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正道的光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56 2020.06.24 08:38

  第25章正道的光

  小时候,妈妈常对我说,要做个好人,她还说,下雨天别站在树底下。

  可惜,最后我都没听妈妈的话。

  我不止没有做个好人,还在大雨天跳这么高。

  可是,这招真的可以用么?

  下面的刀手都震惊了。

  江平现在的举动实在太过于中二了。

  这家伙还真的是傻子!

  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做那么多没好处的傻事不说。

  如今还在下雨天跳到天空?!

  等等,跳到天空。

  解乙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过那个想法太过慌缪,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怎么可能嘛。

  大家也是这么想的。

  怎么可能嘛!

  沈威更是不忍再看过去了。

  太惨了。

  江平实在太惨了。

  年纪轻轻就陨落在此不说,临死前还疯了。

  有出招的时候一般出招一边自己喊的么?

  拍大戏啊。

  还有,口嗨你以为加攻击啊!

  怎么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

  在场的所有人也是这样想的。

  跳的高你以为就能提高一点伤害?

  解乙已经跟上去了,其他刀客离江平更是有十余步的距离。

  江平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就等他强撸飞灰湮灭了。

  可是,解乙还是觉得有些不安,这江平实在太过于诡异了。记得前些天他还还会武功,怎么突然变成武学奇才了呢?!

  难道

  他就是?!

  没错,他就是天运之子。

  解乙惊讶的发现跳跃到了天空中的江平的头顶上乌云好像比之前更多了一些。

  幻觉?!

  不!

  云层中的雷电开始闪耀,在云层中呈蛇形奔走,汇聚了起来。

  然后拧成一股绳。

  卡擦!

  天地之间猛然响起了一声惊雷。

  惊雷之后,电蛇朝着云层下面奔涌而下。

  “不是吧?”

  沈威已经张大了嘴。

  糟糕!

  解乙也大呼了一声。

  想要去阻止江平。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解乙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闪电。

  雷蛇倾泻而下,灌注到了江平身上。

  开始在江平身上游走了起来。

  表皮的肉瞬间便被烤焦,衣服也片片断裂,化作了无数的飞灰。

  强大的电流入体,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人体能够到达的极限。

  也辛亏是在半空当中,不然江平整个身躯都要直接被碳化。

  基本刀法(斩)+燕落!

  几乎是下意识的,江平使出了自己最熟悉的这招。

  一刀绝空,破碎虚空。

  成不成就看这招了。

  去吧!

  江平挥刀断落。

  一刀劈开生死路,

  两脚踏出是非门。

  这一刀已经完全不是这世间的任何一种刀法。

  而是挂逼!

  没错,别人用武术,你特么用法术。

  谁顶的住?!

  一道闪亮的光芒出现在了天地之间,原本宛如擎天白玉柱一般。

  在江平挥刀斩落之后,玉柱塌了。

  解乙首当其冲,一道白光之后直接被劈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是站在解乙身后的那些刀客。

  刀客想避开,可是已经晚了。

  这时候天降大雨,众人浑身潮湿的站在雨中。

  哪怕能避开也会被闪电电到。

  更何况这些人的速度能比闪电更快?!

  不存在的!

  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直接将平乐坊的坊墙斩成了两半。

  光芒笼罩着的解乙等一众刀客,尽数待在了原地。

  漆黑一片,生死不知。

  尼玛,正道的光!!!

  沈威心中大震!

  砰!

  一道漆黑的人形物体从天而降,砸在了地上。

  手中的横刀上面的电流还在飞快的蛇窜。

  江平!!!

  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不远处亭子中的王安心里边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朝着江平就走了过去。

  刚走两步,不远处的房屋当中,一个人影已经极速的掠了过去。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你们谁想杀江平,就从我尸体上面踩过去!”

  沈威!

  沈威跑了过来,想拿起地上的刀,没想到一碰手里就被点了一下。

  情急之下,干脆拧起一块板砖,叫嚣道。

  还有人么?!

  还有!

  守着平乐坊的城卫军。

  卫所官兵之前的时候一直就这么守在外面。

  手中端着短弩,一旦有人出了这坊间门,便旋即格杀当场。

  现在这门不用守了。

  门都没有了,还守个屁啊!

  不过卫所官军也不会进入坊间,而是尽数将自己手中的弩箭对准了江平。

  沈威挡在了江平的面前。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我不怕你们。”

  话虽如此,沈威的两股战战,看上去就是声严色厉。

  啪!

  横刀出鞘,后排的卫所官兵已经进入了战备。

  一段弩箭射击,之后便是近战攻击。

  十人小队,却给沈威以绝望。

  完了!

  弩箭都挡不住,更别说近战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当中走出了一个人,站在了沈威的旁边。

  “江捕役力战贼人,实是好人,正道之光!”

  “江捕役是正道的光!”

  一个又一个平乐坊当中的人走了出来,挡在了江平的身前。

  “退!”

  卫所官军一声呼和,朝前近逼一步。

  双方爆发冲突就在眼前。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县衙的暮鼓声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一慢三块,寅时三刻,五更天到了。

  宵禁结束!

  城防换防!

  另外一队卫兵走了过来。

  之前那一队卫兵并没有动,弩箭仍然在弦上。

  “你们想要造反不成!”

  新开的那一队城卫军伍长对着仍然保持战斗姿态的官兵说道。

  “此事已不可为!”

  凶肆中的老关看了一眼外面的城防军,用汤勺搅了搅砂锅里边的蛇羹。

  宵禁结束了,县衙的人要去衙门点卯,早起的升斗小民也要出来摆摊了。

  人多了,城卫军此时再动手就犯忌讳了。

  “炖了一晚上,入味了,来点不?”

  “我吃不下!”杨正生摇了摇头。

  “秩儿是他杀的!平乐坊除他之外,无人可杀我儿。”

  “这是你的猜测,你没有证据!”

  老关将蛇羹舀到了汤碗里边,开始喝了起来。

  “我不需要证据!你不是说过么?我以前想问题太复杂了,这次我想考虑简单一些。”

  呃,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平乐坊除了江平以外,其他人有那个胆量恐怕也没用那武艺。

  “可惜了,给那小伙子一点时间,说不定我们大楚或许会多一个大宗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