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039 2020.06.24 08:00

  第23章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沈威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和床上的那个姐儿抱成了一团。

  好可怕啊!

  这是在屠坊!

  更可怕的是,自己被洪秋荣给舍弃了。

  倘若是真的要发生屠坊这样的大事,洪秋荣没有理由不告诉自己。

  唯一不告诉自己的理由便是

  自己也在被屠杀之列。

  洪秋荣!

  你个狗日的!

  今天倘若劳资真的能活下去,你给我等着,劳资不搞死你!

  虽然心中暗暗发狠,不过沈威却也相当清楚明白。

  这今天极有可能他是回不去了。

  既然能作出屠平乐坊此等事,对方必然把一切计划的清清楚楚,不允许有半等的纰漏。

  否则,这平乐坊中的事一旦有人抖出去,必然也是滔天大案。

  “你不是捕快么?怎么不出去制止他们?”

  “屁,你看这外面这局面是我们可以参与的么?我进去就是送菜!”

  沈威唾了一口,选择继续苟。

  门一脚被人给踹开了。

  终于轮到我了么?

  沈威一咬牙。

  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

  本来想继续苟下去的沈威看到门被人踹开之后,没有选择了。

  只有拿着刀站了起来。

  两股战战,莫敢向前。

  “你别过来,大楚九律听说过么?我杀你,不以防卫过当论。”

  那人冷冷的看着沈威,然后,一丝血线从他头顶上慢慢的弥漫了开来。

  这人软倒之后,露出了他身后的江平。

  “哟!威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江平笑着向沈威打了一个招呼。

  不知怎么的,沈威觉得江平现在的样子比面目狰狞来的更让自己害怕。

  “没!外面声音太大,睡不着!”

  沈威嘴角抽抽两下。

  “你呢?”

  “我在加班嘛,这不是睡着睡着就有匪寇出来了么?我们是兵,要抓贼的嘛!”

  江平一脸的理所当然。

  许是杀了两个时辰,真的杀的有些累了,居然遇到沈威之后还能吹两句。

  “那你抓了几个了?”

  “呃,好像一个都抓不到,我也很无奈啊!他们都拒捕!”

  神特么的拒捕。

  所以你把他们都给杀了?!

  沈威发现自己也会吐槽了。

  “那你继续努力,我还要睡觉呢!”

  “嗯,好咧,要把门给你带上么?”

  “带上吧!”

  门缓缓的被带上了。

  不知道怎么的,跟江平吹了这么一阵之后,本来异常担心自己接下来命运的沈威居然开始有一些坦然了。

  没错!

  自己被放弃了。

  被放弃的自己已经不算是洪秋荣阵营的人了。

  自己哪怕今天活下去的话,接下来的处境都相当的堪忧了。

  必须要想办法了。

  杨秩可能是江平杀的!

  沈威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

  从结果倒推来看。

  整个平乐坊当中,只有江平才有这个实力。

  这不怪沈威之前没有想到江平。

  之前在这平乐坊当中的时候,沈威的一门心思都在姐儿身上。

  江平那边消失的事情,那个娼女又没有告诉沈威。

  在当时的时候,沈威自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

  可是现在

  现在江平正在外面大杀四方。

  沈威又不傻,当时江平那屋出现了短暂的停顿声。

  在之前想来,那很正常。

  毕竟有人喜欢大声一些,有人则办事的时候相对来说要含蓄一些。

  可是,现在想来,却是不正常了。

  自己和江平一来这平乐坊,杨秩就出事了。

  哪里有那么巧的事。

  虽然仍然想不通,江平当时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后,上坊那边没过多久就传来了有人被杀的呼喊声。

  江平是如何在第一时间找到杨秩的位置并且杀了他的。

  但是,毫无疑问,现在这平乐坊当中,只有江平有那手段,并且有那动机。

  要知道,死去的老廖和江平有旧。

  江平不会杀我吧?!

  记得之前自己好像是要江平纳投名状来着呢。

  沈威突然之间想到这一点,不由得就打了一个寒颤。

  以后,一定要对江平好一点。

  外面的喊杀声越来越少了。

  自己必须要做一点什么了。

  跟着江平走,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既然已经被放弃了,沈威现在不得不要为自己打算了。

  马上就要到演时了。

  宵禁要结束了。

  这包围平乐坊好歹也是功勋啊!

  有些事情能做,但是不能说得。

  包括在平乐坊大肆的屠杀这等事。

  站着的,才有资格说话。

  失败了的,就只有躺下。

  这就是青阳县最基本的规则。

  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沈威想到这里,提起刀就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你疯了?!”

  旁边的姐儿一看沈威这样子,被惊吓道了。

  这沈捕役发哪门子疯。

  在屋里边抱着自己不香么?!

  外面风大雨大,还有杀人越货之事,这个时候出去,以沈大爷的身手不是去送人头么?

  “你才疯了呢!富贵险中求!现在正是富贵来了的时候!”

  沈威说完之后,就提着刀跑了出去。

  “我与罪恶不共戴天!”

  等到沈威出去之后却是愣住了。

  只见解乙正拿着刀微笑着看向了自己。肠道

  在他对面的则是江平。

  江平也微笑着看向了沈威,不管怎样,沈威能提着刀出来,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了。

  “你们都在啊?!那你们忙,我先回去了!“

  沈威讪笑一声之后,还就当真转身回到了房间当中。

  只不过房间的纸窗户被捅破了一个小洞,一只眼睛从小洞里边望了出来。

  江平和解乙都不再理会这个活宝。

  “你成长的速度让我都有些惊讶。“

  解乙微笑着说道。

  “哦,说不定我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解乙点头。

  “那我动手了。“

  江平点头。

  “请!“

  毕竟同事一场,对解乙客气点一点也是应该的。

  至于解乙怎么也会参加到这场对平乐坊的屠杀当中,江平想都懒得想。

  解乙缓缓地拨出了长刀。

  横刀拖在了地上。

  然后脚一顿以后,就朝着江平飞快地跑了过去,一个旋身以后,长刀劈砍而出。

  江平手中断刀迎了上去。

  哗啦!

  两人错身而过,过了第一招。

  人还在中途,解乙已经砍出了第二刀。

  第二刀朝着江平的脖子劈砍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