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歌下酒,公子向北走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268 2020.06.21 01:09

  第16章公子向北走,歌下酒

  江平喝了一口酒,然后轻轻吟唱了起来。

  天覆吾,地载吾,天地生吾有意无。

  不然绝粒升天衢,不然鸣珂游帝都。

  焉能不贵复不去,空作昂藏一丈夫。

  一丈夫兮一丈夫,千生气志是良图。

  请君看取百年事,业就扁舟泛五湖。

  一时间满场皆静。

  半晌,沈威这才一拍桌子。

  “好诗。”

  小婉也看向了江平,眼中似乎有异彩在流动。

  江平一晒。

  本来就是一首好诗。

  不好的话也不会被片方选中,用来配三小的颜值了。

  本来嬉皮笑脸的洪秋荣沉默了下去,片刻之后嘴角却是稍微扬起了一个角度。

  略带苦笑。

  这江平终究是不甘平凡。

  这一首宰相诗。

  也是平行时空的那个世界那个朝代最后一个名相所作的诗句。

  在他之后,那个荣耀的名字直接沉默了下去。

  曾经,他也曾想过力挽狂澜,却终究抵不过那个年代的老去。

  他也是一个有侠气的宰相。

  敢于面对规则,作出最后一次冲刺。

  他也是大唐最后的风骨。

  与其吹皱一池春水,不如仗剑东去。

  “大丈夫,生当入明堂,居长安,守襄阳,封狼居胥,向北望。”

  小婉倒酒。

  将酒碗到了江平面前。

  却是笑道。

  “公子这诗好是好,可惜不是奴家可以唱的。不如公子再为奴家作诗一首。”

  江平一口干掉。

  所以俗话说的好啊。

  这女人就是麻烦。

  要了一首还要另一首。

  诗是没有了。

  歌却还有一首。

  江平看向了小婉。

  小婉害羞低头。

  江平伸手抬起了小婉的下颚。

  “那你听好了。”

  一笑之后,这才拿起了木箸,敲起了碗碟。

  “公子向北走

  .....

  愿你三冬暖

  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

  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

  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

  有好人相伴”

  这个歌不同于清平乐、短歌行、长歌行那样是这个时代的流行因素,却通俗易懂,也别有一番风味,倒也像小婉这样的小家碧玉能唱出来的。

  “小婉你也送了,给我们也来一首!”

  洪秋荣看向了江平。

  “洪班头也要一首好歌下酒?”

  “有么?!”

  洪秋荣挥挥手,旁边的解乙给他倒酒。

  江平眯眼,点头。

  “有!洪班头真要听?!”

  洪秋荣点头。

  “必须得听,这歌怎么啦?”

  “这歌上头!”

  说完之后,江平笑,放下木箸,端起酒碗。

  一饮而尽。

  唱道:

  喝了咱的酒

  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的酒

  滋阴壮阳嘴不臭

  喝了咱的酒

  一人敢走青刹口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

  一时间全场又是皆静。

  犯禁了!

  “好!就凭这句见了皇帝不磕头!当浮一大白!”

  洪秋荣一拍大腿,端起酒碗,同样也是一饮而尽。

  众人这才有缓缓的喝了起来。

  这歌确实上头。

  尤其那句见了皇帝不磕头。

  歌下酒,越喝越有!

  一碗一碗喝着酒,众人却是没有再说话。

  只剩下小婉独自在一旁悠悠唱着公子向北走。

  醉了。

  三班衙役皆醉了。

  不管是真醉还是假醉,大家必须都得醉。

  因为洪班头都醉了。

  这年头一直清醒不容易。

  当一个清醒地衙役更不容易。

  何况今天这江平的诗歌还真的是很不错。

  有宰相诗,有小家碧玉吟,有贩夫走卒的慷慨激扬。

  众人总能得到几分共鸣。

  这就是诗歌的力量。

  “今天就到这里吧!劳资醉了。”

  洪秋荣起身,差点没站稳。

  “你没醉!”

  沈威笑了起来,就想要把洪班头给按来继续坐下。

  解乙突然伸手,搭住了沈威的手。

  沈威面色凝滞了。

  因为解乙的手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却是搭在了自己的脉搏上面。

  洪班头一个踉跄,却是推开了解乙。

  “我都说了我醉了!还不快送我回去!”

  “洪班头,我送你吧!”

  江平站了起来。

  洪班头认真的看了一眼江平,然后微笑着摆了摆手。

  将马上要起身的江平按了下去。

  “坐下,今天大伙儿高兴,小乙,我们县衙的人有多久没有这么上头了?”

  “快三年了吧!”

  解乙脸也很红,也好像是很醉,不过却给江平一种感觉。

  他很冷静,也很清醒。

  “嗯!三年!今天多亏了江小哥的诗歌啊。那些年少的梦啊!哈哈!”

  洪班头笑了起来。

  确实是醉了,江平又想起身。

  洪班头又将江平的肩膀给按了下去。

  “今天大家说了那银子是你的,就是你的。你知道为什么两百两让小婉出来么?”

  两百两银子,不论放在哪里都是一笔巨款。

  毕竟一个快手年俸才二钱啊。

  放在这青阳县,可以买一套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了。

  还是在平乐坊的旁边,青阳县最豪华的地点。

  小婉用衣袖掩住了脸,羞不自胜。

  旁边的另外一个小娘则是在一旁笑着补充道。

  “恭喜公子,贺喜公子,今天是公子和小婉的好日子,那两百两是小婉的梳笼钱。”

  一听这话,江平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却是醒悟了过来。

  梳笼钱。

  这个年代说话就是文雅。

  不就是piao资么?

  呃

  等等,自己的信条好像白嫖才是王道啊!

  两百两银子啊!

  就一晚上,那是镶......

  虽然是第一个晚上,可那啥也太贵了!

  当然,江平也明白,这不能怪人家肉价贵!

  毕竟像小婉这样的姑娘,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卖方市场。

  这平乐坊每一批也就那么一两个,为的就是一个招牌。

  招牌没了,再从新弄个,也是要花大价钱的。

  “不可,不可!”

  江平赶紧摆手。

  小婉委屈了。

  挺了挺36D,垂涎欲滴的说道。

  “公子莫非是嫌弃奴家么?”

  江平一把握住了小婉的手。

  “婉,我们之间不能谈银子。”

  这家伙这话说得?!

  当即旁边的姐儿就变了脸色,小婉也愣住了。

  “把你和银子放在一起就一个字,俗!其实,小婉,你知道么?在刚才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我们以前似乎在哪里见过!”

  当然见过!

  你杀杨秩的时候。

  小婉没有说话,等着江平继续说。

  虽然明知道江平是在忽悠自己,不过男人嘛,能这么忽悠人的已经不多了。

  “那句话叫做什么来着,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江平一拍大腿。

  小婉愣住了。

  片刻之后却是闭上了眼睛。

  算了。

  虽然明知道这厮是舍不得自己的钱。

  不过能这么舍得下血本忽悠女人的,已经很少了。

  “秀贤,把银子退给江公子吧!”

  沈威愣住了。

  “小婉,你不能这样啊,当初说好的两百两银子就可以给你梳笼了的啊.......”

  小婉低下了头。

  “是啊!可是也可以不要银子的。”

  这声音越说却是越低了。

  沈威愣住了。

  白嫖?!

  这也可以?!

  不管怎样,秀贤到底还是扶着自家姑爷进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