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开局就犯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佛度有缘人,我杀该杀人

开局就犯禁 青铜战五渣 2122 2020.06.27 00:21

  第30章佛度有缘人,我杀该杀人

  【宿主:江平,字浩南,在整个青阳县只有一个浩南,就是江平江浩南。】

  【坐标:大楚青阳县县衙】

  【身份:捕役。】

  【武功:基本刀法(斩)已精通,太祖长拳,已精通,刀经(转)大师。】

  【心法:虎豹雷音,短时间增加爆发力的心法,使用后可以在短时间内增加力量、速度、敏捷等属性。】

  【境界:内息境后天武者。后天武境分为内息、气聚、临渊、天地桥!搭通天地桥,可至先天武境,成为真人。】

  内息境?!

  搭通天地桥?!

  成为先天武者?!

  那是不是说.......

  【是的!先天武者,可以凌风御空,可以装逼,可以飞!】

  嘘!

  江平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

  先天武者。

  居然可以斗气化马,恐怖如斯?!

  哪里来的鬼设定?!

  这样的世界,真的是低武世界么?!

  算了。

  现在不是吐槽这些的时候。

  我还要去杀坏人,赚大钱。

  从破碎虚空,正道的光之后,江平已经对系统无感了。

  这系统随意性实在太大。

  保不准自己哪天就要被这系统给玩死了。

  趁自己还没有被玩死之前,还是努力提升实力,刷熟练度吧。

  毕竟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太平。

  没准自己哪一天就会和那韩峰一样,被押在菜市口斩首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从青阳县这一叶观整个大楚。

  礼崩乐坏,宦官当权。

  一个阉人居然可以决定王权的更替。

  土地兼并,地方豪强说了算。

  这样的朝代,已经失去了向上的活力和持续下去的生命力了。

  崩塌是早晚的事。

  在雪崩到来之前,自己还是早做打算吧!

  江平走进证物房的时候,圆空正在向刘老六“化缘”。

  眼见着江平走进来,圆空的眉毛皱了起来。

  “施主,你身上的血腥味又浓了,今天又杀人了?!”

  “是啊!杀了一个大好人,一个为国为民的大好人。”

  “施主心中定然很唏嘘。”

  “是啊!没实力,还要去做好人,那韩峰就是自己想不开找死。”

  圆空觉得自己没话可说了。

  这江平三观不正啊!

  圆空想起了自己的宏源。

  我要渡他!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真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施主,你要堕入阿鼻,深陷无间地狱,成阿修罗了。”

  “阿修罗不好么?!好歹也是神。”

  “阿修罗居于九天之下,终日以杀戮为生,终究非天,难生欢喜。”

  谁特么跟你生欢喜。

  你又不是小婉那样的36D。

  江平一晒。

  “飞龙在天,尚且亢龙有悔呢!和尚你让开,我有事和刘老六说,今天没时间和你瞎耗。”

  “你找刘施主有何事?!”

  “找个合适的人,杀一杀。杀了一个好人,我心里边有些难受,于是杀个坏人弥补一下,顺便赚点外快。”

  杀个好人难受,你就杀个坏人弥补一下?!

  这逻辑!

  圆空渡江平之心更浓。

  “施主,以杀止杀不是正道人士所为。”

  “可是我也没说我是正道人士。”

  “人们说你是正道之光,人们说你是,你就是!”

  圆空可是经、释、解全满的研究僧。

  嘴炮技能那可是点满了的。

  江平觉得可以逗一逗这个傻和尚。

  “和尚,我问你,这坏人是不是要杀好人?!”

  圆空点头。

  坏人的定义里边,好像是有这么一条。

  “那坏人不杀,是不是终究还要杀好人?!”

  圆空本能的想点头。

  却发现这里边的逻辑不对。

  “施主,你可以去抓他们,然后让官府查办定罪啊!”

  官府?!

  在县衙混了这一段时间,曹俊华和洪秋荣那两人什么样江平已经看清楚了。

  “你看我是不是杀了很多人?!”

  圆空点头。

  “可你看我现在被查办定罪了么?!”

  圆空哑住了。

  也确实是,江平现在好好的。

  甚至还可以说被加官进爵了。

  “世道不太平,你们庙里边的菩萨都拿着一把剑。杀一人,可救一人,佛度有缘人,我杀该杀人。我这人,平生不爱修善果,专爱杀人放火。麻烦你让开一下。”

  平生不修善果,专爱杀人放火?!

  这话,很有禅意啊?!

  圆空愣住了。

  刘老六笑了。

  “江老板好!”

  “叫我江浩南就可以了,刘老板你也好!”

  “打算去杀人么?!这是海捕文书,上面的人都可以杀,够你杀好一阵了。”

  刘老六丢出了一叠文书。

  江平翻看了起来。

  先找两条杂鱼杀杀,练练手。

  “对了,我说刘老六,你这里有趁手的刀兵没有?!这横刀容易折了。”

  横刀容易折了?!

  刘老六笑了起来。

  这横刀是军制长刀。

  和其他的刀兵不同,浑身用的都是百炼钢。

  一把刀便值近百两银子。

  到你这里却是容易折了。

  不过想想最近江平杀的人,刘老六也就坦然了。

  对现在的江平来说。

  横刀确实容易折了。

  “有,不过很贵!”

  “有多贵?!”

  “半个青阳县那么贵!”

  江平笑了。

  又一个喜欢吹牛逼的。

  这个年头,不吹会死啊?!

  半个青阳县那么贵的兵器,放在你证物房?!

  恐怕刚被收缴的话,就被洪秋荣他们给顺去了。

  “别人不拿是因为他们用不了。”

  “为什么用不了。”

  江平也被刘老六这话引起了兴致。

  刘老六剥了一颗花生米,这才继续说道。

  (大家假装不知道花生米是什么时候传进来的,架空世界嘛,不然我写啃了一口干秋葵么?!)

  “因为这剑邪性!你自己看吧!”

  刘老六把一本账本丢了过来。

  上面是如此记载的:

  ——子丑年三月初五,库收一柄长剑,长剑长三尺二寸,宽两指,剑身幽寒,吹毛立断,可谓利剑。但不知为何,吾给此剑打油上蜡时候,却总有心悸的感觉。此剑恐有不详。长剑无鞘,擦拭完剑之后,吾试着为其配一剑鞘。

  然,剑鞘刚及剑身,立刻断为片缕。白瞎了我一块上等的鳄鱼皮。

  此剑性凶,凡人恐难驾驭。

  刘老六记。

  ——字丑年三月初六,县尉巡视库房,观此长剑,心生欢喜,于是讨要,不成想,此剑第二天便旋即被归还。吾七天后参加了县尉的殡礼,才得知,县尉遇到悍匪,被悍匪斩于闹市。

  尸骨不全,仵作花半天时间这才得以将尸骸入殓。

  此剑不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