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他求饶了么?!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94 2020.07.06 00:16

  洛阳,明堂。

  大朝会。

  严格的来说,洛阳不算是首府。

  长安才是。

  不过这里虽然是异世,地图大致和之前江平记忆中的世界除了大点之外,其他的地理位置差别不算太大。

  长安处西北,运河到不了。

  洛阳就不一样了。

  运河可以到,而且洛阳这里是从北从范阳到洛阳,再到长安。

  南则是可以直接到金陵。

  大楚靠得就是河运。

  陆运消耗实在太大,除非是贵重的货物,走陆运还有的赚,不然,便只有亏本的份。

  大楚的商人精着呢。

  所以,长安虽然是首府,可是论经济,是怎么也比不上洛阳的。

  奢侈更比不上。

  洛阳,可以吃到范阳以北的山货,还可以吃到新鲜的海鲜。

  长安不可以。

  于是,自从两年前,楚帝找了个理由。

  说长安闹饥荒,来洛阳就食之后,文武大臣便硬生生的在这洛阳待了两年。

  洛阳居,爽的是皇帝。

  大臣却很不爽。

  因为大部分的人都在长安买了房子。

  国子监在长安。

  各府衙门也在长安。

  皇帝跑了,五品以上大臣跟着,其他人却不能跑来洛阳啊。

  衙门还是要开,事儿还是要办。

  这下决定的人在洛阳,办事的人在长安,这一来一回,又没有电话。

  大家办公居家都很难受。

  这不,一遇到大朝会,又开始老生常谈了。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大太监董长林吆喝了一声。

  立马有人出列。

  “臣有本,圣人居洛阳已有两年,臣请。。。。。。”

  话还没说完,楚帝摆手。

  “此事容后再议。”

  下面差点就引起了一阵嘘声。

  要不是众人掂量着喝倒彩要砍头,估计就真的要嘘了。

  雍亲王居于大朝列之首,太子之后。

  长安是天下首府,更是雍州首府,首府封给了雍亲王,这其中的意思就很耐人寻味了。

  雍亲王正三品。

  在雍亲王之后的帝国宰相是从三品或者是视同三品出身。

  没办法,有的人一出身就站在了别人的终点。

  楚帝年老了。

  太子已辅政多年,无错处,表现还有圈有点,宰相,六部都站在了太子身后。

  大理寺少卿看了雍亲王一眼,然后出列。

  “臣有本。”

  “奏来!”

  “青阳县张田氏首告王氏牙行王远宗,一告其拐卖妇孺,二告其谋财害命。”

  楚帝眉头一皱。

  这一个贩卖人口的案子你拿到大朝会上说?!

  闲的么?!

  不过既然他都说了,那么楚帝也挥了挥手,给了个大饼。

  “依法办!”

  这特么就是句空话。

  依法办是怎么办?!

  大楚不是只有九律。

  此外还有诏书,皇帝律令,甚至还有每年的君前奏对。

  只要楚帝说善,那么都可以算是律法。

  大理寺少卿谈了一口气。

  补充道。

  “张田氏是个通缉犯,名字在海捕文书当中。”

  这事就有意思了。

  一个通缉犯跑去衙门首告别人。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哪怕首告成功也难逃一死么?!

  不过,张田氏这样的行为也是猪心啊。

  比那这个羊心,牛心厉害多了。

  什么话没有假?!

  将死之人之人说的话。

  拿命去告的事情自然是有天大冤屈的。

  也多半会石锤的。

  “查来是否真有此事?!”

  “有,王氏牙行所犯罪行确如张田氏诉状中所言,更有甚之。”

  “张田氏呢?!”

  “死了!青阳县捕役江平杀得。”

  “恶吏,莫不是和那王氏牙行一伙的?!”

  “王氏牙行呢?!”

  “首恶王远宗,王安皆已伏诛。”

  “谁杀得?!”

  “江平!整整杀了王氏牙行上上下下三千人!”

  嘘!

  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江平是魔鬼么?!

  两边都杀!

  好像两边还没毛病。

  “这江平有点意思啊!”

  楚帝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了这大理寺少卿。

  既然都死了,那这大朝会上你说个球?!

  雍亲王也笑了起来。

  “确实有点意思。江平在那青阳县县衙当值一百二十天,杀人便杀了五千余人。王氏牙行三千人,海捕文书五百人,其余为当刽子手时候斩杀的死刑犯,他还杀了一个人。”

  当值一百天就杀了近万人。

  那不是一天要近百人?!

  这江平每天不是在杀人,就是在去杀人的路上。

  还真是个刽子手。

  等等,他还杀了一人?!

  是谁?!

  楚帝也看向了雍亲王。

  既然话都说道这里了。

  雍亲王自然会说下去。

  果然,雍亲王拿出了一个卷宗。

  “他还杀了前户部侍郎杨正生之子杨秩。”

  “哦?!”

  杨正生,好像有点印象。

  户部侍郎,对了!!!

  之前很会给自己挣钱那个。

  不过前两年好像致仕了。

  “杀了杨正生的儿子?!”

  楚帝皱起了眉头。

  “是,杨秩横行乡里,多行不轨之事,青阳县官吏因杨正生之故不敢管,后杨正生致仕,杨秩却也消停了一段时间,不过前不久女千营妇女,杀人全家,被江平发现后,那江平也没报告上官,直接便杀了。”

  “杨正生态度如何?!”

  楚帝看向了雍亲王。

  雍亲王不语,只说了一句。

  “他带了一样东西,还有一句话。”

  东西自然是杨秩真的那本卷宗。

  把这卷宗交出来便已经代表了杨正生的态度。

  “话呢?!他求饶了么?!”

  标准的霸道总裁的对白啊!

  雍亲王摇头。

  “这是他的奏表。”

  楚帝从董长林手中接过奏表。

  “……臣有罪,杨秩少时臣少有管教。杨秩该杀!江平虽然以武犯禁,然终杀的是不法之徒,其行罪在不赦,其情却可免,故臣请免其死罪,改流三千里。”

  楚帝久久不语。

  有些人走了,这个时候才会记起他的好。

  像这杨正生,在朝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忙的很晚,都是在值房里边便睡了。

  所以老来只有一子。

  还疏于管教了。

  “他居然可以容下自己的杀子仇人?!呵呵”

  楚帝笑了起来。

  是不可不恢宏!

  不管这杨正生是出于真情还是假意,单单这份不徇私情的冷静高姿态,很快便会在士林传为美谈。

  能忍!

  这人有资格成为棋手之一了。

  而且既然是雍亲王说起这个事,想来杨正生也做好了他的选择。

  “礼部尚书好像已经年迈了吧?!”

  太子一直没说话,楚帝这话却让太子瞳孔猛然就是一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