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 一剑断时,落落磊磊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46 2020.07.04 22:54

  “你怎么确定杨正生一定会保你?!”

  王远宗看向了江平。

  “人生有时候总会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

  江平淡淡的说道。

  “你这是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了你的敌人,值得么?!”

  江平没有说话。

  而是默默的把手中的明月放在了桌子上面。

  此事,已经再也没有了斡旋的余地。

  王远宗看了江平一眼。

  然后,一个懒驴打滚,就朝着自己身后的位置滚了过去。

  江平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最后喝了一口。

  “杀了他!”

  王远宗高叫了一声。

  所有的人都在等王远宗这句话。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拔出了手中的刀剑就朝着江平攻了过去。

  一道圆弧形的亮光闪过。

  转!

  以江平为中心,所有的人,物件全部一刀两断。

  “今晚谁对我出手,我杀谁!”

  在这王氏牙行当中,不乏有曾经的受害者。

  但是,重要么?!

  受害者最终还是加入到了王氏牙行当中,成为了新的加害者。

  张田氏的人头就放在卓案上,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屠杀一开始,所有的人开始见血之后便都开始疯狂了。

  一个劲的朝着江平攻击而去。

  江平现在已经早不是之前那个初哥。

  刀很稳,手很狠。

  正如他所说,今晚谁向他出手,他就杀谁。

  被人推着过来,也杀!

  一时间,整个王氏牙行彻底血流成河。

  王念慈正在朝着青阳县的方向飞奔而去。

  不止是王念慈,还有最少二十骑的牙兵。

  牙兵是节度使下最精锐的部队。

  江平一个人,而且之前还不怎么会武功。

  王念慈并不认为自己有回去一趟省亲的必要。

  不过既然王远宗都已经来书了,自己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回青阳县了。

  于是,王念慈便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带了二十多个牙兵,王念慈便朝着青阳县赶了回来。

  这快要到青阳县的时候,便让一个牙兵先带了个口信回去。

  其他人则是随后就到。

  没想到的是在牙兵带信返回后不久,青阳县衙的人也来了。

  还带来了一个消息。

  江平可能已经得到了自己马上要回来的消息,居然已经准备动手了。

  王念慈赶紧的朝着青阳县赶了回去。

  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四更天了。

  还有个把时辰就是五更天。

  宵禁结束,可以入城了。

  可是,王念慈等不了。

  许不会有什么事情,毕竟他也在家中。

  王念慈这样对自己说道。

  “平卢衙内指挥史王念慈要入城。”

  旁边牙将上前呼和了一声。

  “城门已关闭,诸位只有明天进城了。”

  城门上守将强自镇定的说道。

  守城官兵皆是卫所军兵,县尉调动不得,也辛亏江平前段时间靠通缉令赚了些银子,硬是给自己买了一个晚上的时间。

  旁边的牙将还想再说话,王念慈已经闭上了眼睛,片刻之后,便睁了开来。

  下马,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的吊桥早已经拉了起来。

  他要干嘛?!

  周围的守城官兵有些费解。

  王念慈看了一眼护城河。

  护城河有三丈。

  然后退后。

  退后五丈,然后开始助跑。

  快到护城河旁边的时候,猛然越起就朝着护城河对岸已经拉起的吊桥装了过去。

  咣当!

  一声闷响几乎响彻了整个青阳县。

  护城河的吊桥镶有铁板,平时用桐油养护,坚硬无比。

  眼下居然被直接撞出了个人形窟窿。

  守城官兵不敢阻挡。

  平卢是天下十镇之一,上前王念慈会直接杀人。

  在斩断吊桥铁链之后,王念慈没有等其他人朝着王氏牙行就奔跑过去。

  江平这边杀戮仍然在继续。

  整个人已经完全被鲜血打湿。

  在朝着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王远宗很奇怪。

  近乎两个时辰了。

  自己已经变换了四次方位。

  可是每一次江平居然都可以找过来。

  这家伙属狗的么?!

  王念慈看向了旁边的王安。

  喝了一口茶,强自镇定下来。

  “杀了他!”

  王安点了点头。

  “好!”

  说完出门,便迎上了江平。

  江平看向了王安手里边的剑。

  “你不叫王安。”

  王安点头,目无表情。

  “没错,我叫罗佛春,是一个剑客。”

  罗佛春同样也是海捕文书上的一员,二十年前曾经杀了很多人,当时这人也没有靠山,只是在后面突然消失了。

  “不!你不是,你是一条狗,老狗,已经不是那个昔日杀人不眨眼的剑客了。你怕死,所以这么多年一直躲在了王远宗这里,成了他的一条狗。”

  江平看了一眼王安,笑了起来。

  “你和我家那条好像也没有区别。”

  “牙尖嘴利。”王安唾了一句。

  出剑便朝着江平攻击而去。

  漫天的剑影,虚虚实实,也分不清哪个是虚,哪个是实。

  江平退后两步。

  王安的剑影却是如影随形。

  一大股血腥气息漫了出来。

  这里死了很多人,自然也有很多血腥气息。

  王安本没有在意。

  可是,片刻之后,王安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终于发现。

  血腥气息是从江平身上出现的。

  江平消失在了原地。

  又是那招转?!

  王安回过头,一剑便朝着身后刺去。

  身后空无一人。

  江平出现在了王安的左侧。

  王安赶紧转身。

  片刻以后,浑身上下已经笼罩在了剑影当中。

  他在护住自己的身体。

  江平的身法太快,王安跟不上。

  于是便选择了最保守的办法,先护住自己再说。

  “你确实是老了,以前的你杀人又怎会如此爱惜自身!”

  王安不理会江平,继续舞剑防守。

  江平身上的血腥味却越来越浓。

  终于,周围就好像是泥潭一样,连空气都变得宛如血液一样粘稠。

  江平出剑。

  王安惊讶的发现。

  自己眼前的江平居然越变越大,在自己面前就好像变成了擎天巨人一般。

  一剑断时,落落磊磊。

  王安在片刻之间居然觉得自己如同蓬头傀儡被斩断了线一般。

  浑身上下居然控制不住的停滞了一下。

  本来舞剑的身形一顿。

  一条血线出现在了王安的脖子上面。

  刀意!

  这家伙为何会刀意?!

  意境。

  那不是只有先天高手才会的东西么?!

  王安来不及想了,人头已经掉落在了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