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大家都很纯粹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36 2020.07.02 18:11

  安乐坊就在平乐坊隔壁。

  青阳县所有的的市坊大小都差不多。

  杨正生的府邸就占了整个安乐坊面积的二分之一。

  这很正常。

  作为青阳县唯一一个能官至四品的官员。

  杨正生可以拥有这样的宅邸。

  这不违制。

  安乐坊剩下的二分之一是县学所在。

  每天早上被读书声叫醒,每天夜晚还无人吵闹。

  这样的学区房,不论在哪个朝代都是相当值钱的。

  六部尚书相当于部级,侍郎相当于副部级。

  户部管人事、管财政。

  相对于其他部门来说,又高半级。

  所以,论品秩的话,杨正生可以说已经是文臣当中那么极少的一小戳人了。

  杨正生一生,并不贪财。

  哪怕是在户部,这致仕之后也就不过十万两银子,加上楚帝给的几千亩永业田。

  在没有封爵的情况下,朝廷能给几千亩的永业田已经是极好的了。

  本来五十多岁,也不是一个必须要致仕的年纪。

  不过没办法啊!

  朝廷当中文臣看不起宦官,宦官看不起文臣。

  其实也不是什么看不起。

  主要是朝廷就那么一亩三分地。

  饼就那么大。

  大家还是要争一争的。

  现在党争正在严重,杨正生已经嗅到苗头了。

  提前致仕回家避祸。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雍亲王居然还派人来请了。

  而且派的是自己的儿子。

  加上了自己的前未来儿媳妇。

  之所以要用前,是因为现在杨秩已经死了。

  赵春华现在几乎可以算是未嫁先寡的寡妇了。

  争国本需要几个条件。

  一个是宫中要有人。

  雍亲王的妻子是赵氏,宫中有赵妃照应。

  这点已经有了。

  一个是朝中要有人。

  杨正生倘若能加入雍亲王的阵营。

  这一点对雍亲王来说自然是极好的。

  所以这才让其子向天歌带上了赵春华过来请。

  杨正生有愧于赵春华。

  本来的婚约已经做不了数了。

  还连累赵春华成了寡妇。

  一旦见了赵春华,杨正生能说不去么?!

  既然见了面不好说,杨正生这段时间也就避而不见了。

  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

  一直龟缩在了自己的府邸当中。

  现在的杨正生就在自己的书房当中。

  书房没有掌灯。

  一片黑暗。

  杨正生在撸着猫。

  饶有兴趣的看向了面前的这个孩子。

  孩子是一更天暮鼓敲响之前进安乐坊的。

  孩子叫做小安。

  “你说你是江平叫来的。”

  “是!江平让我带一句话和一封信给你。”

  “你说,我听着呢!”

  杨正生微笑。

  “他让我带的话是你儿子是我江平杀的,他的佩剑在案发现场的茅坑里边。”

  果然!

  杨正生闭上了眼睛。

  也就是良好的涵养没有让他当场就这么发作。

  橘猫叫了一声。

  从杨正生的腿上跳了下来,朝屋外跑了出去。

  “信呢?!”

  小安递过去了江平的书信。

  信里边只有一首诗。

  旁边的老奴用火折子点燃了书桌上的蜡烛。

  库房里边的银子全部花光了。

  永业田也没有了。

  杨府已经完全断了收入来源。

  下人自然都走光了。

  杨正生的夫人也回了娘家。

  顺便还弄了一份休书过来。

  只剩下这本家照顾了杨正生三十多年,从书童时候就在的老奴还待在这杨府了。

  整个房间瞬间有了一丝的光亮。

  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

  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

  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

  一丈夫兮一丈夫,千生气志是良图。

  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

  这是长歌行那首诗。

  杨正生看完,眼睛又闭了起来。

  半晌,杨正生这才睁开了眼睛。

  江平去了王氏牙行。

  带着张田氏的人头。

  然后带了一个口信和这一首诗给自己。

  其实这已经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杨正生的手中。

  王远宗一死,王念慈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江平必然要面对一个节度使之下第一人的报复。

  这种人的报复绝对不是洪秋荣或者曹军华那样级别的人可以保得住江平的。

  整个青阳县,只有一个人可以让江平在杀了王远宗之后仍然可以逃脱死罪。

  那便是杨正生。

  不!

  还有一个人。

  只不过这个人江平也搭不上线,需要杨正生来进行操作。

  杨正生会救江平么?!

  会救自己的杀子仇人么?!

  不知道!

  江平自己也不知道。

  江平实际上是在赌。

  在赌杨正生真的像平乐坊的黑菜头小婉给的资料那样。

  是一个纯粹的政客。

  是和江平、王远宗一个类型的人。

  “恶人”!

  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折手段的恶人!

  杨正生从自己的抽屉里边拿出了一个卷宗。

  自己儿子犯案的卷宗。

  里边有杨秩的笔录,现场勘验笔录,证人证言等等一系列的材料。

  可以说杨秩的犯罪事实是异常清晰的。

  是毋庸置疑的。

  这个才是真正的卷宗,县衙的那一份早已经被曹俊华给掉包了。

  今天江平去了王氏牙行,杨正生完全可以当做自己不知道。

  借王念慈之手直接杀了江平。

  可是,杨正生舍不得。

  这是一个好机会!

  雍亲王的儿子向天歌就在这青阳县。

  自己有再次出仕的机会!

  不止是再次出仕,自己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做像功成身退之后,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的千古名臣的机会。

  江平!

  就是这个机会!

  杨秩人死都已经死了。

  人死不能复生。

  人总要向前看,不是么?!

  而且,杨正生也确实是一个讲究实际的人。

  宦海浮沉多年,早已经对权术人心掌握的淋漓尽致。

  在闭上眼睛一会儿之后,杨正生终于睁开了眼睛。

  江平知我!

  所以信里边没有其他的内容,只有这一首诗。

  心中默默的道出这一句之后,杨正生自己都是一晒。

  可能真正知道自己的便是自己的敌人吧。

  江平!

  已经勉强可以算是自己的敌人了。

  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想到这里,杨正生终于下了自己的决断。

  棋局已经开始了。

  是该自己落子的时候了。

  “准备一下!”

  老奴点了点头。

  “是去驿站么?!”

  “嗯!也是时候去见见我的未来儿媳妇和向天歌他们了。”

  老奴点头,让小安在外等候之后,在书房的里屋开始服饰杨正生穿衣起来。

  长夜漫漫。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PS:本以为自己努力失败,放松一下之后,憋出来一章,诸位客官,求个票哦,谢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