可是,你们没有证据啊!”

  “你承认了,承认了也是一种证据,由心定罪。”

  所谓的由心定罪,就是主观上县衙觉得这人犯罪了,那么哪怕是只凭屈打成招的口供,不看其他证据也可以定罪。

  江平看了一眼房屋周围悬挂的腊肉,闭上了眼睛。

  女人看了江平一眼,像是陷入了陷阱当中穷途末路的野兽,开始怒吼了起来。

  “对!我杀人了,我过去杀,现在杀,将来还要杀!不杀光王氏牙行的那群畜生,我是不会罢手!”

  吼完了之后,女人似乎平静了一些。

  说了一句近乎是梦呓的话。

  “我找到我的小夭夭了。”

  “他在哪里?!”

  女人继续说着梦话。

  “小夭夭最喜欢游泳了,他在游泳,是的,他在游泳。他还跟我打招呼来着。王氏牙行的人说我看错了。”

  江平闭上了眼睛。

  “你确实看错了,你疯了!”

  江平没有再多说什么。

  “去县衙吧,我在县衙等你!”

  “去自首?!”

  女人反问。

  江平摇头。

  “去首告。”

  “有用么?!”

  女人反问,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江平点头,轻轻的说道。

  “有用,县衙管不了的事情,我管!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追究你杀人的是,我是来向你借一样东西。”

  “借什么东西?!我这里还有其他东西可以借你的么?!你要我的这人?!”

  张田氏这个时候已经一无所有了。

  除了这个身体,她还真想不到自己有什么了。

  “是借你的人头!”

  “借我的人头管我的事?!”

  女人笑了起来。

  笑容有些复杂。

  开始有些在笑江平似乎有些不自量力。

  片刻之后,笑容却是转为了欣慰的笑。

  “青阳县很久没有来过像你这样有趣的不良人了。你知道县衙为什么在你之前一直不抓我么?”

  “因为抓你有伤亡,你已经疯了。而且留一条疯狗在外面,王氏牙行给县衙的钱就更多了,所以,县衙甚至可以帮着你瞒住王氏牙行。”

  “县衙不抓我,你抓我?!县衙管不了的事,你管?!”

  “是!”

  “我凭什么信你?!”

  “因为我是江平!”

  “正道的光?!”

  “嗯!正道的光!”

  江平走了,不再说什么了,回了县衙。

  至于女人来不来,就看她自己的了。

  女人之前是名派的弟子,少习武艺,寻常人拿都拿不住。

  PS:这章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故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