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你们那条狗不错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26 2020.06.19 01:09

  第14章你们那条狗不错

  现场的气氛很是诡异。

  哭灵的人不见一丝眼泪,守灵的人则是默默的站在了旁边,浑身颤抖不已。

  伤心?!

  不!

  是给气的!

  脸被按在地上反复的摩擦。

  王家的人在外围,尽数手都落在了刀柄上,就等着王远忠一声令下,就要把眼前这个猫哭耗子的江平给直接斩杀。

  王氏牙行的生意的就是不法。

  平时有谁敢这么反复的挑衅王家?!

  王远忠要不是在江湖厮混了三十多年,恐怕当场就要发飙了。

  “小哥贵姓?”

  王远忠闭上眼睛,又深吸了一口气。

  生怕自己忍不住。

  “免贵姓江,江平,县衙新任的捕役,刚来县衙没几天,以后还要靠大家多多关照,给一口饭吃。”

  “牛二是你杀的?”

  王远忠直接切入了主题。

  “是啊,根据《大楚九律》贼盗篇,叨逼叨逼。”

  江平缓缓道来,大致意思就是我与牛二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我其实也不想,只是谁让牛二犯了法。

  大有挥泪斩马氏,不得已而为之的为难。

  王远忠已经完全平复下了心境,静静的听着江平的话,看着他表演,不时还点了点头。

  眼光落在了江平送的花圈上。

  “这首诗很是不错。”

  大楚缺诗才,尤其是缺少像这样装逼的诗才。

  承平已久之下,大楚的诗词曲牌大多是一些靡靡之音。

  这样的诗句一出现,极有可能会在短时间被士人所知晓。

  毫无疑问,这首诗会附带的将牛二的名字传出去,更会将他王远忠钉在耻辱架上。

  一不小心遗臭百年那种。

  “你喜欢就好!”

  江平也点头。

  “这诗当的起两百两银子。”

  王远忠说完之后,却是对王安吼道。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拿两百两银子出来。”

  王安以最快的速度从灵堂后面端出了一个木盘,里边整整齐齐的摆放了十锭白银。

  “这可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啊!”

  江平嘴上说着使不得,连连摆手。

  “使得!”

  王远忠笑了起来,笑的有些诡异。

  “江捕役今天的这礼太重了,必须要回礼,不然别人会说我们王家刻薄寡恩。”

  说着,王远忠却是将木盘硬塞到了江平手里。

  等到江平接过了之后,王远忠拍了拍江平的手。

  “这青阳县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最终到底还是你们的。我们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以后还是要将这青阳县交到你们手里边。区区银两,江捕役不用在意。”

  这话好像在哪里听过?!

  呃

  这王远忠在跟自己摆长辈的谱。

  难道也是在同时告诫自己,自己到县衙才几天,他不屑和自己一般见识么?!

  江平笑了起来。

  用木盘上面盖着银子的锦布把银子一卷,揣入了囊中。

  “王安,上茶。”

  招呼江平坐下之后,王远忠和江平攀谈了起来。

  “江老弟,我比你年长,就唤你一声江老弟吧。江老弟不知道对这青阳县有什么看法?”

  “地杰人灵,民风淳朴。”

  王远忠笑。

  “大楚立国两百余年,青阳县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规则。大楚九律本就是两百年前制定的律法,可能现在已不适用了也说不一定。”

  “可是圣人也没有废止这套律法啊!”

  江平朝着北面一拱手。

  “那你杀牛二,是因为私仇,还是公义?”

  “都不是,是由心。”

  两人这个时候却是没有再演戏,而是真正的像两个惺惺相惜的忘年好友一般的攀谈了起来。

  “由心?!”

  “嗯!由心,我只是觉得他该杀,于是便杀了。”

  王远忠点头。

  “江老弟有侠气。不过既然一些东西都已经形成了规则,那便是礼,不管这礼怎样,它到底运行了至少百年的时间,大家也都习惯了这套礼法,贸然之间改变,恐怕大家都不会习惯。”

  “总会慢慢习惯的。”

  江平微笑。

  王远忠笑,对着王安说道。

  “再拿两百两银子。”

  “多了多了!”

  这王远忠好奇怪啊!

  怎么老是给我银子?!

  虽然一个劲的说着不要不要,不过江平还是又将两百两银子收入囊中。

  有意思啊!

  被打脸成了这样。

  这王远忠居然还不停的给我送银子?!

  “江老弟专门过来一趟送这人头,不能让县衙的人说我们王氏不热情啊。”

  王远忠笑了笑。

  “这就是礼!”

  礼就是银子?!

  江平一拍大腿。

  “我懂了!”

  王远忠也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

  “江老弟懂了就好。”

  “谢王老哥提点,一番话说的我是矛舍顿开啊!这番话比这四百两银子贵重多了。”

  “江老弟是个明白人啊!”

  王安在一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收了就好,收了就好。

  做生意嘛。

  大家讲的是一个以和为贵。

  王家说到底是一个生意人。

  王家现在最头疼的是,江平如果真的像一个愣头青一样横冲直撞,那么接下来事情就更麻烦了。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牛二的事情在朝着不利于王家的方向发展。

  县衙把这江平从快手升为了捕役,再让江平过来送人头,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这一次牛二把县衙得罪的有些厉害,县衙极有可能会借着江平的这个事情做文章了。

  牛二打赢了也就罢了,偏偏带了百十个人,居然还丢了性命。

  这青阳县就好像是一个斗狗场一样,一条狗如果突然被其他的狗觉得软弱的话,那么其他狗就可能群起而攻之了。

  县衙不可怕,可怕的是,青阳县的其他势力怎么看待牛二的这个事情。

  当然,除了收买还有其他的办法解决江平。

  比如掳走江平的家人相威胁。

  可是,这江平跟老爷他们是一类人啊。

  单纯的人,纯粹的人。

  恶人!

  这江平进门的时候,倘若有一丁点的善念,也就不会将那“狗”给踢开了。

  给江平送银子,那是老爷已经认为江平有加入这场游戏的资格了。

  同化也是消灭敌人的一种方式嘛。

  眼见气氛一时良好,王安也松了一口气。

  江平的下一句话,却让王远忠和王安都愣住了。

  “我觉得你们门口那条狗不错,我们县衙正少一条看门狗,不知王老哥是否愿意割爱呢?”

  王远忠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睁开。

  “既然江老弟喜欢,那就拿去吧!”

  【系统任务完成,1000熟练度到账,请查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