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大威天龙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09 2020.07.05 15:09

  王安死了。

  王远宗虽然没有看到屋外的情形,却已经感受到了王安的离去。

  王远宗是一个念旧情的人。

  牛二尚且如此,更别说跟他时间更长的王安了。

  王远宗拿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门被打开了。

  来的果然是江平。

  “爹爹!”

  外面响起了王念慈的声音。

  “我儿回来了,你杀不死我!”

  王远宗笑了起来,看向江平,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哦,真的么?”

  江平没有多哔哔,而是直接一剑刺了过去。

  王远宗喉咙被刺穿。

  卒!

  “不!”

  王念慈在坊间门口惊呼了一声,整个人直接撞破坊门。

  又多了一个人形窟窿。

  江平整个人很虚。

  那种虚就好像是在过分透支体力以后。

  腰酸背疼。

  意境本就不是后天能够用出来的东西。

  用着的时候挺爽。

  可也只是三秒真男人而已。

  结束了!

  千算万算没把意境使用完以后得bebuff时间算进去。

  这也没法。

  毕竟江平之前就没使用或者过这招。

  “我杀了你!”

  闯进来的王念慈看到了江平,和江平身边王远宗的尸体,大喝一声。

  整个人就好像一辆坦克一样朝着江平撞了过来。

  会被碾碎的吧。

  江平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一直跟在江平身后,之前完全没有动静的园空却是突然之间动了。

  大威天龙

  世尊地藏

  般若诸佛

  般若巴嘛空。

  双手手持不动明王印,却是挡在了江平的身前。

  然后

  然后王念慈就停住了。

  破不了防。

  大威天龙,恐怖如斯?!

  在园空面前,出现了一面透明气墙。

  王念慈被挡在了气墙之外。

  “常威,不是,和尚,你居然会武功?”

  “贫僧已经会武功好几天了。”

  会武功好几天了?!

  Σ(-`Д´-ノ;)ノ

  这和尚是挂逼吧?!

  园空没有过多的解释。

  其实在很久之前看到那观想图的时候,气息便开始自动运转了起来。

  这么多年,也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一个让和尚动手的契机。

  王念慈怒。

  握拳就朝着气墙攻击过去。

  一拳

  两拳

  三拳

  无数的拳影攻击到了气墙上。

  咣当!

  宛如玻璃破碎的声音。

  园空的气墙碎了。

  王念慈一拳攻在了园空的肚子上。

  园空像一个炮弹一般,直接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再也没有人挡在了王念慈和江平的身前。

  江平今天死定了!

  就在王念慈准备动手的那一刻。

  一个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

  脚步声!

  杀不了他了?!

  王念慈怎么肯就这样善罢甘休。

  抽刀断流。

  一刀便朝着江平劈了过去。

  刀气化作一道白链,一旦劈中,江平必死无疑。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道剑气隔空袭来。

  剑气来的很快,转瞬便已经到了王念慈的面前。

  王念慈双手抱住,想要硬抗这一剑。

  咣当!

  剑气和王念慈的手臂相接触,居然发出了钢铁交击一般的声音。

  王念慈还想继续近前。

  剑气以蓬勃之势汹涌而来。

  一剑

  两剑

  三剑

  漫天的剑气,削金断玉。

  饶是王念慈的铜皮铁骨也受不住。

  “你特么到底是谁?!为什么拦住我杀他?”

  王念慈终于忍不住了。

  一个秃驴也就算了。

  这青阳县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多的高手?!

  “赵春华,他杀了我未婚夫!你说我该拦你么?”

  赵春华?!

  王念慈想起来了。

  之前便有传言。

  这杨老侍郎给他儿子定了一门亲事。

  对方是赵国公的女儿赵春华。

  可是,如她所说的话,杨秩不是被这江平所杀了么?!

  既然这样,她救这江平做什么?!

  “我本来要来这青阳县杀杨秩的,杀了他,我就可以改嫁了,可是,现在杨秩却被别人所杀了,那就意味着我居然成了一个寡妇,换做是你,你爽么?!毕竟,杨秩被我杀还是被其他人杀,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王念慈很想吐槽。

  谁杀不是杀?!

  能有什么区别?!

  换做是我,我觉得更省事了。

  可是,还真无力吐槽了。

  因为在这赵春华出现之后,另外一个公子哥和一个女人、还有杨老侍郎、洪秋荣和曹俊华都来了。

  “我父被人杀了,你们不该给我一个交代么?!”

  王念慈嘶哑的声音看向了洪秋荣和曹俊华,以及两人身边的杨正生。

  “交代!必须交代!”

  杨正生看向了洪秋荣和曹俊华,问道。

  “此人杀我儿杨秩,更杀王氏牙行王远宗,还请两位为我与王贤侄主持公道,依《大楚九律》法办。”

  “职责所在,不敢辞耳!”

  洪秋荣和曹俊华尽皆拱手。

  “某位雍亲王之子向天歌,这位可是平卢衙内指挥使王将军?!”

  向天歌一拱手。

  王念慈的眼睛却眯了起来。

  现在不杀着江平,却等着秋后么?!

  不对!

  这杨正生压根地没有想着要杀这江平。

  不然为何要阻拦自己?!

  这家伙想要做什么?!

  不好!

  这家伙是在想保江平。

  那杨秩必然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洪秋荣和曹俊华手中。

  就如同自己的父亲王远宗做人牙子一样。

  这杨正生必然是还想着出仕为官。

  与其让这些成为隐藏着的地雷,还不如主动引爆。

  来个大义灭亲。

  给雍亲王一个国士的印象不说,还能和自己这等军镇中人划清界限。

  王念慈不是愚笨之人,只是刚才一时半会之间被杀父之仇冲昏了脑袋。

  在片刻冷静下来之后,就明白了过来。

  这杨正生实在是太过老谋深算了啊。

  现在这么多人,甚至雍亲王之子也在。

  今天却是杀不了江平了。

  倘若今天只是杨正生、洪秋荣和曹俊华等人在这里。

  王念慈哪怕是屠尽整个青阳县,也要为乃父报仇。

  可是现在,明显不现实了。

  王念慈转身。

  “那我便看看诸位怎么秉公执法了,倘若处置不公,这官司便是打到明堂,我也陪着诸位打!”

  说完,便转身离开。

  不离开不行!

  不然王念慈真的很害怕自己忍不住的就想要出手。

  向天歌这个时候才看向了江平。

  却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少年就是之前的那个女侠。

  江平浑身上下都被绷带裹住。

  江平倒是认出了眼前的向天歌,不过却没有相认。

  毕竟江平还是要脸的。

  总不能跟这哥们说。

  谢谢,其实我就是那天的那个女侠。

  社会性死亡。

  江平要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